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

.

.

这天,杨安羽的化妆间内。

唐果,你别别乱动,眼睛还没画完呢。

唔,这里还要补点粉。

还需要一点点的腮红。

桌上摆放着一堆化妆品和小用具,杨安羽一边说着,一边在唐果的脸上涂涂抹抹的,忙个不停。

过了一会儿,望着镜子里的唐美人,杨安羽满意的笑了笑:哈哈,没想到我还有这方面的天份。

做明星以来,杨安羽每天都要不断的化妆和卸妆,这让他有点痛苦,再加上最近拍戏熬夜,不仅有黑眼圈,皮肤也不好了。

过几天的一部戏里,甚至还要穿女装,杨安羽real不开心。

但家中的易影帝得知了这个消息,眼里顿时就闪过了什么,哼,杨安羽知道易辰言的脸上虽然看不出变化,但心里面绝对又在谋划着什么。

今天,杨安羽让化妆师姐姐暂时离开,他突然心血来潮,也想试着帮别人化妆做造型什么的。

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杨安羽的眼神飘来飘去,还是锁定了身旁的唐果。

现在这会儿,看着唐果的女装,杨安羽再次感慨道:唐果小姐,你好美啊

唐果原本的模子就不差,小脸清秀白净,眼神纯良,杨安羽一直觉得只要他稍微打扮一下,绝对能迷倒一片。

唐果皱了皱眉头,眼神也是闪躲的,他根本不想看镜子里戴着假发,睫毛细密,脸颊粉嫩,还涂了口红的自己

少爷,你就会折腾我。

这年头,当个保镖太不容易了,尤其是每天还要面对一个脑子里总会冒出新奇想法、不走寻常路的主人。

小羽,你今天下午

这时,齐森忽然推门而入,一看到这个女装唐果,瞬间就愣住了。

唐果也是当场石化了三秒。

等反应过来时,唐果一下子就捂住了脸,然后背过了身子。

艾玛,他现在真的好想找个洞钻进去啊

当天晚上,城西的住宅小区。

因为早上被齐森撞见了自己女装的模样,以至于唐果一下午都非常尴尬,不想和齐森独处,下班后,他回到了家。

不过一旦到了家里,唐果立马收起了所有的负面情绪,一张脸也不再无精打采了,他笑嘻嘻的,充满着活力。

吃过晚饭后,唐果帮妈妈洗完脚,就扶她到床上休息了。

妈,今天又发生了好多开心的事,我跟你说

从来不会提起不愉快的事,或是自己受到的委屈,唐果把每天的所见所闻说得非常有趣,就像给妈妈讲一个生动活泼,又妙趣横生的故事似的。

唐妈妈似听非听,只是点点头,她望着儿子,眼里是一片脉脉温情,然后没一会儿,她就缓缓的闭上双眼,入睡了。

见状,唐果轻手轻脚的合上房门,悄悄的离去了。

自己的房间内,唐果点着床头的小灯,望着手里的蓝色手帕。

这个,原本是属于齐森的。

有一次,杨安羽做户外活动的时候,中途很不巧的就下了雨。

唐果一路护着杨安羽离开,脸上沾了雨水和泥,但他手忙脚乱的,根本顾不了那么多,而齐森直接用手帕替他擦了脸。

后来,唐果想要还给齐森时,他却摇摇头,并没有拿走手帕,也没开口说什么话。

杨安羽出道四年多了,他和齐森也一直陪在杨安羽的身边。

相处下来,唐果发现齐森其实没那么凶,他总是闷闷的不说话,人又长得高高大大的,让唐果莫名觉得有些像老爸,但有时候却又不像。

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唐果就收起了手帕,将自己床头的全家福拿了起来。

望着照片里幸福的一家三口,唐果微微的笑着,却又很想哭。

在自己十几岁的时候,妈妈那时还会笑,经常和爸爸开玩笑,也喜欢拿自己和他打趣。

果果,男孩子可爱点多好像你爸做保镖的,每天都沉着一张脸,哪里会招女孩子喜欢要不是遇到了我,他没准一辈子都讨不到媳妇儿,哈哈。

果果啊,以后你要加油,让我抱个大胖孙子

后来,爸爸不在了,妈妈没法笑了。时常听不见的她,话也渐渐少了,直到现在,她的嘴里只会嗯嗯啊啊的,不再会说话了。

对对不起

望着照片里的爸妈,唐果低声喃喃道。

活了二十几年了,他还是个小处男,对女人也一直没啥感觉,所以他有可能是

他知道妈妈一直想要抱孙子,但他可能没办法了。

唐果的一张小脸上,满是悲伤与无奈,他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敢去想象未来。

入夜了,城市的另一处,齐森也有心事,他辗转反侧,根本难以入眠。

抓起了手机,齐森静静的看着照片里的唐果,这是他以前趁唐果不注意,抓拍的那一张,正像杨安羽吐槽的那样,照片里的唐果,确实是张大写加粗的懵逼脸。

他又想起了白天那会儿的事情,脑海中竟然全是唐果打扮成女生的模样,齐森捏了捏眉心,拼命想把那件事给忘记。

可是,他越是想忘,那个画面就越是挥不去,反而又回忆起了更多的事情。

一年多前,杨安羽在百花奖的颁奖典礼上,获得了最佳新人奖。那天晚上,大家一起吃饭庆祝,结果大多数人都醉了,唐果也不例外。

那晚,并不知道唐果家住哪里,齐森只好带他去了附近的酒店。

到了酒店后,唐果叫嚷着要洗澡,但他自己洗到一半,脑袋昏昏沉沉的,就睡着了。

