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6-39完结

.

第三十六章 绿柳之谋

玉门关东南约五十里地,就是绿柳山庄所在,是赵敏这次行动的临时行馆和指挥中心。目前除了派了些普通高手押运俘虏外,主要人员还留在那里,听候赵敏下次行动安排。赵敏原定是要灭少林、武当嫁祸给明教的,现在当然无法实现了。她之前的一切也只是给我做嫁衣裳。

我决定趁这次机会将这些高手一网打尽,收服之后再回去卧底,而少林和西域少林可以考虑合并,成为我明教的分支

仔细思量许久,我让赵敏与“神箭八雄”趁夜回绿柳山庄,以免庄中高手见赵敏迟迟不归,而来这里寻找,这样就可能暴露了我们的身份。

我在以后很长时间将没空了,只能把故事做个总的介绍,有人愿意续写,我很欢迎。当然如果有机会,我可能会再写。谢谢大家的支持

第三十七章 中途劫囚

回到客栈,已是正午,众人已经回来,见我由外面回来,当然十分好奇,我就推说我去打听消息。我告诉他们我从一名蒙古千骑长口中得知,前几天他派了两个百人队协助大都来的高手押送一批中原武林人。我猜应该是六大门派的人中了蒙古人的埋伏,被俘虏了。我们不能见死不救,所以决定午饭后出发追赶,争取在他们到达大都前营救出来。

众人对我惟命是从,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我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盲目地追赶,就授予韦一笑御雕之术,让他乘雕先行探察,我们则骑马从官道走,因为我们二十匹马肯定不能走小路,而官道笔直且路辐较宽,虽然有着来往客商,但由于目前时势动乱且地处较偏,一路倒是没见几批人。马匹的奔行优势也得到了很好的发挥。

为了追赶而没有注意时间,我们在天黑时刚好处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只好露宿了,还好杨逍在上午已经购买了宿营的一应用品,倒是没有太大的不便。

小昭负责埋锅造饭,不悔在旁帮着,杨逍则让几名弟兄将卤菜等一应吃食等都摆放出来

空中一声雕鸣,是韦一笑回来了,正赶上晚饭时间。据韦一笑探察,那些武林人确实是六大门派的人,他就看见我的几个叔伯了,他们距离我们大概有三、四百里路,蒙古骑兵护送马车,当然比骑马跑得慢,而且从他们的行动速度来看并不太着急,天一黑他们就宿营了,所以我们也就可以先好好休息,天明时再追不迟。

第三天的中午,我们找到一个茶舍,正好稍微歇息一下,吃些点心恢复体力,又可以平静下心情,因为押运俘虏的队伍刚刚从这里起程,我们随时可以赶上他们。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劫囚了。这里离大都还有两三天路程,我们还是有时间谋划的。

光明正大的劫,那是得不偿失的。他们有两百个骑兵加上十多个高手,还有一大票人质。蒙古骑兵是天下最强的骑兵,看到我们追来,还不来个集体冲锋,虽说对于我、杨逍等来说没什么,但其他人和我们可怜的坐骑来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而且他们的高手可以在我们没有击败他们之前杀掉手中的人质,这显然不是我想要的。

这次又得用诡计了,兵不厌诈嘛骗是不行的,我身边可没什么伪造和易容的高手,那什么骗;暗杀,人太多,时间也不允许,一天杀几个,到了大都也杀不完只有下药了,十香软筋散,他们怎么也不会发觉的。

