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气运灵宝

李顺道慢慢睁开眼,看着丹田内的落宝金钱,心里激动心情无以言表,只能兴奋的大吼了一声。

岩壁边的大红袍的身躯忍不住颤了颤,树枝抖了抖,几片茶叶落了下去。

李顺道重新把落宝金钱召唤了出来,手里忍不住摩擦了几下,反正大宝刚才已经吃饱了,现在应该在呼呼大睡。

看着手里的落宝金钱,李顺道发出了今日的第十…几次感叹,实在是太强大了,这简直就是为财神的配套的专属武器。

除了他已经知道的,可落先天至宝之下一切宝物,亦可演算天道玄机之外,还有一项绝对逆天的功能。

落宝金钱它还是一件气运灵宝,一件专属于财神神道的气运灵宝,独占了洪荒世界财神道的三层气运。

只要天下有交易,需要灵石仙石…就算是以物换物,只要交易不绝,就有三分气运必须上交给落宝金钱。

人族为什么能在区区几千万年成长为今日的一方霸主,独得天道恩宠。

还不是有各位圣人大佬在后面压着。

人族起源于女娲娘娘之手,巫妖大劫末年,女娲圣人感悟当时的天地生灵杀戮不止,心有不喜。

后以盘古开天的浊气凝聚而成的九天息壤,和清气上升凝聚而成九天轻灵之水,创造了第一批人族,得了开天辟地以来第一大功德,因而感悟造化大道,得以成圣。

人族因女娲圣人之手出世,所以被人族尊称为圣母,独占人族七层气运。

而之后太清圣人在人族讲道,后创立人教,以先天至宝太极图镇压人教气运,女娲手中的人族气运又被太清圣人夺走了三层半。

接着元始天尊创立阐教,以先天至宝盘古幡镇压阐教气运,又从女娲手里夺走半层,从太清圣人手里拿走半层。

通天教主以样学样,紧接着创立了截教,以诛仙四剑和诛仙图镇压截教气运,再次从女娲手里夺走半层,从太清手里拿走半层。

就这样,人族气运的七层被分为四份,女娲娘娘以圣母名义,占了人族两层半,太清圣人以人教占了两层半,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各占一层。

洪荒世界六位圣人,人族后台占了四位,敢不雄起?

而人族剩余的三层气运,却是被一件叫崆峒印极品先天灵宝拿走了。

而崆峒印就是人族的气运灵宝,独占三层气运,就连圣人都没办法。

而落宝金钱就是和崆峒印一样,也是一件气运灵宝,只不过一件是人族气运灵宝,一件是财神道气运灵宝。

李顺道现在有了落宝金钱,就算以后不走财神道了,只要有它在,就能享受财神道的三层气运。

慢慢把落宝金钱重新收了起来,他也对前世落宝金钱这么厉害,直到封神才显现出威名有了一丝推测。

按照大宝这个吃货属性,如果没人进来,肯定不会自己出去,说不定会在武夷山睡到天荒地老。

再加上落宝金钱作为气运灵宝,就连圣人也推算不出它的信息,更是无从寻找。

后来就算出世了,估计也是被萧升曹宝二人哄骗出去的,加上二人修为肯定不高,又是仙道中人,没有摸清楚落宝金钱的真正威力。

又遇到了燃灯、赵公明这两位狠人,直接跑了半集龙套,就交了人头。

想到自己熬了三百多年,炼制出了两件神道极品后天灵宝,已经很沾沾自喜了。

没想到一遭出门遇机缘,直接双色球单注十倍,登上了人生巅峰。

这时李顺道才慢慢观察起了洞内的环境,刚才有落宝金钱在,没顾得上其他。

洞内顶端空间倒是很大,中间集了一潭清泉,倒是和山顶的清泉同出一家,一上一下挺配套,。

不过洞中的潭水中央,却插了一块青石大碑,上面用神纹写着“武夷”二字,洞内再无他物。

李顺道有些迷糊,这个神秘空间经过他观察,和他在灵宝宗古籍里看到的微型小世界特别相似。

洪荒世界不是唯一,它只是一方主体世界,在它的内部外部附庸着大大小小无数的世界。

不过出了名的也只有三千大世界,像女娲圣人的娲皇宫、太清圣人的八景宫…这些都是有名的大世界,自称一体。

而除了这些大世界,还有无数的小世界和微型小世界围绕在洪荒世界的周围。

自从李顺道进入这个空间,就感觉特别像是一个微型小世界,不过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这个小世界的控制中心。

最后,李顺道的目光慢慢落在了“武夷”这块大石碑上。

想了一下,伸出一丝元神之力慢慢探了过去,元神刚接触到,就被整个吸了进来。

李顺道有些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没想到自己一时不察,居然被大石碑把整个元神都吸了进来。

过了一会,发现没什么危险,李顺道才小心翼翼的在这个空间里转了起来,毕竟自己现在没有肉体,防御力下降不说,就连手段也去了一多半。

转悠了半天,没想到在这个空间里,又发现了一块小玉碑,和外面的那块石碑倒是相似,神纹也相同,只是材质不一样罢了。

“这不会就是小世界的控制中心吧?”

李顺道眼里闪过一丝激动,不过他这次却不敢再鲁莽行事了。

慢慢向着其他方向继续探查,花了七天终于探完了。

整个空间除了小玉碑什么也没有,倒是灵气比外面的武夷山还高出了上百倍。

最后慢慢又回到玉碑前,自己现在除了它,没有其他办法出去了,虽然说不出去,肉体也死不了,但一直待在这里也不是个事。

万一有其他人也闯了进来,尤其是萧升曹宝二人,有很大的机率。

到时候外界只留下一具肉体,那还不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元神之力慢慢向着玉碑探去,轻轻触了一下,李顺道脸色一喜。

转而加大元神之力向玉碑的传送力度,开始炼化起来。

冰雨站在峰顶,看着夜空中的北斗七星,已经有半年多没在武夷群山出现了。

“该不会是真的走了?”

冰雨等到现在,也有些不确定了,想了想,心里最后又定下了一个期限。

“再等一年,一年后自己就真的放过他了,”慢慢转身回了屋里,闭上眼睛,神识却留出一大半在山峰,尤其是峰内。

一年,两年…一晃十年转眼流逝而过。

陈福生无聊的收起财神印,人龙争官之战眼看就要到了,最近东海镇可谓是人心涌动,听说一年后,天庭的人就会提前到来。

这次可要好好考察一下,毕竟是未来的一处大势所在,自己也要提前做好准备,以便安排谋划,争取在封神大劫到来之前,提前上岸。

“师弟,师弟~”

“咚咚”

熟悉的敲门声,陈福生摇了摇头,肯定又是道无叫自己去喝酒,真是记吃不记打。

身体却很老实的开了门,两个人偷偷摸摸,一前一后的出了灵宝阁,去了二人的老地方,开始了夜…生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