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魔化一页书

另一边,寒烟翠的副体小狐惊闻魔王子出现,顿时满面愁容,悲嚎不已。

她可是了解魔王子的恐怖。

要是自己敢出现在对方的面前,恐怕就是真的生不如死。

想到这里,小狐便一脸气氛,咒骂着素还真陷害忠良,不是好人。

而被慕容情的好友愁大夫救下的飞鹭与翎婆也恢复后感谢,随后被愁大夫派人送到了末世圣传避难。

末世圣传是武林上新展露出的势力,乃宿贤卿所创的奇特宗教,信奉‘天君伊迦斯’,以宗教力量在天灾人祸频传的武林中广召信徒,救济百姓、宣扬教义,并藉天刑审判制裁恶人。

不过末世圣传一直低调,信众多为普通人,也一直没有插手江湖之事,因此少有人听闻。

但现在不同了,天时将至,末世圣传也动作频繁,更是接触一页书,欲要一页书加入末世圣传,一同为武林和平贡献心力。

另一边,集境众人正在守株待兔,而素还真已经踏入云鼓雷峰地界,开始了自己的考验。

而千叶传奇提议将琉璃仙境占据,并割让给魔王子,以此牵制天者,让佛狱与死国产生冲突,同时也能缓和集境与佛狱之间的紧张关系。

一石二鸟。

而且还是用别人的地盘再送给另外一个人充当礼物人情。

里外集境并无任何损失。

这般作风,倒是和魔王子之前所做异曲同工。

随后,烨世兵权放出了被囚禁的破军府第一战将——孔雀。

让孔雀去执行刺杀素还真的任务。

一夜之后,万妖炉也全数吸收了薄情馆地气,继续前往下一个目标——琉璃仙境。

而四处找寻飞鹭的一页书偶遇末世圣传之人与盗匪交战,顺利将之救下,随后也得知了飞鹭行踪,从而再次前往末世圣传。

见到一页书的飞鹭顿时欣喜万分,扑在一页书怀中哭泣。

而暴力和尚竟也罕见温柔。

于此同时,他也从翎婆口中得知仇人是一个头生怪角的魔鬼。

离开末世圣传的一页书准备继续找寻凶手,中途却是遇到渡翛年,渡翛年邀请一页书继续逼杀惜夫人,却被一页书断然拒绝,随后渡翛年告知一页书霓羽族的灭族真凶就是火宅佛狱,却只字不提是他自己为火宅佛狱提供了路观图。

得知凶手,一页书不再迟疑,盛怒转向火宅佛狱的方向,欲要一除魔患。

而在杀戮碎岛之内,戢武王也准备好了一切,决议在祭天台闭关一月。

实则准备秘密前往苦境找寻剑之初。

回到火宅佛狱的魔王子也接到了集境的邀请函,并要为上一次对佛狱出手而赔罪。

而这一次邀请函的地点依旧是别人家——琉璃仙境。

魔王子自然知道缘由,他有点不想去,因为太无聊了,但是又有一阵想法催动让他去。

因为他很快又能见到天者了。

“天者啊天者,吾是一个很公平的人,吾的一份礼物好像还不够买你一命,那就两份人情一份仇恨换你一命!”

心中这样想着,但魔王子却并未表态。

一旁太息公已经忍不住开口,“集境,首鼠两端之辈,历经前次大战,还想我们替他出力吗?”

“集境的用心,昭然若揭。”

赤睛轻甩手中黑色佛珠,亦平淡说道。

太息公也再次补充道:“不用理会他,天者要攻琉璃仙境,就要对上烨世兵权,让他去头疼吧!”

王座上的魔王子缓缓撇头,淡漠扫了一眼太息公,说道:“邪玉,你做为败者,你的发言多余,被人留下屈辱的印记,你这样的能力,不足以成为匹配吾的女人,在繁衍佛狱最强大的后嗣上,你已经被除名。”

“王……”

太息公忍不住用衣袖挡住百能高峰上鲜红树叶印记,想要解释。

但魔王子却是漠然说道:“想好辩解的理由才开始辩解,知道吗?”

“哼!”

面对魔王子的无情,太息公低下头哼了一声,也不知是在愤怒还是撒娇。

但魔王子的眼底却有金流划过,来自太息公的负面情绪200

魔王子并未理会太息公的态度,缓缓说道:“礼物是友好的表示,人以礼貌待吾,吾不能失礼。”

“是你又开始感到无聊了吧。”但赤睛却一言揭破魔王子的目的。

魔王子嘴角微翘,竖起的中指摇了摇,“赤睛你错了,这一次吾不是无聊了,而是在前往无聊的路上啊。”

话甫落,魔王子随即起身。

如今他的负面情绪已经达到了一万,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关注系统。

而且现在也不急于这一刻。

……

同一时间,渡翛年没有劝动一页书与他继续攻略略城,报仇雪恨,只能孤身前往。

而修炼了《兵甲武经·歇之卷》的渡翛年满怀信心而来。

本就重伤未愈的惜夫人自然不是对手,数招过后,嘴角溢血,就在渡翛年准备绝杀之刻,一心赎罪弥补的啸日猋突然出现。

啸日猋根基非凡,又身负《兵甲武经》数卷,很快,渡翛年便被啸日猋所杀。

被自己的杀子仇人数次相救,惜夫人心中悲恸无比,无法原谅,但又却不得不接受恩惠,这种复杂感情,让惜夫人无颜面对自己的孩子。

而在杀戮碎岛之内。

宣称入祭天台闭关的戢武王却已经恢复真身,通过血闇沉渊秘密离开了杀戮碎岛,进入了苦境。

而她的出现,同样也映入了一直暗中观察的撒手慈悲眼中,随之回禀了无衣师尹。

琉璃仙境。

魔王子未至,集境大军却已经君临。

不久之后,万妖炉出现,随之天者带着银月贪狼、九妖翼姬出现。

为夺琉璃仙境,双方顿时气氛紧张。

同一时间。

漠沙林。

火宅佛狱与苦境的接壤之地。

也是火宅佛狱出入苦境的必经之路。

魔王子刚刚出现,却见一股磅礴的气息威逼而至。

随即一道沉雄的步伐大步而来,“六道同坠,魔劫万千,引渡如来!”

铿锵的诗号传来,与之一同而来的是无尽的杀气。

狂乱的黑发在夜色之中更添几分魔威,脖上猩红的佛珠更增几分邪诡,手指之上铭刻的黑色佛文吞吐魔气。

“完美的巧遇,增添吾此行的风采。”

魔王子并不意外,虽然宁渊对剧情的细节记得并非很清楚,但有些事情还是有所隐约。

但,他也不会畏惧而刻意避战。

蚕蛹内无比清醒的一甲子,真当他是白白忍受过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