就是今晚了,由韦一笑负责把十香软筋散弄进他们的饮食,我们则悄悄跟随,尽量靠近人质们,一旦他们有所反应,先保住人质的小命就好了。就这么办。

韦一笑骑雕先行一步,我们跟随马车的痕迹小心跟上。

夜晚来临,我们早已用过干粮,把马匹远远留在一边的树林,大伙聚在一个山坡下,蒙古人正在山坡对面的一个林子里宿营。

一会儿,韦一笑回来复命,他们已经吃下了十香软筋散。

准备行动,让小昭和不悔跟在我身边,杨逍照顾刘基,其他人也三五成群,渐渐向宿营地靠拢,人质所在营帐正由十几个高手围着,旁边是骑兵的营帐,马匹系于一旁的树上。

不用内力是不大能够发现中了十香软筋散的,所以咱们就给他们来个惊喜吧

先解决人质营外边这些高手,再对付骑兵。听说蒙古骑兵“马上如龙,马下成虫”,就一道解决他们的马,我让韦一笑在我们行动的同时去赶走那些马。

各就各位,我发下号令,大伙一拥而上,那十几个高手匆忙迎战,没有去理会人质,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不对劲了,自己的功力到哪儿去了,这一分神,就有好几个一招就被干掉了。其他人只能依靠敏捷的身手逃避,硬碰还不是找死。

骑兵们已经从帐中冲了出来,有些人直接提刀杀了过来,有些人弯弓箭,有些人急忙去骑马,但却没几个人能找到马,大多数已经被韦一笑赶走了。韦一笑身在敌人之中,却仗着身法左右逢源,三两下便将骑马、箭的蒙古兵杀个光。

我们那边也早已杀光所谓的高手,留下几名弟兄防守,便都去绞杀剩余的骑兵,马上马下果然不能同日而语,不悔虽然没下什么重手,但也被她杀了好几个,小昭更是包了十几个,其余人等都有不少斩获。我没怎么出手,我注意着漏网之鱼,谁要想逃跑或者自己送上门来,那我就不客气了。十香软筋散用在这些仅靠野蛮体力的骑兵身上真是一种浪费,我不由未我用掉的十香软筋散感到不值

人质们倒是挺镇定的,我们战斗过程中竟然一声未吭。只是眼中的神采却暴露他们被救的欣喜。

对了,朱元璋那伙人不是假扮马车夫的吗我四处巡视,终于发现西北角有个小棚子,而几双闪闪的眼睛正注视着这里的一切,但是却并没有什么行动。

我飞身过去,引起一阵骚动,有几个家伙想逃了,但是却被其中一人阻止,顿时又冷静了下来。在那人带领下,几个人反而走了出来。

我在他们身前站定,仔细打量一番。领头这个家伙三十几岁,身材魁梧,眼中却闪着一丝狡黠,他也正注视着我,他大概就是朱元璋了。他左边一个二十七八的英俊青年,身量高瘦,四肢修长,应该是徐达吧。右边是个胖子,是几人中最高大的,小眼睛却有着智慧的光芒,汤和是也余者也是各具特色,显是各有所长。

我开口问道:“几位看来不是一般人,怎么会帮助鞑子做事呢”

众人把目光瞟向领头者,他回道:“我们只是马车夫而已。而且如果我们不答应的话,我们早就被杀了。”

“恩”这倒也是,我又道,“各位确实情有可原,这也是人之常情嘛我观各位英气十足,不似普通车夫,不知各位大名。”

领头者倒是毫不犹豫自报门户:“朱重八”

余者见他回答了,也一一报来。“徐达。”“汤和。”“邓愈。”“花云。”“吴良。”“吴祯。”

果然如我所料,我想给他们个“惊喜”吧于是因为就笑道:“在下明教教主张无忌不知各位可有兴趣加入本教”

这时,他们的脸色可就好看了。他们只是洪水旗下地方上的普通教徒,当然不认识我们这些大头领,这时虽然有所怀疑,但是刚才看过我们的高超武功,而且也确实听说新任教主叫张无忌。一时倒是不知如何回答。

我看到朱元璋脸色一阵变幻,却马上镇定下来,眼中反而有了一丝喜色。这家伙显然已经相信我的身份,而且为自己几人能被我看中感到是个机会。他不再犹豫跪下报到:“洪水旗下弟子朱重八参见教主”几人也就跟着跪下参拜。

