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102节(全文结局篇)

.

九十七 母亲女儿

凤翔皇北边凄冷荒凉的无人角落里,一整排石质的矮房半在地下半露地面。那是皇的死牢,专门关押皇族罪臣。平时这里鲜少有人,因为现在关押了死囚,出现了一队禁军守卫。

"哗啦,锵锵~~"钥匙和铁链的声音惊动了被关押的死囚,她眯著眼看著来者。

高挑的身材,明黄的装,桀骜的语气,坚定的步伐,天下只有镇国王妃才有哦。

天丹梅嘴角一撇,是来处死她的吧毒药无解,两位皇女死定了。天方仪云,我不信她还能生出女儿来。

"梅儿,母妃来看你了。"镇国王妃镇静地声音中微微透著悲凉。

女儿拜见母妃。天丹梅沈稳地向她行礼,完全没有将死之人的恐慌。

望著完全不像自己的女儿,镇国王妃心酸道:梅儿,何苦呢慧儿瑶儿夭折了,还有夜星寒星,或许仪云还会生女儿。皇位,永远都轮不到你和你的女儿,你谋害慧儿瑶儿毫无意义。

梅儿,你不仅搭上自己一条命,还连累到你的孩子了。青凤丹樱的下场你也见到,将来枫儿即使不杀了月儿她们也会一辈子打压。你葬送了你孩子的前程她还是太愚蠢了。

呵呵,母妃,大哥成亲,女儿就知道王妃之位可能传不到女儿手中;女儿明明站在金銮殿,母妃却要宣仪云上殿,女儿就猜到皇位和女儿无缘;在仪云生下两个皇女时,女儿就确定,镇国王妃之位也和我的女儿无缘。

天丹梅苍白的脸上泛出诡异的兴奋,"女儿毒死两位皇女只是希望母妃的眼睛能看到我的女儿而已。她们虽然比不上皇女聪慧,但还是比普通人家的女儿强啊。女儿犯了死罪,但母妃一定会保护月儿敏儿她们是不是她们到底还是母妃的孙女。一旦仪云将来只有一个女儿,月儿或者敏儿说不定还是能做个无权无势的镇国王妃。"

镇国王妃望著女儿,神情流露悲哀。她说得没错,慧儿瑶儿死了,只要仪云没有多余的女儿,她就会在月儿敏儿之间选一个继承王位。原来,她眼中贪欢享乐的女儿也有几分才智。

"母妃,女儿虽不才,但依然还是一位好母亲,女儿公平地对待月儿敏儿,对四个儿子也没有一点冷落。女儿是不是比母妃更适合做一位母亲"

知道自己将死,天丹梅索吐露真相,"母妃太偏心,只因为女儿不像大哥大姐那样早慧,母妃就断定女儿没有前途,将女儿抛弃再也不管了。可是母妃,平常人家的女儿还不如女儿呢。女儿自暴自弃,只想得到母妃的注意。可是母妃太忙了,闲暇时又将所有的力放在大哥身上,从不正眼看女儿。既然无论女儿做什麽,母妃都不管,那女儿还争什麽还不如尽情地享受。母妃,女儿的今日全是你造成的,你养我却不教我"

她的声音越说越大,仿佛要将多年的委屈一吐而空。

默默地听著女儿的控诉,镇国王妃突然发现,自己真的错了。梅儿尽管贪杯好色,但她对她的孩子一向关心,孩子有什麽身体不适,她会毫不犹疑地抛下醇酒美人陪伴在孩子的身边。而她,只在丹桂生病时陪著,其他的孩子真的一次也没有关心过。作为母亲,她太失职了。

"大哥一定恨不得将女儿千刀万剐吧母妃有没有求情女儿害怕死前的痛苦,若是母妃还有一点母女之情,请抢先给女儿个痛快。"

"母妃,女儿死後请告诉年幼的雪儿晴儿敏儿,母亲只是外放做官去了,不要让他们伤心。真相,等他们长大了再告诉他们。"

