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没头苍蝇

稠雕率领的大军拆围栏跟辕门的速度非常快。

一刻钟的时间不到,十五万大汉骑兵跟匈奴大帐之间就没有了任何阻碍物。

张远笑了一声,然后挥了挥手。

翕侯赵信还有合骑侯公孙敖以及赵破奴纷纷上前。

“翕侯赵信率领五万骑兵直插匈奴大单于伊稚斜的大单于帐!

合骑侯公孙敖率领八万骑兵堵住这里,不让任何一个异族人北上过长城!

赵破奴率领两万骑兵直插过去,去找大将军卫青,作为二十万步卒的先锋,让他们冲到匈奴包围圈的外面来!”

“骠骑将军,我率领八万骑兵就在这里看戏?”

“合骑侯你如果不愿意,那你跟翕侯赵信就换一下。

另外来人把长史张骞给我绑起来,阵前质问主帅,等回了长安城我倒要问问陛下,他给我派来的是什么人!”

公孙敖十分不满,另外张骞也有了意见。

“骠骑将军,五万骑兵冲三十多万匈奴骑兵的阵地?下官就算是没读过兵法也知道该怎么选择!”

公孙敖以为自己率领五万骑兵直取匈奴大单于帐就能够抓到伊稚斜,简直是太天真了。

张远懒得跟他计较,过几个时辰他自己会后悔的。

萧鼎立马带着骠骑将军府的卫队把张骞给绑了起来。

张骞一直在哪骂张远滥用职权,可是没有人搭理他。

至于张远就跟着翕侯赵信一块率领八万骑兵牢牢地守在这里,准备随时阻截北逃的匈奴大军。

萧鼎不明白张远为什么有这样的安排,虽然看到张骞刚刚被捆起来了,还是被自己亲手捆起来的。

就这样公孙敖率领五万最精锐的骑兵朝着匈奴大单于伊稚斜的军帐而去。

而赵破奴则率领两万骑兵在周围寻找较为薄弱的地方,准备穿过去到渔阳城。

张远寻思是那个不长眼的又特么的多嘴,回头一看是萧鼎这个憨批。

想了想回到长安城之后还是要跟萧若好好过日子的,就打算解释解释。

最后还是没有稳住问出了口。

“骠骑将军,您为什么有这样的安排啊。”

萧鼎往西南方向一看,发现有一支骑兵在往那边赶。

“匈奴人向西边逃了?”

翕侯赵信也想听听张远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萧鼎你看看西南方向有什么异常。”

“萧将军,那是乌桓人的大军。”

翕侯赵信好心提醒了一声。

张远心想自己这个大舅哥怎么在这个时候犯蠢了。

而且他是知道乌桓人被张远策反了的。

张远还指了指张骞这个蠢货。

几人的对话全部都落入了张骞的耳中,他这才知道连乌桓人都被张远策反了。

“骠骑将军,乌桓人不是答应我们灭掉匈奴人的么?”

“他说什么你都信啊,我连自己的长史都不信,你能去信一个乌桓人!”

“乌桓人都跑出来了,不想搅和我们跟匈奴的战斗,结果浑邪王的大军现在还在里面,你就不想想为什么。”

“您的意思是浑邪王的十万大军会帮我们跟伊稚斜的大军作战。”

怪不得敢以弱势兵力出征。

“那跟您分兵有关联么?”

不过张远也佩服浑邪王能够有破釜沉舟的勇气。

浑邪王想要拼命,这时候汉军即便冲进去也抢不了多少战功。

“对,而且是死战!”

因为看见稠雕在拆完围栏之后就又回去了,张远才知道浑邪王打的主意。

等到赵破奴帮助卫青的二十万步卒突破匈奴的包围,就有可能对匈奴大军形成反包围。

但最大的可能就是卫青一率领大军出城,伊稚斜发现之后立马就选择撤退。

张远只需要把最精锐的五万骑兵放出去,加上浑邪王的十万大军,足以暂时抵挡住伊稚斜的三十多万大军。

而不是一上去就把匈奴大军给冲散逼得他们立刻就选择逃亡。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汉军想要灭掉伊稚斜的大军,结果你乌桓人把他们放走了,那么这就不是朋友而是敌人了。