我示意他们起身,笑道:“原来几位竟然早就是我明教中人。太好了”声音中透出真挚的高兴。

几个家伙显然听出我的意味,也是十分激动。

“几位在教中的地位好象很低吧不然我怎么会没听说过呢”我问道。

这下几个家伙又不知该怎么说了,朱元璋也没立即回答。倒是徐达回道:“禀告教主,因为属下等人入教教晚,而且本身武功并不高明,所以立功的机会并不多,以至于一直没有提升。”

“哦”我深以为然,适时透露给他们一个希望,“不知各位对于加入军队有没兴趣,本教正准备建立正规的军队,依几位的才能可能军队更加适合。我们不久将会举行起义,也就是说马上就会用到军队了。这样军队里积功提升的机会也就非常多了。”

几人脸上掩不住喜悦,而朱元璋更是大为兴奋,这家伙可是不甘寂寞的种,长期呆在下层怎么受得了。

我续道:“如果各位愿意进入我教的军队,我可以推荐你们,我想百夫长的位置肯定是跑不了的,以后就要看你们自己的了。怎么样”

众人齐声答道:“愿意”

“好,那我们去见见杨左使等人吧看看有些什么事也得交代你们一下”

于是几人跟我会到蒙古人营地。只见营地已经清理干净,早先逃离的马匹也被追回了好一百多匹,不知是谁这么深谋远虑,这可是蒙古战马啊,对于我们建立骑兵部队可是必要的。

后来我才知道是刘基建议杨逍做的,杨刘二人倒是投缘,都算是雅士,一个协助教务,一个担当军师,倒是相得益彰,心无芥蒂,合作愉快

这时的人质营已经分散开了,之前蒙古人让他们一大群人挤在一起,当然有所不便,现在在杨逍安排下,大部分移入蒙古骑兵帐内,小部分留下。对于这些好意,已和我们解除误解,且又被我们所救的六大门派众人当然很乐意,相处也教愉快,正为获救而高兴不已。崆峒、武当等人还跟杨逍等相谈甚欢。只有峨嵋不怎么领情,灭绝坚持留在原来的俘虏帐。

第三十八章 武当拜祖

作者:tq049na

我先把人带到骑兵营帐,叫过杨逍,低声解释吩咐一番,让杨逍招呼朱元璋一行。杨逍深知我意,对待他们很是亲切,把他们带出去指导工作了。

我扫视全场,见大概有四五十人,比之前少了很多了,看来赵敏干掉了他们不少人,留下的这些算是英份子了。众人除了有些疲惫,脸色倒是还不错,大概由于没有受到刑罚吧。要是到了大都就没这么好了,刑罚一动,叫你爽死。

我先与众人行了一礼,说道:“在下救援来迟,让各位受累了”

“教主太客气了,我们被俘,是我们自己的错啊教主之前就警告我们要小心蒙古人,可是还是让他们得逞。哎”宗维侠一脸愧色。

“是啊,是啊我们应该感谢教主的救命之恩”

大家都表示同意,只有宋青书一脸不屑,却是也不敢在此时有所表示,以引起众人的不满。

“大家都为汉人,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对了我观众位手脚未缚,道也未受制,不知鞑子是怎么控制住各位的。”我奇怪问道。

“他们用毒,我们当时不知不觉就着了他们的道,发作时功力丧失,手脚无力,行动迟缓,本不能反抗。要不这样,他们怎么能够杀我们这么多人,又把我们生擒呢”西华子满是不服。

“在下幼年在蝶谷医仙处学医,自问医术不错,哪位让再下看看,或许可以找到治疗之法。”我说着扫视众人。

殷六叔自告奋勇,起身走过来道:“无忌,我相信你定能有法解的”口气很是肯定,还用坚定的眼神盯着我。

“我不会让您失望的六叔”我也毫不谦虚了。为表真实,我来了个望、闻、问、切四诊齐上,又细思一会儿,对众人道:“这是一种对普通人无害的药物,却能够制住武林人的功力,还会使人的力量减小,应该是十香软筋散。它的解法不难,明天我就能配出解药,请各位放心”

