正文 第二十三章 尖叫土拨鼠

这芍牧北突然发疯,要让自己去任职,只可能有两个可能一是芍牧北突然醒悟,发现本公主的绝世才华了;二是芍牧北计划着什么阴谋,准备诓本公主一把。

第一个可能咱暂且不讨论,咱们就想第二个可能。

经历了喝井水一事,芍小眉现在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形象较好,让她担任重职,老百姓在两人间一对比,肯定支持芍小眉而反对芍牧北,这样,芍牧北的威信势必会削弱。

芍牧北为何冒着风险这样做?芍小眉不得而知了。

我要找人倾诉一下,芍小眉想。她自然而然地想到那朵向日葵花,在她的心里,向日葵是父皇的象征。可是父皇已经驾崩了……她又想起一个人,那人有着挺直的脊梁和孱弱的肩膀,他穿着青袍,一身正气——商柯。可是我该怎么找到他呢?犀角峰一派,本就是众门派中最神秘的一类,商柯这人,更是神秘莫测,我找不到他的。

芍小眉玩弄了一会儿干巴巴的向日葵,又看看那枚白玉镂花蝴蝶步摇。一只只玉蝶在她手中静静地躺着,似在休眠。她的心中忽然弥漫着一种孤独之情。

她闭上眼睛,孤独把她淹没了。

两只小小的触手轻轻骚动着芍小眉的眼皮。芍小眉睁开眼,一只玉蝶从她的眼睑上飞起,在空中扇动白色的翅膀。

芍小眉惊奇地看着玉蝶。

“我可以为你送信。”玉蝶说。

“送信?”

“是的。不论距离多远,不论有什么阻碍,我都能把信送到你想送的人手中。”

芍小眉伸出一只手指,让玉蝶停在指尖。她注视着玉蝶,说“那,我想要你帮我送一封信给犀角峰的商柯,可以吗?”

芍小眉在信中详细谈到了自己现在的情况自己总是奇怪地昏迷,芍牧北准备让自己当安民司尚书……她写了好多字,直到信纸重得让玉蝶快拿不动了。最后,她还忍不住抱怨了一下那碗讨厌的冷冰冰的井水,那碗井水让她肚子痛了一晚上呢。

“等等!”芍小眉从玉蝶的小触手中把信夺回来,“我还没想好呢!”

她把信捏在手中,想,我倒底该不该给他写信呢?

我和商柯接触得很少,他这人也不像个正常人,给我喝脏水,又给我在信里塞向日葵,哪个正常人会这样干?我能否信任他?

芍小眉左想右想,想了半个时辰。唉,可惜脑袋太小了,她怎么也想不清楚。

最后,她锤锤自己发胀的脑壳儿,找出个六面骰子,放在两手手心里摇啊摇。

摇完了,再使出洪荒之力一扔。

骰子骨碌骨碌,滚到床底下。

芍小眉紧闭眼,默念如果骰子的正面是能被一整除的数,这封信我就不给商柯了……她现在又不太想给商柯写信了,于是想了这么个办法因为所有的正整数都能被一整除,所以她没有可能给商柯这封信。

芍小眉睁开眼。

她趴到地上,找掉在床底下的骰子。哎……摸着啦!她小心翼翼地把骰子拿出来,保持正面朝上。

芍小眉瞪圆眼。

骰子上的红漆被磕掉了,正面是空白!也就是零!

完啦,完啦,这是天意啰!芍小眉无奈,把信纸交给玉蝶,却发现,那只玉蝶已经变回原来冷冰冰的玉石状,缀在步摇尾端。

“哎!你醒醒!”芍小眉戳戳玉蝶。

芍小眉鼓捣了好一会儿,才把玉蝶弄醒。她发现,当自己希望写封信送给他人的时候,玉蝶就会自然苏醒。

“可惜你不是个电话,没法和别人即时交流。”芍。

玉蝶恼火地扇着翅膀,拿着信走了。

芍小眉又给舞容写了一封信。信的内容和给商柯的差不多,只是在结尾处问了下朱朱的近况。

她唤醒另一只玉蝶,把给舞容的信交给它。

“啊!”

芍小眉尖叫着,从椅子上跳下来。她刚刚坐到梳妆台的椅子上,就感到屁股压到了一个软软的圆团团的东西。

芍小眉定了定神,无声地走近椅子。一、二、三!她猛地掀开椅子上的坐垫!

“啊啊啊啊啊啊啊!”

椅子上,竟端坐着一只土拨鼠!

土拨鼠见到她,也发出一声相似的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

芍小眉捂住嘴,不让自己尖叫。

土拨鼠仍在尖叫“啊!啊!啊!”

“你这家伙!挺肥的!”芍小眉披头散发,蹲着,两眼炯炯有神地看着鸟笼里的土拨鼠,这是她折腾了整整一个时辰的收获。

“你再叫!你再叫!你再叫一声我就把你拨了皮炖汤!”芍小眉吓唬它。

“啊啊啊!”

土拨鼠在狭小的鸟笼里上蹿下跳。

其实芍小眉不会吃它的。一是她在另一个世界里学过生物,知道很多小动物携带病菌;二是这土拨鼠太可爱了,圆圆胖胖的,还有两颗大门牙。

一只玉蝶飞来,紧接着,另一只玉蝶也翩翩飞来。

两只玉蝶都带来了回信。

芍小眉把一根玉米扔进鸟笼,回屋读信。

商柯的回信写得文绉绉的,很正式。他先是写了些客套话,但很快转移到皇帝让芍小眉任职安民司尚书一职这事儿上。他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机遇,芍小眉应该立刻就任尚书一职,还要“新官上任三把火”,制定一些新的有利于贫苦百姓生活的规则。

他在信中这样说“今掌事者无能,品行恶劣、不念苍生,无以抚天下;而殿下为嫡出,地位尊崇,理应担当匡扶正义之职。现有一重任将负于殿下之身,殿下怎可有推脱之理?”

芍小眉顿时觉得压力山大……我只是一个小女生啊,我不应该肩负这些……

至于芍小眉写她经常莫名其妙地昏迷,并怀疑是芍牧北所为这事,商柯只是淡淡地安慰了一下,告诉她没有什么大事,不要担心,要把注意力放在任职安民司尚书一职上。

芍小眉站起身,长叹一口气。她望望窗子。这是那种棱形格子窗,金灿灿的阳光被分割成一块块,像鱼鳞一样投射在屋里地面上。

窗户外,老杏树的树阴下有只鸟笼。肥胖的土拨鼠在啃食玉米,吱吱吱,呲呲呲。

芍小眉坐下,撑着脑袋,读舞容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