微微颤抖的手著袖袋里的「帝殇」,镇国王妃无论如何都拿不出来。

望著用手指整理头发的女儿,镇国王妃沈思了良久。突然,她柔声道:"梅儿,母妃会让你如愿以偿的。现在,母妃先送你回府,让你和孩子们好好聚一聚。"

她上前搀著女儿的手,一步一步地带著她走,宛如女儿蹒跚学步时那样小心翼翼。

天丹梅诧然,母妃要给她母爱吗可惜已经迟了三十年。

两人手搀手步出死牢,外面看管的禁卫不禁怔住了。镇国王妃要放了死囚此人虽是她亲女,但也是她亲自打入死牢的。

母亲突然将女儿打下死牢,现在又突然亲自带她出来,简直莫名其妙为了掩盖皇家的隐私,镇国王妃没有宣布天丹梅的罪行。

"梅儿,别担心,一切有母妃。你大哥再恨你也要顾及母妃的面子。"镇国王妃喝令打开门,她亲自将女儿扶上王府的轿辇,柔声道:"母妃这就和你大哥说去,你等著。"

她吩咐永远站在她身後的贴身侍卫长田芳,好生保护世女,不得让任何人伤害她。

"是,九千岁。"田侍卫长躬身接令,不管镇国王妃的命令是什麽,她永远听命从事。

母妃想保她的命吗可惜不可能成功的。大哥一下死了两个皇女,再加上小睿儿的死她多少有点关系,他已经恨她入骨,不可能饶了她。顶多,赐她个体面的死法而已。

就让母妃最後一次向她施舍母爱吧。

天丹梅什麽也没说,只是低著头静静地坐著,回味著母妃搀著她时的那种感觉,母妃的手温暖有力,和很久很久以前的梦中一样。

九十八 为了母亲

资料夹放不下了,另开。

枫儿恨透梅儿了,绝对不会宽恕她。镇国王妃深知这点,她没有找天丹枫,直奔德清看望小儿子天丹桦,因为,天方仪云肯定在那里。

将天清慧天清瑶她们哄了出去,镇国王妃坐在寝的御床前向天方仪云和天丹桦说了天丹梅的心里话,最後哀叹道:"全是母妃的错,要不是当年母妃不管她,她也不会自我厌弃,彻底堕落,以至於荒谬地想用自己的命为孩子博得前程。"

知道母妃想说什麽,天丹桦眯著眼睛佯装无力回话。

听罢母妃的话,天方仪云叹息道:"母妃,我恨丹梅。小睿儿虽然不是她下的手,但多少有一点她的影响在里面。她狠心地向慧儿瑶儿下手,有没有考虑我这个母亲的悲恸要不是暗卫长和丹桦冒死推换血,慧儿瑶儿已经夭折了。因为她的剧毒,暗卫长中毒身亡,丹桦九死一生,你叫我怎麽饶恕她"

"仪云,你要母妃白发人送黑发人,你要月儿敏儿她们失去母亲"

镇国王妃突然老泪横流,凄苦道:"梅儿有今日全是母妃不教之过,有罪的是母妃啊。桦儿出事母妃心痛,梅儿出事母妃同样会心痛。她到底还是母妃的女儿啊,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哪一个都舍不得。为娘的亲眼看女儿赴死会无动於衷吗仪云,母妃求你,和枫儿说说,让他收回成命"

大女子流血不流泪,这几日铿锵女子镇国王妃已经默默流过几次泪,但当著晚辈的面,她这还是第一次。

天丹桦慌了,挣扎著起身道:"母妃,桦儿已经没事,不会再追究二姐的罪了。"