众人如释重负。

告辞后,又去了灭绝那里,虽然没什么好脸色,但是能获得其他弟子的好感也是不错的。到时候,灭绝死了,峨嵋派在芷若和敏君带领下归附我时的阻力就会小很多。

我已经安排好了灭绝的死亡之路,早已配好的一种不算毒药的药物交给了敏君,这种药物名叫迟延散,是不会被检查出来,因为它本身无毒,它的唯一功能就是迟滞筋脉、加重伤势。而灭绝在离开光明顶时便受了重伤,后又被俘,虽有峨嵋的灵丹妙药却在十香软筋散的效果下药效大量散失,以至于现在的伤势仍然很严重。目前的中气十足也只是她老尼姑的强撑而已。老尼的火暴脾气是她康复的第二大敌,经过这么些天的委屈她的脾气可是见长,更是不利于恢复。以后只要敏君每天给她服用一定量的迟延散,相信她的死期不远了。

第二天一早,众人在餐后服用了解药,盘腿运功半个时辰,功力便大致恢复了。

此地不宜久留,经过讨论决定立即离开,各自找了顺路的结伴而行。我们则陪伴武当派回去,当然朱元璋等也随我们一行。

这些门派的人都不骑马,就避免了我军马的损失,只是还要给他们个好印象,就分别送出了几辆原本由朱元璋等看管的马车,算是稍稍为他们提了点速。而我们自己原本就有马匹,武当的人占用几匹军马,朱元璋暂时负责看管军马,于是我们的速度是最快的了,我们也是声势最大的。

一路上风餐露宿,一日早晨终于赶回武当。

由于声势浩大,因此我们还没到山时,太师傅就得到通报。我们一行到了大殿时,太师傅正坐于正中的太师椅上。武当一行人立马叩头,我也紧随其后,杨逍等人也跟着跪下。要知道太师傅在武林中的辈分是最高的,给他叩头可不会失了面子。

听到我“孙儿张无忌叩见太师傅”他是非常的激动。我没说是徒孙,而是孙儿,这是因为我们本来就情同祖孙,我父亲是他徒弟里最疼爱的。而且对于小时候未能救治好我,还让我受尽磨难,他是深怀歉疚的。

他舒缓一下心情,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道:“都起来吧”

我们分两列占据左右。这时,他也恢复了平静,就询问我跟宋师伯有关明教和蒙古的事情。之后倒不跟我客气什么,只是感谢了其余明教众人。安排众人住下,让我跟他到他那里叙话。

跟随他来到后院一座厢房,里面尽是古朴之色,木桌藤椅板床,加上几个小巧的用具,还有就是个大书架了。

我重新叩见了太师傅,他满脸慈祥的端详着我。少时,拍拍我的头让我起来,说道:“翠山有你这样的孩儿可以瞑目了。”我不禁有些唏嘘。

从伤感中回过神,他笑道说:“你自幼聪慧、天资过人。我近日刚创出一套合乎自然的武功,名为太极,包括了拳法和剑法,今天就一并传授给你。”

我当然大喜,赶紧谢过。

太师傅先给我演练了遍太极拳,我第一遍把它记在心里,第二遍就跟着做了,第三遍已经能熟练了。不出所料,太师傅问我忘了多少。既知窍门,我冥想一会儿就进入物我两忘之态,拳法是忘了个一干二净。太师傅十分高兴,又授我太极剑。

等我学成,又与太师傅交手数合,当然是用太极了。之后,太师傅教导用推手提高技艺,我欣然与其对练,获益非浅。

我们聊天至中午,我告诉了太师傅别后情形和我近来的状况当然有些隐瞒,太师傅倒是支持我反元,还答应到时让师叔伯与其下弟子助我练兵。

午餐后,太师傅按时午睡,我则在明月小道童,称我为师叔带领下回自己的房间。

唉又得细思后策,有些事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就象对付宋青书,原本打算找个机会干掉他,但他毕竟是大师伯唯一的儿子,而且是武当能继承门派的唯一门徒,所以现在我不想杀了。当然不能让他爽了,我要用摄魂大法对付他,让他不找我的麻烦,然后暗示他不好女色,让他当道士,这样就两全了。对于朱元璋同样不能放过,我的时间很紧,而且就是花了很多时间收服,也不见得会成功,只好出下策,让他变成我的忠狗,同时影响其他弟兄。

