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

平坦的腹部没有一点赘,黄刚早已勃起的更觉得像要爆炸。→傻→逼→小→说,www.sHabixiaoshuo.com

「啊」第一次在男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体,王心雅害羞地红透了脸。

黄刚用身体挤着她,把她推倒在了床上,把她的双手举在头顶,压在床上,

光着的腿感觉到了硬物的顶压,那是男人征服女人的器具,王心雅痛苦地闭上眼



「不能让他把照片散布出去」

黄刚一手把王心雅的双手固定住,一手抚起她纯洁娇嫩的房,少女的双

峰柔软而充满弹,黄刚细细地品味着,王心雅立刻发出羞耻的呻吟,声音好像

是欲的催化剂,黄刚俯下腰,用舌尖添着那没有任何男人触过的粉红色的宝

石,王心雅紧紧咬着嘴唇,心也彷佛随着尖一齐颤抖。

黄刚的手掌抚过了王心雅上身丝绸般的每一寸肌肤,手指开始向下游移,从

王心雅的腰间滑向了紧绷着的臀部,王心雅的身体触电般绷紧,呼吸开始加重,

黄刚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短裙里。

手指在光洁的大腿上滑动,皮肤的刺激像一次次穿透心脏的电流,王心雅只

有屏住呼吸才能不至于叫出声音来。

手指已经深入到大腿的内侧,隔着薄薄的内裤摩擦着。

「啊」王心雅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声音,黄刚已经把手伸进了内裤里,在

隐秘的森林中穿,这里可是从没有男人进入的地方,羞耻感立刻充斥了大脑,

眼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但还是有种既害怕又渴望继续下去的感觉。

黄刚很熟练地抚着,他早就看这个清纯的美女在上没什么经验,他对自

己身经百战的技巧很有信心。

他用手指轻巧地摩擦着王心雅的唇,王心雅颤抖着的唇间立刻又漏出了呻

吟。

黄刚很连贯地脱下了女书记员的运动短裙,王心雅的身上只剩下一条淡绿色

内裤遮挡住少女的户。

黄刚松开了王心雅的手,她立即把手挡在前,这样保守的动作使黄刚征服

的欲望更加强烈,他迅速拉下那条仅剩下的内裤,少女的私处就尽收眼底。

王心雅立即收紧了腿。

「分开你难道不想要那些照片了吗」

这句话显然起到了作用,王心雅空白的大脑里像又受到了猛烈的撞击,她轻

声地哭泣着,放松了身体。

虽然没有把腿分开,但显然一不会再反抗。

「真是个纯洁的女孩」

黄刚欣喜若狂。

他双手抱住王心雅的双腿分开,粉红色的两片嫩藏在黑色的丛林下,像婴

儿的嘴唇。

「不要看」王心雅哀求着,黄刚低下头,吻便了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部

位,从头发到脚趾,王心雅紧绷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他再也忍受不住想要得到的

欲望,脱下了裤子。

「要被这样卑鄙的男人占有了吗」

王心雅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但不敢把眼睛睁开,她不想看着自己冰清玉洁的

身体被玷污。

黄刚的已经傲然耸立,紫灰色的巨大头接触着柔嫩的唇,王心雅紧

紧咬着嘴唇。

「哦心雅」黄刚用力把入了那美丽的洞中,紧贴在一起

壁彷佛是一道墙壁,黄刚费力地挺进。

身体压在王心雅瘦弱的身体上,王心雅还是用手隔在前彷佛这样能得到一

些心灵上的安慰。

「啊」强烈的撕裂痛苦感觉从下体传来,王心雅尖叫着,泪水止不住地

往下流,那不仅因为疼痛,更是因为失去了少女最宝贵的东西。

「哦你竟然是处女」

黄刚惊讶地说。

王心雅闭着眼,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

「太好了」

黄刚梦呓般地呻吟,虽然料到她不会有太多经验,但想不到这样的美女在

大学四年之后竟还是如此纯洁。

黄刚立刻有了一种骄傲的感觉。

在紧绷的道里停留了一会儿,黄刚忍不住抽动起来。

「啊」王心雅小声地尖叫。

「我会好好疼你的」

黄刚喘息着,扭动着腰,在处女的子壁上摩擦。

「啊好疼啊」

王心雅痛苦地呻吟。

黄刚放慢了速度,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是要来威胁占有这个美女,可现

在却对她有一种深深的怜惜之情,也许是没想到她是处女的缘故吧

他轻柔地抚着那没有其它男人碰过的纯洁房,用舌头舔着头,吮吸着



王心雅本来挡着的手下意识地松开了,紧紧抓住了床单忍受着。

下身的痛苦感觉和感官的刺激交合在一起,王心雅哭泣着呻吟、喘息。

黄刚的手从背后抱住王心雅,紧紧搂着她,嘴唇在她的前乱吻着。

王心雅感觉着下体的抽,头又传来了舒服的感觉,她的身体和灵魂都彷

佛被这个卑劣的男人所占有,她已没有了排斥的意识,双腿合拢着夹紧,像要把

那个夺取自己少女之身的溶解在自己的体内。

双手还是用撕碎般的力量紧紧抓住了床单,那是她唯一可以发泄力量的地方



这样痛苦而又幸福的感觉不知持续了多久,黄刚猛烈地吻住王心雅的嘴,双

手入她的短发里,「啊」黄刚的屁股剧烈地摆动,发出了野兽般的嚎叫。

王心雅紧握住床单的手一下抱住了他的脖子,想要阻止他的深入,可黄刚的

动作却变得更加疯狂,王心雅身体内有体入的感觉,整个身体象虚脱般的乏

力,「结束了吗」

王心雅痛苦地想。

黄刚又抽动了几下,把软下的抽出,王心雅紧紧闭着眼,脸颊绯红,光

滑的皮肤上挂着泪痕,她柔弱无骨的手臂紧紧环绕着黄刚的脖子,「答应我的事

一定要做到,你是我第一个男人」

王心雅小声地啜泣着。

看着雪白的大腿间流出的血和混合在一起,黄刚的心里有了一种幸福

的感觉。

晚上,陈玉滢的家。

「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这些照片传出去的后果的,不仅仅是你,连王心雅

也会受到连累」

黄刚吊儿郎当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只穿着睡袍的陈玉滢,感的身材在薄薄

的布料下有着清楚的轮廓,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看到里面的每一寸令人窒息的肌

肤,想到这个冷冰冰的女上司即将臣伏于自己的脚下,他就有种野兽般的兴奋,

「要她的肛门,死她」

黄刚的心里已经出现了那令人疯狂的画面。

陈玉滢脸色发白地盯着桌上的照片,只感到大地都在旋转,她终于明白了赵

洪临死前那笑容的真正含义,「你想怎么样」

陈玉滢痛苦地问,眼前是黄刚邪的笑容。

噩梦刚刚开始,不知什么时候能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