不看僧面看佛面,既然孩子和丹桦都没事了,天方仪云也不想逼镇国王妃眼睁睁看著女儿死去,於是她同意向天丹枫说情,但不保证说得下来,因为他正在火头上。

"没有问题,你是妻主,现在你在他的心中比母妃重要,他会听你的。"快速拭去眼泪,镇国王妃欣慰道:"你宽厚仁慈,枫儿英明铁血,你们一柔一刚,定能将凤翔国治理好。"

随後她又唠叨了几句才匆匆离开,因为她要回去弥补女儿空缺了三十年的母爱。

因为天方仪云要陪天丹桦,天丹枫夜晚又不想独寝,於是三人同宿德清。天方仪云要求情,自然希望能和天丹枫单独谈,天丹桦只得让她离开。

最让天方仪云好气又好笑的是,他居然酸溜溜地说道,大哥大腿内侧的伤口刚结疤,希望她不要需索无度,让伤疤破皮流血。

天啊,他是憋坏了不成,居然满脑子想这些事

他的身体破败不堪,御医直接警告他不能侍寝,以免留下病。天丹枫的身体严重透支,需要好生休养,御医们也晦涩地劝告女皇,不要过分宠幸凤後。女人的欲强,偏偏女皇只能有两位君上,御医们理所当然地奉劝女皇节制了。

她热烈地亲吻打翻醋坛的小郎君,亲昵地在他耳边道,以後会补偿他的,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身子。

她离开了寝,留下欲火中烧的天丹桦干瞪眼。

做事怎麽能只做半套呜~~要是用那红润的樱唇为他解欲多好。哼,又不是没做过。下次和她说说,他不动不出力,她帮他适当地发泄一下有利於身体的康复。

九十九 撒泼求爱

夜晚的昭阳,明黄色的床帏里,天方仪云和天丹枫情意绵绵地相拥著。她向他娓娓地述说天丹梅的事,希望他网开一面。

"这事我已知晓了。但是,仪云,你这麽快就原谅她了她差点毒死了慧儿瑶儿,连累桦弟也差点毒发身亡。"头靠在她的腿上,天丹枫极为不悦,妻主的心也太宽了,那可是凶手、仇人

母妃带著丹梅离开,之後又进德清,他就知道仪云会来求情。但,这样的凶手值得她宽恕吗

"不,我恨她,但又同情她。"有一下没一下地抚著天丹枫乌黑地长发,天方仪云解释道:"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你独占母妃的宠爱,丹梅作为唯一的女儿却被完全无视,她自然是嫉恨你了。这种恨日积月累,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她对无辜的孩子下手,我无法饶她,但是她到底还是母妃的女儿,要是死了,母妃会很伤心。在德清,当著我和丹桦的面,母妃哭了,堂堂镇国王妃,桀骜不羁的大女子,她哭了。丹枫,为了母妃不再伤心,饶了丹梅吧。我们都讨厌她,你就将她赶出京城好了。"

母妃哭了记忆中,他受辱救回後,也只见母妃难过,但表情依然坚毅,没有半点眼泪。看来,丹梅要是死了,母妃真的会悲恸万分。

天丹枫妥协道:"丹枫谨遵妻主之名,饶她不死。"杀了丹梅,母妃要伤心,仪云也会内疚,干脆将她流放吧,流放得远远的,今生永不相见。

"太好了,我最喜欢这样的你。皇恩浩荡,百姓之福。"天方仪云喜得俯身亲吻他的前额,以资奖励。

"好了,天色不早,我们早点睡吧。"天方仪云小心地调整好两人的睡姿,拉起黄绸锦被盖好彼此。

就这样天丹枫不悦地拱拱天方仪云,"你是不是忘了什麽"

有吗她回想了一下道:"分摊给我的奏章全批完了。"

哼,天丹枫将她的纤手拉到自己下腹,隔著薄薄地丝绸单衣抚著。因为身体的意愿,那里正在苏醒。

"不行"像被火烙一样,天方仪云猛地缩回手,板著脸道:"御医说了,你和丹桦一样需要休养。"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也渴求欢愉。夜夜和他们同寝,鼻息间尽是男迷人的气味,身体总是处於动情状态,但为了他们的身体著想,她强硬克制,久久不能入睡。