事不宜迟,今晚行动。我唤来明月,陪我去见过教中属下,包括朱元璋等,互相交谈,增进了解,也是勘察地形。之后拜访了各位叔伯期间获得宋青书的住所位置,并告诉三伯我找到医治他的药物了,可以将他的伤医好,他甚是激动,跟我同来的几位叔伯也是异常高兴,六叔马上去通知了太师傅。太师傅在得到我的确认后又是一番夸奖。

我告诉他们手术比较残酷,需要重新将三伯的手脚打断,三伯是硬汉,当然不怕。我就请他们先给三伯进补一周,之后再进行手术。

当晚,我让小昭去陪不悔,自己悄悄出去,将宋青书和朱元璋纳入我的掌控。宋青书将在今后表现出对武学的痴狂,渐渐对外界减少兴趣,最后失去对女的感觉,到时候提出出家,继承道统也就没人觉得意外了。虽然大伯可能有些失望,但是毕竟武当有这么多道士,也就不会有太大的阻挠。朱元璋对我是个人崇拜到了极点,我就是神,当然平时也不会太明显,他会渐渐将手下弟兄的忠心转移到我身上,加上以后的战况和他对我的景仰,以后他的手下将不再有问题。

趁这一周,我也将之后的事做了打算。军马暂时存于武当,我们则向东去灵蛇岛。

刘基在我推荐之下,现在整日与太师傅混在一处,假道士对真道士,或下棋或切磋,不亦乐乎。

各位叔伯现在对于明教众人也算热情有加,经常切磋技艺。宋青书对武学的热情也趁机表现出来,整日加入他们,观摩对打请教,叔伯惊讶之下却是十分欣喜,以为是他这次受挫后的结果。

我也让不悔和小昭互相对练,在我的紧盯和指点之下,不悔进步很快。我将太极也传授了两人,虽然一时不能掌握,但技法上的提高是明显的。而且这样一来,我以后推手也有了对手。

当然没放过收买人心的好机会,反正会的功夫多,选了几套交给朱元璋等人,他们本身武功不高,但是资质却是不错,我稍微指点,效果是很明显的。于是几人对我甚是感激。

终于到了治疗之日,我狠心打断三伯手脚,三伯硬是一声不吭,虽然嘴角咬出了血。我迅速给三伯理清碎骨,一一接合,接过小昭递来的黑玉断续膏,均匀涂于患处。三伯竟然立刻面色变好,原来这药竟还有止痛效果。之后上了夹板,小心包好,算是大功告成。看着三伯没有痛苦,反而面带喜色,太师傅与众叔伯都是高兴不已。

又住几日,观察了三伯的复原状况,我准备辞行了。三伯情况很好,照目前的恢复速度,一个月后就能活动了。于是向太师傅等人辞别,交下三份黑玉断续膏,十天一换,留下一张舒筋活血的良方和复健方案,吩咐明月在二十天后开始给三伯按摩患处,三十天后扶着开始锻炼。