这时候,北边的八万汉军就显得尤为重要。

西边乌桓大单于就算再怎么想着看戏,也不让匈奴人从西边逃走。

张远这样布局是临时安排的,卫青根本不知道。

他在看到大汉骑兵发起对匈奴的冲锋之后,立马下令打开城门,然后让二十万大军从四个城门鱼贯而出。

这种傻事乌桓大单于不会做,如果他想放匈奴人一条生路,那么他现在应该带着大军东边或者南边,总之不应该是西边。

明白什么原因后萧鼎就拿好了强弩,等待匈奴骑兵冲向这边的时候收割他的第一份战功。

伊稚斜现在都快疯了,那里管的上渔阳城的卫青。

“乌桓人呢,乌桓人都死哪里去了!”

之所以不在一个城门内出来,就是想着有异常情况可以快速进城。

但是他们出来之后,发现根本没有匈奴人盯着渔阳城。

浑邪王这个挨千刀的,玛德他是疯了么,死咬我们!”

伊稚斜的大单于帐周围也就是几万匈奴骑兵,虽然他刚刚已经下令让匈奴大军包围过来围歼浑邪王的十万大军,可三十多万大军全部接到命令也要两三刻钟吧。

“大单于,乌桓大单于率领他们的十万大军西逃了!”

“这群废物,还没开打就逃了!

伊稚斜拼了老命也才让三十多万骑兵里面的二十万向他靠拢。

公孙敖现在也疯了。

再加上卫青率领大军出城,除了西边的乌桓人逃了,东边的浑邪王率领大军来攻打伊稚斜,南边的匈奴大军还准备列好阵势跟渔阳城南城门这五万步卒厮杀。

整个渔阳城外乱成了一团糟。

公孙敖有把握获得高于卫青的封赏。

他知道官职方面是追不上了,他不是外戚,不可能获取刘彻的绝对信任。

伊稚斜啊!匈奴大单于!

抓个匈奴太子的功劳都让他封侯了,要是能把伊稚斜的人头提回去。

别说他自己亲手抓,就算浑邪王把伊稚斜给杀了,他也能够分到晋升到万户侯的战功。

“兄弟们,眼前大好的封侯机会!

但是封邑可是实实在在拿军功换的。

他现在有九千五百户的封邑,只差一步之遥就是万户侯了。

公孙敖的喊声不管是身边的汉军骑兵听到了,就连稠雕都听到了。

一个伊稚斜等于六个列侯?

一个伊稚斜足够六个人封侯,还不趁这个时候拼命,难道要等到匈奴人死光了再拼命吗!”

“杀!杀!杀!”

因为今天绝对是自打大汉建国以来最大的一场战役。

“大单于,我们坚持不住了,卫青率领大军出城了,还有一支汉人骑兵去接应他们了。

稠雕也特么的疯了,他要是把伊稚斜杀了,那等去了长安地位不是有可能比浑邪王还高。

今天这一战,发疯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当时要是选择撤回狼居胥山,再把浑邪王骗过去吞了他这二十万大军,匈奴何至于落在这种地步。

我们再不撤就来不及了!”

伊稚斜的右骨都侯扯着嗓子大喊道。

“是!”

“你派人把那些汉人都带上!”

伊稚斜心中悔恨的要死,但他不想把自己搭在这里。

“好传令下去,撤军。”

那时候褚达他们说不定就成为了他投降大汉的投名状。

本来褚达他们看到外面太过于混乱,一个个偷偷拿了武器全都藏了起来,准备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再逃走。

伊稚斜觉得真到了危急关头,褚达他们说不定能够帮自己一下。

这些人都是汉人的叛徒,如果真到了最后关头,伊稚斜是不会拒绝投降大汉来保命的。

褚达不明所以,可他们说什么眼前这帮匈奴人都当没听见一样。

就这样他们被裹挟出了大帐,等见到伊稚斜,褚达才知道匈奴这要是撤了。

可还没等合适的时机出现,伊稚斜手下的一个当户带着数百人就包围了褚达的营账。

“把他们全都带走!”