因为是躺在两人中间,她连自慰都不敢,只能一动不动地僵硬著身子。这几日早朝,她腰酸背痛,居然还公然在九凰椅上打瞌睡,让朝臣看了几回笑话。

"臣夫听御医说,不要过分宠幸,但没有说不能宠幸啊。"天丹枫狡黠道:"臣夫已是箭在弦上,陛下难道要臣夫强憋不成男子憋得太久会憋坏的。"

会憋坏吗他们被她宠惯了,从来没有禁欲过。天方仪云的心略有松动,但考虑到後果还是拒绝了。

"丹枫就知道,因为丹枫回时猥琐地外表、古怪的气味让仪云恶心,仪云再也不想宠幸丹枫了。"他的话语隐隐透著悲哀,雕花床柱上镶嵌的夜明珠清晰地映照出他沮丧恐慌的脸。

唉,又来了,天方仪云无力地翻了翻白眼,她知道他只是想挑起她的怜悯,但每次她都无法拒绝他。

"丹枫,那天我不是一眼就认出你了吗不管你变成什麽样子,我永远都不会嫌弃你。为了以後的健康,御医的嘱咐还是要听的,你还是乖乖的吧,以後我会加倍补偿你。"

"不要今夜我就要,你不宠幸我就是嫌弃我"天丹枫一脸坚决。

出征在外,他无时无刻地思念她,思念得心都痛了。他渴望听到她的声音,渴望看到她的身影,渴望感受她的爱,渴望和她交颈缠绵。

啊,他居然撒泼天方仪云大感意外,外出征战,禁欲了快一年,他真的憋到无法忍受的地步

"要,我就是要"他翻身迅猛地压到她身上威胁道:"仪云,是我侍奉你,还是你宠幸我"

"小心你的伤疤。"天方仪云惊叫,之後只得无奈道:"我来。"

总比让他消耗体力来的好吧

"你啊,你啊。"天方仪云宠溺道:"都近四十的人呢,怎麽还像毛头小子一样无法克制"

听她这样说,天丹枫顿时急了:"我只有三十六多一点,仪云,我没有老。"年龄现在是他最最忌讳的。

一百 琴瑟和鸣

哦,这里的男人和前世的女人一样,一过青春的巅峰就会对年龄斤斤计较起来。最让这里男人担忧的是,他们青春不再,年老的妻主却依然能娶十四五岁的少年。

"我的丹枫宝刀未老,依然是天下最的男子。你哦,不知道你这样与众不同的魅力使我永远不能不爱吗"怜惜的,和他唇舌交缠一番,她挑开他的单衣一路吻下去,直至毫无遮拦的下体呵呵,因为有伤,又要时常换药,天丹枫已经多日没穿亵裤了。。

两条矫健有力的大腿张开著,内侧结著大片褐色的疤痕。天方仪云心疼道:"还痛吗"低头轻柔地吻著那片刺眼的伤疤,引起天丹枫一阵抽气。

记得御医天丹枫专召的男御医为他清洗伤口後禀报:连续不断地骑马,凤後陛下的大腿内侧血模糊,鲜血已经渗透到外裤上。大腿肌僵硬,必须时常按摩,使肌放松,血气畅通,否则老来有行走不良的隐患。