第三十九章 匆匆结局

我们离开武当,一路向东,不日到达灵蛇岛。殷离武艺大进,对于小昭、不悔虽有小醋,但在我甜言蜜语和得到父亲谅解的消息后平息。

真真和婴婴大腹便便,再过一个多月就要生了。跟我温存一会便各自去休息。

黛绮丝恢复真面目,杨逍等十分惊讶。当然他们还并不知道她也是我的女人。

留下大部分人留守灵蛇岛,由刘基指挥防御,我只带了黛绮丝、杨逍、韦一笑、四散人出海,大雕负责远程侦察。

由于我的记忆、黛绮丝的航海经验和大雕的侦察配合,我们航速很快,半月进入寒冰地带,搜索小岛。

大雕终于找到了义父,上岛认父,由杨逍介绍明教状况,义父悔恨不已,但也对我杀成昆和接任教主感到欣慰,并坚决不出任教主,让我的教主之位更加坚固。

听到我讲出屠龙倚天的秘密,义父一阵狂笑,也算出了口怨气,将刀交了给我。我拔出倚天剑,一下交击,成了四段,掉出两张羊皮卷,一为武穆遗书,一为九真经。当然归我了。

回到灵蛇岛后,我将武穆遗书交给刘基编纂兵法,刘基数日完成,又手抄数份,我将两份分别交与朱元璋和徐达,并告知我的期望,两人激动得泪流满面,其余众人也表示效死。

之后众人习武艺练兵法两不误。我则趁机与黛绮丝重续旧情,这段日子可憋坏我了。因为准备结婚,不悔等不准我亲热。

真真和婴婴同日产下女婴,她们有些惶恐,我怎么会有重男轻女的想法呢经过我的劝解,两人终于相信我不是说说而已,安心坐月子。我替两女儿取名张灵珊、张灵瑜李小龙吃亏点,没办法。

婚期已近,封了灵蛇岛,全部去往蝴蝶谷。

婚宴,八方教徒来贺。夜间春色。

翌日,全国代表大会。重新申明主张。分派各人的起义任务。同时注意其中的名人,如韩山童、刘福通等,一一收服。

我等为总指挥。

半月后,全国明教教众在丐帮已经被我控制配合下举行起义。其他势力也纷纷起义,义军如潮水般势不可当。少林开始为明教义军提供训练。明教义军占领了几处马场,会同好马集中配种饲养,总坛的军队已经训练完毕,投入战斗,果然不同凡响。

虽然形势大好,但蒙古抵抗强烈,在长久战争中,明教义军也有失利的,一是蒙古骑兵的优势显现出来,二是其他势力的起义军不能很好的与明教义军配合,有时反而会攻击明教义军。对此,朱元璋和徐达等一众将领脱颖而出,清理了杂牌义军,编如自己的军队。经过兵法的实际运用,几位获得兵法手抄本的将领都获得不错的成绩,全国的明教义军渐渐聚拢,组成几个大的军团。刘基在此战中提供战略思路和后勤事务。

这时候,赵敏的功用显现出来,大雕总能在重要时刻送来情报。明教义军势如破竹。江南的米粮金钱足以供应长期战争的需要。明教义军步步为营,占领一个地方就巩固一下,已经将蒙古势力逼退黄河以北。

骑兵部队的培养也到了最后关头,在成建制组成后,进行小规模的实战训练,虽有死伤,但不严重,反而把蒙古骑兵的攻击方式和西方骑兵的优势集合起来。

期间,灭绝亡,武林各派在蒙古逼压下,不得不寻求我们的帮助,我们毫不客气的接手,签定未来武校的协议。各位高手被推荐到各处保卫将领或刺杀。我的特种部队在刺杀战中也身手不凡。虽然无法去刺杀高级军官,但大量中级军官如千夫长、百夫长一流的都被解决,造成蒙古军队军令不畅,指挥混乱。

虽然这样,在蒙古人坚决不降的情况下,我们花了一年多才终于歼灭蒙古大部,其余赶到草原。

留下一支锐骑兵部队四处袭扰蒙古残军,其余做了整顿,在玉门关、山海关等驻军和屯田。

刘基负责大都的修复,改名北京。半年后我登基为皇。刘基为相,封赏各位有功之臣,或官员或将领。百废具兴,举行科举,当然经过改良,由刘基亲办。

整素全国军队,建立军区,树立边防,对蒙古打击依旧。加强海防,建立海军,坚决剿灭倭寇等等。

刘基总算体恤,为我张罗选秀事宜,从全国各地选了千人,最后留下三百位美女,爽,一日一换啊。对了,殷离和不悔分占东西,其余众女为贵妃,黛绮丝当然被我带进帮我管理后了。此外后的侍卫全部是各派献上的女弟子,当然是美女那种,我当然毫不客气收下,我是风流皇帝张无忌嘛

