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1、我真是丹霞峰关门弟子

众将士面面相觑,活着的时候,就最瞧不起那帮山上修仙的,吃饱了没事做,飞来飞去的,傻子一样。

都号称有日天的本事,谁人几时关心人间疾苦?

比在其位不谋其政的昏官,手握兵权却胆小如鼠的封疆大吏,还要不如。

要不是张飞,舍了千年万载的山君金身不要,堕入魔道,不惜该换一方天地的山水气运,换来他们英灵重现世间,他们才不肯相信,那龙虎山的小牛鼻子,能帮自己重新遁入轮回。

在牧云矢口否认自己是天师府嫡传弟子的一刹那,天地之间,响起无数叹息。

那名为陈二熊、佃农出身的英灵,无头的身躯,瞬间垮塌下去,他被张飞强行召唤而来,不过是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想要去看看自己的孩子。

百年已过,当初那个路都走不稳、咿呀学语的孩子,如今已是行将就木的老人吧,如果还活着?

当年为父,战死沙场,可怜那孤儿寡母,有没有困难到活不下去的时候,有没有人,在绝望的时候,给我儿搭把手?

带着这些忧伤的问题,陈二熊比山岳还粗壮的脊梁,眼看着就要塌了。

张飞一把扶住这位,昔日战斗起来最不要命的部下。

依稀记得当初问他为何从军,他的回答多么简单朴实,当兵有粮饷,我娃就不会饿肚子。

“老大,我早就说,别叫我回来了,老婆孩子都没了,我一个早就该死的英灵,回来做甚?”

不仅是陈二熊,还有曾经四十岁不肯退役的老郑,也泄了气蹲在地上,悲痛道“有那样的国君,谁还敢问,夜郎国国土安在乎?”

眼看着那些湮灭的岁月长河中的铁血军士,满腔热血被张飞唤起的希望,再度冷却。

刘浩然难过不已,他扯了扯徐霞客袖子,小声道“徐大哥,能不能想想办法?”

这让徐霞客犯了难,咱是一位纯粹武夫,以一双拳头问道天地,打架的话还能帮衬一二;可对于阴阳轮回那些玄之又玄的修道方术,武夫是一窍不通啊。

值此之时,沐云清了清嗓子,无奈道“你们也太心急了,我还没说完呢。”

可在场皆是伤心人,谁会听他一个骗子高谈阔论。

沐云没办法,他扔掉书箱,再度祭出青虹剑,说道“在下沐云,龙虎山丹霞峰关门弟子。我师父罗城,虽不是掌教真人,却是六脉峰主,三位上五境剑仙之一。”

“你们所图,不过是重入轮回,企盼转世来生有机会和亲人团聚。此事简单,我给师父飞剑传信,只消片刻,定有回音。”

“剑仙罗城?”张飞将信将疑,不是天师府嫡传就罢了;说是丹霞峰嫡传,让人更不敢信。

方圆万里的山上宗门,谁不知道剑仙罗城是龙虎山异类,名下才四个弟子?

罗城的弟子,个个出类拔萃,不是什么人都能冒充的。

要知道,十年前,丹霞峰首徒钟馗下山游历,半年内将南部蟾洲大大小小四百个宗门,挨个走了一趟。

最快的时候,他一天要问剑七八个宗门,最后留下一句痛彻心扉的话“天可怜见,怎么忍心,让我生在一个最差的大道年份,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那一日,钟馗御剑去往海上,要去剑修如云的北俱芦洲问剑。整座南部蟾洲山上,喜极而泣、欢天喜地,如同凡人过年。

钟馗走后,大大小小的山上宗门,都竭尽全力,忙着为宗门核心弟子修补道心。

最惨的,当然是那座几乎与龙虎山齐名的白云观。

白云观首徒贺九林,自持千年不出世的奇才。奈何被钟馗问剑的时候,钟馗不用出剑,一只手便将他的千丈白云法相,打得稀烂。

还奚落他“娘们兮兮的,华而不实,比玄都观的长垣差远了。人家长垣,好歹有机会让我出剑,在我手下走个五十招。”

贺九林道心被毁,还是白云观观主,在宗门祠堂跪了三天三夜,才把一位千年闭关的台上长老求出来,亲手为他缝不道心。

贺九林是个可怜人啊,道心刚刚修补完毕,便碰见钟馗折返回来,在他小院儿的墙头上,一脸正经问道“贺九林,可敢再受我一剑?”

那一日,整座南部蟾洲,都能看见白云之中,剑气万千,白云观的五位太上长老联袂出手,声势浩大。

可钟馗就此销声匿迹,应该是悄悄去往北俱芦洲。

他还在白云观的白云上留了字“我会再回来。”

众人不由得想起那件往事,看向沐云的眼神,更加不可思议。

“哎呀沐兄弟,都什么时候了,那八百将士死不瞑目,你不要闹了。”刘浩然顾不上兄弟情谊,上前阻止沐云“龙虎山是什么地方?你大大方方承认你不是龙虎山弟子,又没人瞧不起你。”

听了刘浩然此言,豪迈汉子徐霞客,也有些疑虑一般,对沐云道“兄弟,愚兄知你喜好游戏人间。唯有此事,能做便说能做,做不了就说做不了;真要做不了,谁敢留你,先问我一双拳头。”

沐云无奈道“你们啊,怎么一个个如同惊弓之鸟,我只是表明龙虎山弟子的身份,又没说我是道祖座下,这都不敢信?”

说完,他看了一眼鬼将张飞,随手掐了一个法诀,一柄小巧的传信飞剑,一闪而逝。

“哎哎,沐兄弟,你这一手变戏法,真是鬼斧神工。”

刘浩然再次甘拜下风,他从目盲师父那里听过,飞剑传信耗资巨大,中型山上宗门,会专门建立一座剑房,用做传信飞剑的栖息之地。

剑房每次开启,甚至需要宗门两位以上核心长老,亲自核准,才可以使用。

因为剑房即便搁置不用,也是一个巨大的钱坑,每日耗资不计其数;一旦启用,更是花钱如流水。

这还是中型宗门,至于小型宗门,想都不敢想,只能老老实实写信。

而沐云,随身带着传信飞剑,这,这不是扯淡嘛,刘浩然绝对不信。

“稍等片刻。”

沐云笑容满面看向张飞,示意他稍安勿躁。

片刻之后,那小巧的传信飞剑,再度凭空出现,被沐云捏在手里。

刘浩然“徐大哥,你瞧瞧,沐兄弟走火入魔了,还在演。”

只有张飞眼色古怪,他是这片小天地的主人,沐云起手之后,他的小天地,确实有两次被割裂的情况,做不得假。

莫非?

沐云两指捻起传信飞剑,笑到“诸位,我收到师父回信。”

“劝你们,都站稳了。”

——

丹霞峰,依旧是一片清灯冷火。

飞剑传信凭空浮现,被罗城抓在手中,他取出字条,上面只有一句话“师父,快,赐我两道剑气!”

“胡闹!”

罗城气不打一处来,六脉会武就剩三天,那小子又在哪里祸害人?

秦莲将字条接过去,一眼看完,紧张道“这是云儿的字迹,云儿在山下被人欺负了?快,快给他两道剑气!”

罗城“你的宝贝徒弟,你不知道?他是那吃亏的性格?”

“罗城!”秦莲一声怒吼,罗城噤若寒蝉,老老实实将两道坎比元婴一击的剑气,封存其中,飞信传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