"我好痛,这里,你快点。"天丹枫引著她的手抚上他的分身,那里,已经兴奋得高昂坚挺。

嗯,快点。天方仪云也饥渴了好久,闻言立刻起身脱去身上的衣物。

天丹枫在床角索了几下,拖了个锦制的垫子放在自己臀部,大有自己不动,只让她侍奉他的味道。

"你呀,永远未雨绸缪。"天方仪云一阵耳热,垫高下体是为了方便她上下套弄呀。

小心跨在他的腿间,一手扶著昂然,她轻轻地坐了下去,两个彼此渴望很久的身体终於融为一体。

不敢让他出力,她扭动腰肢,饥渴的花由慢而快地吞吐著,竭力满足他和她的情欲。

他,面容潮红,星眸扬起熊熊烈焰,双拳紧握,拼命忍著滚滚袭来的快感,希望能使她尽兴。

她,气喘吁吁,媚眼如丝,努力套弄著他的昂然,享受著一波波快感,但更希望他能满足。

层层叠加的快感,终於将她推至极限,天方仪云"啊~~"地急促呻吟中,螓首後仰,身体僵直,花径痉挛。

就是现在永远能抓住最佳时机的战场老将一声吼,身子猛然上挺几次,将积攒了近一年的华喷到妻主的体内。

"嗯~~"她颓然瘫软在他的身上,无力地抽搐著。

良久,高潮的余韵过後,覆在他身上的天方仪云翻身下来,坐起身检查他的伤疤。

还好,那里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再看看他的脸色,俊脸上的红晕依然没有褪去,星眸朦胧,缱绻地凝望著她。

"我的爱郎,这回可满意了"躺在他的身边,她取笑他。

"嗯。"他意志涣散,极致後的疲倦让他昏昏欲睡。

拉过踢到床脚的锦被,盖好,天方仪云拍拍他,睡吧。明日先召御医检查一下身子。虽然伤疤没有被磨破,但不知道激烈地房事会不会影响他的身子。

啊。猛地睁开眼,他突然想到一件事,糟糕,明日桦弟要吃醋了。这个弟弟凡事都要和他争公平。

妻主有没有过房事,关注她的男人们只要第二日一见就本能地会知道。。

唉,他有时候就是这样小心眼。哼,你也是。天方仪云无奈地摇头,他和你不同,身子内伤得严重,一点都不能乱来。我去劝他,他一定会认为我偏心。还是你和他说吧,男人之间好交涉。

嗯。桦弟知道乱来的後果,会自控的。只是,怕是要趁机狮子大开口,要他多做退让了。

果然,兄弟二人因此事私下谈判,仗著自已是弟弟,仗著自己是病患,仗著自己有好一阵子要吃亏,天丹桦要求,天方仪云此後一年都要夜宿德清,至於天丹枫,没有他的同意不许来。

天方仪云:切,还不是一样丹枫有什麽要求,做弟弟的他什麽时候拒绝过

一百零一 大结局

金銮殿御阶之下,跪著憔悴的天丹梅。高高的黄金九凰椅上,天方仪云取出一份已经写好的圣旨让殿上女官宣读。同样坐在御台上的镇国王妃微笑著冲女儿点点头,示意她安心。

奉天承运,女皇诏曰:北疆番地,地理偏远,人烟稀少,六畜不全,但依然是我凤翔之疆域,不可无皇族重臣镇守。先北疆王妃灭族,再无人为朕护卫国土,朕心甚忧。现有镇国王妃之女天氏丹梅,不畏辛劳,自愿前去,朕心甚喜,特封其为北疆三品王妃,择日赴任。钦此,谢恩。

北疆啊,其他皇族贵女顿时眼红了,到底还是亲兄妹,凤後女皇对这个不成器的妹妹还是照顾到了。那里,人烟是稀少,但只是相对於它广阔的土地而言;六畜是不全,但还有其它特殊的牲畜可替代。三品王妃是王妃位阶中最低的,但也是个王妃啊没有正式的封位,贵女之後的几代就会降为天姓庶民。。北疆再北就是不毛之地,本没有敌族,也不需要什麽有为的人镇守。这端是肥缺,她们窥伺了好久,上奏过几次,凤後都没有同意,硬是将北疆拽在他自己手中不放。