我命赵敏“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使用十香软筋散麻翻他们,再点他们的,等完全掌握之后,再通知我。

赵敏一行冒着夜色,悄悄离开。

一夜未睡,我打了会儿坐,恢复了一下神。这时外面已经渐有人声了。

早晨,大伙聚在一起用餐,刘基和其他人也开始有些熟了。

餐后,我以补充给养为由在此停留半天,并让杨逍带人出去购买马匹和一应物品,不悔由小昭诱惑着跟去逛街,我则留在客栈等候消息。

不久,我听到一匹快马由远及近的奔跑声,想来便是来通报了。

果然,赵一伤一路疾步,径直走入我们的院落,正看到我站在院中,立刻单膝跪下,说道:“禀告主人,小姐已经把一切安排妥当,请主人过去处理”

抬手示意他起身,我让他自行赶回,也不多说什么,向外面走去。

出去找一僻静之所,我向天发出一种人类并不能听到的声波,一会儿,两只大雕便从天而降。跃上其中一只,指挥它掠空而起,另一只也跟着走。

雕就是快,五十里地眨眼就到,降落在那庄园的大门口,赵敏和“神箭八雄”中的两个已经等候在那里,看来她倒是对我很是敬畏。

挥退双雕,留下二人守门,我在赵敏引领下进了庄园。

直入一个大堂,只见中间坐着一团人,都被捆绑起来,“神箭八雄”的五个正在旁边看守。

鹿杖客、鹤笔翁这两个怪老头正怒目圆睁,但眼中也充满了疑惑,其余人等也皆是不明所以,显然对自己的主子把给他们下药和是不能理解。

这时看到我进来了,虽然还不知道我是谁,但看赵敏对我的恭敬样儿也知道这事与我有关了,于是众人的目光在第一时间转到了我的身上。

我轻蔑地扫了一眼,笑着向赵敏道:“敏儿,还不给我介绍一下在坐的各位”

“是,主人”晴天霹雳,一众坐客显然不能想象高傲刁蛮、诡计多端的敏敏。特穆勒郡主竟然会称我为主人,顿时陷入迷茫之中。

此时,赵敏也一一指着人给我介绍,鹿杖客、鹤笔翁、阿大八臂神剑方东白、原丐帮四大长老之首、阿二、阿三、刚相、刚烈等共十八人。

虽然对鹿杖客、鹤笔翁有些不爽,但念在他们不久就会乖乖为我卖命,也就不惩罚他们了,而且时间宝贵,正午之前我必须赶回去。

于是我吩咐赵敏安排一个房间,依次带人进来,我一一施展摄魂大法。嘿嘿,再累也值得,这次的几个高手的身份都不低,以后让赵敏想办法或设计假装背叛投入蒙古其他势力中去,也会有所发展,这样敌方的消息就可以大量为我们所知了,还能进行暗杀活动。想想敌方指挥官在战场上被自己的亲卫干掉,真是爽,我决定有机会多干些类似的事,让他们惶惶不安

由于上次对付“神箭八雄”的经验,这次显然迅速多了,而且也大大锻炼了我的神力,好象摄魂大法越用越轻松了。

看着眼前这群之前还敌视,现在却恭敬跪着的高手,我不由得沾沾自喜。

赵一伤已经回来了,这时除了两个守门外都聚在大堂。我坐在主位,赵敏坐旁边,他们则跪着。用不着商议,我把心里所想一一说出,让众人听从赵敏指挥,原来就是这样的,这也就不会引起蒙古人的怀疑。

