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6章 周军的真正实力

当耶律休哥率部来到阵前的时候,周军的两个大阵已经合二为一了,排列整齐,大量马车连接成阵,那支骑兵也留在右翼,达兰罕并没有过来参见,他们列阵在周军的左翼,看起来准备与自己夹击周军。

两军对阵三、四里之遥,耶律休哥又有兵力优势,他根本不指望达兰罕能够帮手,自己就能吃掉这一万多人的周军,正好教教达兰罕怎样用兵。

周军的军阵并不稀奇,只是比平常的军阵多了许多大车,周军军阵之前没有摆放拒马,却树立了许多网。“这就是周军的防守器械?挡得住我们的铁骑?”耶律休哥笑了,手下的将领都笑了,待会儿冲阵,杀给达兰罕看看,让他见识一下真正的契丹铁骑的威力。

“勇士们,这些周人在新年来犯,让大家无法在家好好过冬,咱们让他们看看大辽的勇士有多厉害,杀!”在耶律休哥的激励下,三万契丹铁骑士气高昂,杀气冲天地冲向周军的大阵,一往无前的气概,舍我其谁啊,实在是威力巨大。

三四里的距离,战马加速之后,很快就到了,即使前面的勇士有损伤,后面的勇士也一定可以打破军阵,军阵一破,这一万多周军必死无疑,观战的耶律休哥信心满满的,尾随溃败的周军,顺势打破大营也是很正常的事,破了东门的周军,就可以与城中的高勋汇合,析律府之围可解了。

周军的统军大将还是康再遇,骑兵是董遵诲的部队,已经有一次作战经验的康再遇这次是轻车熟路,他就是这个诱饵,也是一个致命的诱饵。

“将军,辽军准备加速了。”参谋用望远镜仔细地看着,轻声地说。所有器械的帐幕都已经收好,全部装弹完毕,随时可以发射了,只等军号下令了。这些士兵都是娴熟的操作手了,一点都不会紧张,大家都知道,这些骑兵杀不过来,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几里路,很快就到,“辽军全部加速。”

“辽军进入一千五百步。”

“辽军进入一千步,进入床弩射击范围。”参谋继续报数。

康再遇马上下令:“床弩准备发射。”

相应的军号响起,所有床弩操作手再次检查自己的器械,准备就绪,举起小红旗。

“辽军进入八百步。”

“床弩发射,自由射击。”康再遇淡定地下令。

军号再次响起,数十支弩箭射出,直飞辽军,迅速射翻数十名辽军,对于辽军来说,这是平常事,待会儿杀进去周军大阵,同样砍翻这些周军。弩箭接连不断地发射,不断地削弱辽军冲锋的力度。。。。。。

“辽军进入七百步,进入投石车的射程。”

“投石车发射。”

这一次,让耶律休哥开眼界了,床弩一般用来防守的,耶律休哥见识过,周军拿来野战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不过没有关系,床弩的射速低,射不了多少轮,骑兵就到面前,床弩就像废物一般了。

投石车耶律休哥也见过,也是用于防守,或者攻城吧,没有见过用来野战的,大石块砸过来很致命,问题还是射速低啊,有用吗?

刚刚看到周军阵中投石车投掷出一些石块,没想到跟着又投掷出来了,还是接连不断地投掷,这是什么玩意儿?这么快的?

当这些石块飞到辽军头顶爆炸的时候,耶律休哥大吃一惊,会爆炸的石头?刚刚投掷了这么多石头,难道都爆炸,还没有想完,爆炸声接连不断,看着爆炸声一响,数名辽军就倒下,在这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中,阵中的辽军倒下一大片,由于战马跑得飞快,爆炸声惊吓了战马,更加混乱,骑兵根本不可能停下来,只好一直奔向这密集的爆炸中心,共同分享这场火药雷爆炸的盛宴。

这些轮式投石车在辽军前进的路上炸出了一道焰火的防线,不停地向这个区域投弹,逃脱这个区域的辽军都是在边上狂奔的士兵。

战阵两边的床弩重点关照这些逃脱的勇士,一箭一个,或者几箭一个,至于战阵中间的床弩,依然不停地发射,在火海中穿透一名名辽军,极为恐怖。

看到前方的惨烈境况,后方的辽军醒悟了,不再向前冲,尽可能往两边分散冲锋,企图绕开前方的雷区。谁知周军的轮式投石车各个作战小组,在作战参谋的指挥下,只需稍微转一下,方向就变了,重新向辽军相对密集的地方投弹,没有收到指令的投石车继续沿着原来的方向投弹,好像这些火药雷不要钱一般,尽管投弹。

原来这才是周军的厉害武器,难道耶律斜轸就是给打败的?为什么他不说?不可能啊?