臣天丹梅谢主隆恩。天丹梅深深地叩下头去。

骄傲的大哥从来就没对她这样好过,是大嫂救了她的命,还赐予她封地。对这个襟无限宽阔的女皇,她的嫉恨已经荡然无存。幸好,两位皇女平安无事,幸好,小弟转危为安,否则纵使她被千刀万剐也难以补偿大嫂的心痛。

皇下毒事件从一开始就被镇国王妃死死地控制住,极少有人知道真相。外人只知道後冷皇贵君突然重病,御医无能,女皇征召周围名医入而已。天丹梅被远远地发配,群臣只以为是皇恩浩荡,女皇不忍夺走天丹梅一脉应有的荣耀,将她封妃。

怕天丹枫事後反悔,暗中下毒手,镇国王妃当天就急急地送女儿全家去北疆,一路护送的还是她的侍卫长田芳。

德清中,两个皇女,天丹枫一手抱一个坐在他的膝盖上,神情喜悦。他的面前站著长子天方夜星。天方寒星离一年,正处於青春期的他变化极大,孩童的稚气已经全无。和父後说著话,眼睛却总飞到另一边英挺女子的身上,少年青涩的脸上时常流露著脉脉春情。

一边的黄锦软榻上,斜倚著脸色红润,神不错的天丹桦,冷君清坐在他的榻边,十一岁的天方寒星站在他们身前。小小少年衣如雪发如墨,人如冰雕玉琢般致无暇,容颜比之当年的他更胜一筹。只是,他望著和齐佳玉站在一起的齐羽婵,微微叹息,她好像对寒星没兴趣,只和夜星眉目传情,想是夜星终於如愿以偿了。

齐佳玉接到天方仪云的密旨後紧急赶往京城,落後的方仪容几天前也终於追了上来。兄妹二人多年不见,正在亲密地谈论家常。羽婵已经十八岁,夜星也快十五岁了,两人的婚事应该提到日程上了。

天方仪云啼笑皆非,她三十二岁还没满,就要做婆婆了。

大哥真是世上最幸福的男子啊,十数年专宠不断,又和大嫂同修明玉神功,青春不老,夫妻二人简直就是神仙眷侣。

齐佳玉和镇国王妃王君侧君们在一起寒暄,提及儿女亲事,他们开始谈聘礼和嫁妆。虽然夜星和羽婵是两情相悦,但他们的身份就摆在那儿。羽婵是商贾兼外藩朝臣的女儿,夜星是凤翔国的皇长子帝卿,两人身份差距太大,朝臣可能阻拦。

知道练明月神功的女子的特,镇国王妃怎麽可能放过这麽好的孙媳妇她打包票,朝中现在是一言堂,天凤後的旨意无人敢违抗,再加上她,亲事准成。

我皇家帝卿的嫁妆绝对是丰厚的,不知锦华城出得起聘礼否

齐佳玉大汗,由於前南华商贾的权势过大,能动摇国家的本,凤翔朝廷忌惮,决定将盐铁茶粮经营权收为国有。因为上次她救冷皇贵君,天凤後将时间延迟了八年,现在他已经开始动手了。商业联盟虽然事先已经知晓,并调整了手中的经营结构,但估计损失依然会很重。

微臣想,九千岁和诸位君上更看中微臣的女儿吧皇长子帝卿尊贵无比,聘礼,我锦华城一定尽力而为。

镇国王妃洒笑,尽力而为就行,想必因为朝廷的限商国策打击了商贾,锦华城相形见拙了。

镇国王君侧君们心想:这样能专宠夫郎的女子,怕是没聘礼也有人抢破头。

多麽和乐的一家人啊,天方仪云双手交与前感叹不已,谁曾想过,穿越而来的她能如此幸福。最尊贵的地位她有,俊朗独特的夫郎她有,聪明可爱的儿女她有,人生,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了。