对于信息传递,赵敏作为中转,她自己本身就有一套系统,能够准确快速地传递,而与我的联系,我决定最好不见面,这样才安全。

考虑一下,我决定留下一只雕给赵敏,平时作为信息传递工具,危急之迹还能救她一命。带赵敏来到堂外,众人未得吩咐当然不敢出来。我唤来大雕,选了一只,让赵敏与它认识一下,再教了赵敏召唤的方法,同时也吩咐这只大雕从此跟随在赵敏左右。

我也没忘记少林的俘虏,遣散众人,我让赵敏带路去会空、空智。嘿待遇还不错,是间客房,两老和尚正安稳地躺在两张床铺上昏睡着。

这对我还不是小菜一碟,望、闻、切昏了没法问一一施展,就对两人的伤势情况一清二楚。皮外伤已经被赵敏他们治好了,内伤麻烦点,但是在我的九阳神功之下也就不成难事了。一人半个时辰,终于把内伤弄个七七八八,只要再修养个一周,就又是两个龙虎猛的老头了。

趁你病要你命,我趁他们还没完全康复,身体还比较虚弱,更好施展摄魂大法。解开空的睡,老和尚缓缓睁开双眼,却看到一双“色咪咪”的眼睛凝视着他,“芳心”一乱,便陷入一片迷茫。我又同样对付了空智。

这会儿,两和尚已经可以起身坐着了。我也就安排起我吞并少林的大计。

由于我对少林的“陷害”,这时少林已成众矢之的。所以先要给他们重新树立形象,两和尚呆头呆脑的,我只好充当形象设计师。

今后少林掌门就由空智担任,空做大长老,其余长老以后在再说。少林组织改革,分文武两院。文院负责改编佛法,凡是消极的东西都去掉,只留下华部分。对此我大费口舌才让两个老古董明白我的意图,我最自豪的就是把来世因果论篡改成现世与后代因果论,我不反对来世,人总是要有所想象的,但我反对报应在来世,这样的束缚力实在太小,而且愚昧。我给了个经典例子:小明的妈妈对年老的很不好,而且教育小明要这样对老人,于是小明长大了也这么对付他妈妈,这时妈妈才后悔嘿嘿

武院将除了护寺武僧外广招俗家弟子,且只招汉人,坚决与蒙古划清界限。他们欢迎各反元势力送来弟子进行武术训练,这样中原各派也就无话可说了。所谓反元势力,不就是我明教和其他的几个家伙吗,到时等其他几个能吞的吞,该灭的灭,少林就成了我明教的武学培训基地了,哈哈对了让老和尚把所有有用的阵法如罗汉阵之类的都传授了,这样我的军队的实力还不节节高升,爽啊

其实原本要进行这样的改革是十分困难的,但现在少林的老家伙除了空智、空外,就是后山那四个老而不死、困守一地、不问世事的怪物了。一切事情还不是空智、空说话算数。

我让他们回去做第一件事就是公开向各大门派发函道歉,并叙述改革事宜,并请求原谅,而其中主要的是请求我太师父出面召集各派掌门进行会谈,这当然必须在我把他们救回来再说了。

于是我先留下两个和尚在此修养,其他事由赵敏安排。

离开之前,我问赵敏要了十香软筋散的解药和药方以防万一,又要了一盒黑玉断续膏,这可是收买人心的好东东啊治好了俞三伯,不仅是他自己对我感激万分,其余师叔伯也会大为欢喜,重情的太师父更会欣慰不已,我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可又将水涨船高了,加上一直以来对我的愧疚,还不把我宠上天了。

有件事我决定告诉赵敏,就是她的师父丑大师是我明教右使范遥,让她多照顾,我书写一张便条并告诉赵敏相关暗号以做证明,我在便条中虽然未曾说明赵敏的事儿,但却要求范遥听从赵敏安排。我想这些应该让范遥相信了

我没有要赵敏一伙参与劫囚,是怕他们暴露,现在他们可是很重要的,提早暴露身份,我的损失可就大了。而且我已经有了消息,本身的实力又这么强,还怕搞不定。算算路程,午后出发追赶,应该可以在他们到达大都前拦截他们。因为他们带了那么多俘虏,坐着马车,怎样也跑不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