那里都是我们的人,汉人是不敢追到颓当城的。”

伊稚斜觉得自己还有翻盘的希望。

“大单于人已经全部带到一个都不差。”

“好,我们向西撤退!从汉国的上谷郡向北回到颓当城。

近些年大汉已经不再用奴军了。

一来是连年的战争都胜利了,使得很多奴军都脱离了自己的原本的下等人身份。

至于这个希望当然是那几十万的匈奴妇人还有老人孩子。

只要能够拿的起弓箭跟弯刀,那就都是战力!

大汉的军事制度就更趋于专业化。

这些战争就全都交给了正规军,这才是大军消耗比财政收入都多的原因。

而来是征兵的力度让大汉的壮年男子少了很多。

大部分人家需要那些劳动力从事生产。

然后二十万匈奴大军看见他的王旗也跟着向西边移动,浑邪王跟公孙敖自然是要死咬着不放的。

张远看到战场上的局势发生变化,随即对萧鼎下令道。

那些奴军不用花钱支付军饷,但是正规局需要。

伊稚斜一声令下,在上万匈奴骑兵的保护之下开始向西边行动。

务必把那十多万匈奴大军留在渔阳城!”

把匈奴人全部留在渔阳城很难,必须要四边出击才可以让杀伤达到最大化。

“萧鼎你带一千人去找大将军。

让他率领手里面的二十二万大军跟西边的匈奴残部交战。

乌桓的十万大军距离战场的位置并不是很远。

伊稚斜没多久就带着大军逃到了这里,看到乌桓大单于率领大军停在这里,他还以为是来接应他的。

“诺!”

萧鼎很是兴奋,这样的话他就有了跟匈奴人交手的机会。

结果乌桓大单于可没想着给伊稚斜好脸色看。

“放箭!匈奴人进入到射程直接射杀!”

“乌桓大单于,关键时刻果然还是你最靠谱!”

伊稚斜在心里面感恩的想着。

“大单于您还没看明白了,这就是汉人还有浑邪王乌桓人针对我们设下的天罗地网!”

伊稚斜心里面也发狠了。

十万骑兵齐齐射箭,这箭雨的规模也是挺吓唬人的。

“乌桓人这是想要做什么?”

伊稚斜身边的大当户阿居多及时的提醒了一下。

他这才看到南边扬起了一阵烟尘。

“不就是十万乌桓的乌合之众么,直接冲过去!”

“大单于你看南边!”

这些人估计是乌桓族在狐奴城的十万大军。我们不能从西边走了。

这二十万乌桓大军再加上后面追击的浑邪王跟汉人骑兵数量已经是我们的一倍了!”

“我们狐奴城的大军?”

“大单于我们在狐奴城的大军恐怕已经遭遇不幸了,您忘了您把大单于节杖给乌桓大单于的事了么。

“东南边,那里还有我们的十多万骑兵,我们想办法从东边突围去右北平然后再想办法过长城然后再向颓当城撤退。”

阿居多的思路非常清晰,大汉有八万骑兵在北边,而南边只有两万骑兵,其余的都是步卒根本牵扯不住匈奴的骑兵。

“那去哪?”

伊稚斜看着阿居多,他又犯了老毛病,一到关键的时刻就拿不定主意。

要不是阿居多提醒,伊稚斜恐怕都把这十多万骑兵给忘了。

张远一直在观察着战局的变化。

他们真正要面对的就只有身后这十多万的骑兵。

“好,听你的,我们去渔阳城南门汇合剩下的十多万大军。”

即便是看到匈奴人已经调转了方向,很有可能不往北边来了,张远也没有轻举妄动。

别说他现在立马动了匈奴人可能来北边突围,就算是不动,等匈奴人这三十多万大军合到一处,来个冲锋,张远身后这八万骑兵说不定都扛不住。

看到匈奴人向西边去吃了闭门羹之后又去了南边,心想匈奴人也不都是傻子啊。

竟然还有人反应过来要汇聚兵力然后再选择突围。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现在这里待着,说不定等会儿还得要西边的乌桓人帮忙才能够守住北边的长城隘口。

赵信看着匈奴人在渔阳城周边像一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心里面十分不是滋味。

张远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没有说什么,不过却有些提防赵信。

将来还是得把赵信的心上人找到,这样这家伙的心才能一直向着大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