齐森见他一直没有出来,犹豫良久,只得硬着头皮进去了。一入浴室,眼前就是白花花的一片,唐果裸着身子,没有一丝遮挡,浑身上下被他一览无余。

顿时,齐森的喉结微动,但他很快就给唐果披上了衣服,然后将他抱到了床上。

唐果的嘴里支支吾吾的,在说些梦话,齐森也听不清他具体在说什么,同时,他的双手也很不安份,胡乱的抓着齐森的衣领。

齐森面不改色,弯下身子,默默给他盖好了被子。

不过在低头的时候,是他第一次和唐果靠得这么近,也能近距离的看清楚唐果的脸,唐果的脸颊被热气蒸得红扑扑的,嘴巴看起来也很软的样子。

忽然,唐果伸手一搂齐森的脖子,凑过去对着他的脸颊,亲了一下。

蜻蜓点水一般的轻触,但瞬间的电流却仿佛席卷了齐森的全身,他僵在了原地,只怔怔的盯着床上不省人事的唐果。

第二天,齐森没去上班,而具体原因是什么,唐果也不可能知道,毕竟他根本不记得那晚的大胆行为了。

这天下班后,齐森忽然拉住了唐果:我想去你家。

啊唐果明显吓到了,想要拒绝,这个我什么都没准备好,齐哥你突然就过去的话,我和妈妈都会呃,那个

那我明晚过去。

唐果愣了愣,还是摇头,等等,你为什么要去我家啊

关心同事。

唐果:

齐森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但这种态度和气势,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嘛。

于是两天后,齐森跟着唐果到了他家。

有客人来访,唐妈妈将家里打扫得很干净,也准备了丰盛的饭菜。见到唐妈妈的一瞬间,齐森就有些怔愕,一时都不知该说些什么。

唐果之前说过自己的妈妈身体不好,但齐森没想到,唐妈妈会是这种又聋又哑的情况。

吃过晚饭后,唐果坚持要送齐森回家。路灯下,两人并排走着,但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微妙。

沉思了好一会儿,齐森总算开口了:抱歉,或许我今天不该过来。

没关系。唐果摇了摇头,释然的笑笑,齐哥,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所以妈妈的事,我也不可能一直瞒着。

你你愿意跟我再多说一点吗

齐森道,他忽然发现自己其实并不了解唐果,他的笑脸背后隐藏了太多,但此刻,齐森很想再多了解一些,他想要知道唐果的一切。

好啊。唐果毫不介意,又接着道,齐哥,我爸也是保镖,不过

不过在一场意外中,唐爸爸被歹徒捅了刀子,失血过多而死。厄运接二连三的降临到这个家庭,不久后,唐妈妈也出了车祸。

车祸导致唐妈妈的右耳失聪,半边脸的肌肉也彻底瘫痪了,还好她的大脑没有受到大的损伤,思维能力还在,只是思考久了,人就会变得十分疲倦。

唐妈妈没法再笑了,她的听力也大大的下降,久而久之,唐妈妈渐渐不说话了,别人都说,她八成是成了哑巴。

晚风一阵阵的吹着,齐森听着唐果的叙述,只觉得他淡淡的语调中,却有着掩饰不住的悲伤。

齐哥,好多人都说我根本不适合当保镖,即便如此,我还是想像爸爸一样他的死并没有给我造成阴影,我知道他为了保护别人而死,他是英雄,死得很光荣妈妈也一直支持我,所以我

你很好。

齐森打断了他,突然鼓励道。

多余的话,或是更好听的话,齐森不会说,但他的两道目光炙热真诚,此刻的这份心意,确确实实的温暖着唐果。

唐果不禁笑了笑:谢谢你,齐哥。

两人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的,边走边聊,走了好久,似乎谁都舍不得分开。

但这时,唐果还是开口了:齐哥,你该回去了。

嗯。齐森点头,却仍是站在原地,没有动。

已经很晚了,你真的该回去了。唐果小声道,他莫名有些尴尬。

嗯。

怎怎么还不回去

唐果,以后我想和你一起齐森抿了抿唇,似乎有话要说。

唐果有点疑惑:嗯

一起照顾你妈妈。

齐森说的时候,偏偏一辆车子正巧从旁边飞快的驶过,唐果怔了怔:齐哥,你你刚刚说了什么

齐森噎了噎,表情很快又恢复了平淡,没什么。

哦。

唐果微微垂下眼帘,其实他隐约听到了,但他不敢确定,毕竟那句话背后的含义与承诺,太过沉重了。

唐果想,应该应该是他听错了吧。

谁知下一刻,齐森却突然走近,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唐果傻了,齐森的吻很轻,可依然让他整张脸都不禁烫了起来。

再再见。

齐森的声音里也难得带着紧张和慌乱,说完后,他就匆匆离开了。

这一夜,两人又都没有睡好觉,但是到了第二天,他们照常来上班了,彼此见面的时候,唐果淡淡一笑,齐森也微微点头。

而杨安羽站在这两人的中间,忽然体会到了家里面小可可的感受了。

辰言,我好想你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