一百零二 後记

数十日後,当天丹桦能下地走路,三人带著儿女一同去慈宁拜谢恩人。

望著眼前面容苍老,白发如雪的刘太君,三人愕然,他怎麽会一下子变得这样老後的男子最注重的就是保养了,养尊处优的君侍更是不显老态。秦太後比他大十岁,现在他看起来比秦太後还要老十岁。

刘太君,是不是你为了丹桦泄露天机受到惩罚了天方仪云很不安,传说算命的很多是瞎子,就是因为他们时常泄露天机,被上天惩罚了。

呵呵,有那麽一点啦。不过无所谓,只要君华不嫌弃就行。刘太君想得开。

默默抓住他的手,秦太後一脸温和。

小儿女们好奇地望著他们,一脸不解。

女皇陛下,凤後陛下,冷君上,因为数次强行梦见,奴家的异能已经消失了。不过,在此之前,奴家还是得到一些预知,不知道你们想不想知道刘太君浅笑,相信他们会感兴趣的。

消失了天方仪云愧疚得向他躬身,对不起,刘太君,是朕一家连累你了。

陛下哪里话後养老之人需要这种异能有什麽用消失就消失吧,这样奴家就不会再被梦见困扰了。

他的预知百分之百准确,天丹枫想知道他的梦见,急问道:刘太君还有什麽梦见

凤後陛下不用担忧,没有伤心事。刘太君慢条斯理道:虽然凤翔国在凤後陛下的手中不能完成统一天下的大任,但在两位皇女手中能完成。

女皇陛下,江山如此多娇,老来有空带著凤後陛下和冷君上一同去看吧。天家的诅咒在陛下坐上九凰椅时就已经解除,陛下和陛下的後代都不用困守京城了。

大皇女啊,永远信任你爱的那个男子,否则你会孤独地坐在金銮殿上。二皇女,喜不喜欢九尾狐狸奴家这里有一张图,就送於二皇女了。大皇子的心愿已经达成,奴家没有什麽可以说的。二皇子,将那个从天而降的糊涂蛋牢牢困住,只要不嫌她无能,那会是你一生的幸福。

他的预言让枫桦二人心头狂喜。仪云和她的後代女皇能自由出入京城,慧儿能顺利登基,寒星也会有个好妻主。儿子们的亲事无忧了,好像慧儿有些困扰,为什麽没有瑶儿的亲事预言

因为表姐没有明确表示,天方夜星还不确定,听说过刘太君的神奇,现在他一预言,他立刻放下心来。

三个小的不明白,看著天清瑶手中的画卷很好奇。大人们也去看。图中,一名半身软甲,英气十足的年轻女子手扶佩剑威风凛凛地站立著,身前紧紧贴著一只巨大的白色狐狸,数条尾巴霸气地缠绕在她身上。天清瑶点点,刚好九条。

刘爷爷,这种狐狸哪里有的抓瑶儿想要真的。白色的狐狸很漂亮,可惜是画的。

这种狐狸举世罕见,只有机缘巧合的人才能看见,等二皇女变得像图中女子那麽厉害时就有机会得到了。这个呀,他在梦中也是吓一大跳。

不死战神。天丹枫轻轻念道。画上的年轻女子和母妃年轻时有几分相像,莫非,画中人是未来的瑶儿九尾狐狸是怎麽回事仪云的故事里有提到,但在这之前,天和人连想都没想过,狐狸怎麽会有九条尾巴

九尾狐狸啊,成的狐仙。天方仪云低头看看可爱的小女儿感叹,自己的灵魂都能穿越,狐狸成想来也不会是难事。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瑶儿或许会来场人狐恋。她没有种族歧视,只希望不要是悲剧。

再次感谢过刘太君和秦太後,一家人相扶相持离开慈宁。

望著他们的背影,刘太君暗道:陛下,虽然你本身没有力量,但在你的影响下,原本会有一百七十年的持续战乱被缩减成四十几年,整个天和受到了你莫大的恩泽,上天会祝福你的,来自异界的灵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