耶律休哥坚毅勇敢,多智谋,一看周军展示出来的新式武器很厉害,就想怎样才能破解周军的武器。床弩、投石车都是远程武器,只要靠近周军,他们的这些武器就废了,一定是的!“擂鼓!让他们杀进去,冲过这段距离,周军就完了。”耶律休哥一想明白之后就立刻下令,派出数名亲信带队冲锋。

耶律休哥的鼓声激励着冲锋的辽军,他们听到喊声,也明白了,靠近周军就是胜利,辽军继续策马向前,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在火海里,辽军的战马早已疯狂,辽军只有不停地鞭打平常心爱的战马,要不然战马肯定乱跑,即使鞭打战马也只能勉强控制,稍不留神,战马由乱跑,完全不受控制。辽军的勇士们奋不顾身地冲向火海,期待早点冲过这片火海。

在无数火药雷的轰炸下,在床弩的打击下,辽军损失惨重,数百步的距离让他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还有两百步就可以冲到周军的大阵了。

刚刚冲出火药雷的火海,辽军的精骑又迎来了喀秋莎的攻击,这次更为密集,眼前全是火光,即使披挂铠甲,也无法避免弹片的杀伤,战马已经进入疯狂的状态,失控的战马乱跑,只要没有给炸倒就狂奔,全部挂彩。

喀秋莎的爆炸声密集响起,彻底令耶律休哥震撼了,原来周军还有近距离的火器,而且发射速度很快,周军战阵之前一片火海,这样的周军怎么打?也许只有下雨天可以打了,看着火光冲天的战场,耶律休哥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爆炸声中还有浓烈的火油味,看着浑身冒火的勇士,真是心疼,这是大辽的精锐啊,达兰罕呢?回过神来的耶律休哥马上询问达兰罕的部队是否也在冲锋?

“将军,是的,达兰罕他们也在冲阵,不过是用骑射,掠阵而去,没有冲阵。”

“周军没有打他们吗?”耶律休哥又问。

“好像有啊,不过没有那么密集。”

“哦,奇怪了。”

此战,耶律休哥并没有想到孤注一掷的跟周军硬拼的,只是因为这些周军数量有限,自己在野战吃掉他们是卓卓有余的,所以才主动开战的,本来以为付出一定代价之后,就可以歼灭这一万多的周军,谁知这支周军原来隐藏着这样恐怖的实力,刚刚开战不久,虽然遇到挫折,耶律休哥也不会马上就撤,他还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辽军还在冲锋着,继续接受血与火的洗礼。

在这密集的炮火下,部分辽军极为艰难地离开血与火的洗礼,伤痕累累、杀气腾腾地冲向周军的大阵,在这里,迎接他们的还有弓箭、铁丝网,他们忽略的铁丝网,比绊马索更为厉害,对战马和勇士造成严重的伤害。零零星星的辽军勇士,逃过血与火的洗礼,最终逃不过弓箭的收割还有铁丝网的拦截,倒在周军大阵之前,耶律休哥看着辽军的勇士不断地倒下,满满的信心开始动摇了,是否该鸣金收兵呢?

耶律休哥看到部分骑兵离开了辽军的大阵,企图从旁边杀向周军的大阵,不过他们也逃不过火药雷、燃烧弹、弩箭的攻击,周军的大阵任何一个方向都有器械,简直就是一个硬疙瘩,下不了手啊。

又坚持了一段时间,辽军依然无法避开周军的攻击,无法靠近周军的大阵,辽军的伤亡有点大了,非常接近耶律休哥的底线了,正当耶律休哥准备鸣金收兵的时候,手下一名亲信大喊:“将军,析律府的迎春门打开了,我军出城列阵了。”耶律休哥远远一看,析律府的迎春门真的打开了,似乎大队辽军冲了出来,在城门前列阵,城墙上的辽军大声呐喊助威。

耶律休哥有敏锐的战场触觉,感到战机到了,此时不冲锋更待何时啊。“擂鼓,跟我冲锋!杀!”

耶律休哥在牙兵的簇拥下,冲锋在前,榜样的力量是无限的,辽军的预备队拼命地越过耶律休哥,冲向周军的大阵,希望和析律府的辽军合击周军,击败这股周军,打破周军对析律府的包围圈。

激战继续着,在付出惨重伤亡之后,辽军终于撞上周军的大阵,撞上铁丝网上,倒下一片片,再撞上周军的车阵上,血肉之躯怎么扛得住连环马车的撞击,又是血肉模糊,终于可以拼杀了。

谁知周军阵中还有火药雷的投掷,再次隔断了辽军的冲锋阵型,阵中的轮式投石车依然不停地投掷火药雷、燃烧弹,床弩依然在发射,距离更近,威力更大,有效地阻隔了辽军冲锋的队伍,让少量杀到跟前的辽军成为众矢之的,被一一射杀。

耶律休哥在炮火的重点关注下,备受打击,簇拥着他的牙兵彷如竹笋的外壳一样,层层剥落,越来越少,耶律休哥已经多处受创,亲信大呼要他到后面去指挥,耶律休哥知道如果他一撤,这次就完了,他坚定地大喊:“后退者死,杀!”亲信们无奈,只好快马加鞭跑到他的前面,替他挡挡炸弹。

勇者无惧!只是以卵击石,再多的卵也无能为力。

大周之雄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