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开战

双方对峙,总共四人,气氛似乎都在这一刻凝结,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爆发!

连成林、荀金元、熊柯山一同谋划了这么久,有不得不杀对方的理由。

而敖三作为一名修为深厚,实力强大的妖王,被三人趁机用一座四阶大阵镇压了足足半年,他同样也需要杀人泄愤。

战斗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彻底展开,无数的残影在这片湖泊的上空出现,独属于元婴境界的强大法术层出不穷。

随着他们打斗的越发激烈,周围的环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好几座山峦被彻底摧毁,下方湖泊掀起了滔天巨浪。

至于这片空间的灵气则更是混乱不堪,刚刚才纠结凝聚,就立马又被罡气打散。

渐渐的,似乎对战的双方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意识到,这样打下去,不论最后是那一方获胜,此地的灵脉必然会大受影响。

因此,他们一边激烈的对战,一边默契的把战场往海边转移。

一刻钟之前,随着那座四阶镇压大阵的破碎,不仅敖三得以脱困,原本被大阵锁在里面的灵脉灵气也终于突破了封锁。

并以湖泊为中心,开始飞快的往岛屿四周,以及海岸的边缘处弥漫。

在距离海岸不远处的海域,于云贞操控着的四阶宝船依旧严阵以待,其上各种阵法的气息来回交替。

当那股磅礴的灵气终于袭来的时候,本来还在专心操控阵法、以及晶能巨弩的修士就都不淡定了。

盘坐着的李玄罡更是猛然睁开双眼,死死的盯着前方的那座大型岛屿,口中低声惊叹

“五阶灵脉!”

并且与这五阶灵脉的灵气一同传过来的,还有四道明显超越了金丹境界的气息。

察觉到这一点,控制着整艘宝船的于云贞脸上各种神色交替,有怀疑,有热切,有惊惧

不过,这些情绪并没有能影响到他的判断,他冷静的按照计划一步一步的执行。

他首先吩咐在此的修士将所有的阵法与晶能巨弩都准备好,然后操纵着着整艘宝船开始在这一片海域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游曳,并在不知不觉间,缓缓的向着那座岛屿靠近。

直到又是一刻钟之后,四道身影先后从岛屿的中心飞遁出来,出现在了宝船暗层中众人的视线里面。

于是下一刻就有修士忍不住发出惊呼

“连成林真人不对老祖元婴中期?”

“那是那是尸鬼宗的大长老荀金元吗?”

“半身长衫破碎的人是谁修为气息如此可怕难道也是一位元婴期修士?”

“怎么那人有些像仙元宗的大长老熊柯山?不是说他在闭关吗?”

当敖三追着三人出现在宝船右前方的上空时,李玄罡周围修士的情绪变得更加沸腾。

甚至有些神识强大的金丹期真人已经从敖三的身上察觉到了什么,毕竟后者也没有对自己的身份和修为有丝毫的隐瞒。

“这是五阶妖王?”

“难道之前的那两声吼叫就是它发出来的?”

惊讶,恐惧,兴奋各种情绪交杂在一起,场面有些躁动,但好在这些修士都是散修中的佼佼者,此时并没有忘记自己原本的任务。

因此,惊叹归惊叹,沸腾归沸腾,于云贞交给他们的任务他们也没有落下,坚定不移的守着自己的原位。

对此,于云贞很是欣喜,本来他还准备了一些方法来控制局面,现在看来倒是用不上了。

其实在场的都是些刀口上舔血的人物,对于局势有着十分清晰的认知。

也明白此时自己的利益同上空的连成林已经牢牢绑定在了一起,若想获取最大的利益,就得助其成为最后的胜者。

所以,对于原本的任务非但没有任何的松懈,反而比以往都还要认真,唯恐出了一点点差错。

毕竟现在他们手中握着的也有自己的性命!

于云贞操控着整艘宝船在海域上疾驰,寻找着攻击敖三的机会,不过那敖三却只是在出现之时,对这个庞然大物瞥了一眼,随后就不再理会。

这艘宝船虽然速度尚可,但想要击中自己,无异于异想天开。

只要自己解决完面前的这三人,腾出手来,花不了多少工夫,就能将这艘宝船给击沉。

抱着这样的想法,敖三彻底将这艘四阶宝船无视,一心一意的追着最不善于遁术的荀金元打,而连成林与熊柯山二人见范围差不多了,于是也停下飞遁的身形,转身回去,和荀金元一同抵抗敖三的攻击。

下一刻,足足四名元婴级别的战斗就在宝船之上的数十名修士眼中彻底展开。

而这也是他们中的大多数,第一次见到元婴期老祖之间的斗法。

在小心翼翼操控阵法,巨弩的同时,他们也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半空当中。

斗法场面激烈,甚至有一些余波都扩散到了很远的范围,在几座岛屿的海岸边激起了层层巨浪。

其中还有一些,被敖三有意无意的引导向宝船所在的方向,令于云贞不得不提前将宝船的防御法阵打开。

一层明黄色的光幕撑起,每当有一道战斗余波袭来,就在光幕上激起一阵阵的光晕。

见宝船的防御确如于云贞所说的那般强横,宝船上的修士安心许多,对于接下来的局势走向也有了更多的信心。

很快,更令它们感到兴奋的事情便出现了,半空中敖三在连成林等三人的攻击下,已然逐渐处于了下风。

当敖三自己也察觉到三人的攻击比之前凌厉许多后,也瞬间反应过来。

“果然还是冲着这条五阶灵脉来的,为了不让灵脉受损,而故意示弱,将我引到此处”

敖三心中早已想到,不过此举正随了他的心意,不然也不会如此配合!

因为那条五阶灵脉对他同样重要,对方有意转移战场,他正求之不得,顺势而为而已!

敖三以为自己掌握了全部,但其实他只猜对了一半,连成林把他引到海域,可并不仅仅是为了那条五阶灵脉。

暗金色的巨大锏型光影在空中舞动,每一击都带有碎山之势,敖三对于这种攻击尽力躲避。

但对方足足有三人,每一次他才刚刚躲过上一次的攻击,下一道术法就接踵而至。

短时间内,凭借着强大的实力,他还能反应过来,但当连成林三人的攻击变得越来越默契,越来越密集之后,他便有些力不从心了。

终于,在躲过连成林的一次攻击之后,没能完全避过熊柯山带来的那一片风雪。

他足足有半边身子被坚冰所冻住,不能动弹,而荀金元抓住这个机会,身上气息一变,化身成了一具干枯的炼尸,直直的朝着他冲了过来。

敖三堪堪将身上的坚冰弄碎,还没来得躲避,就被荀金元一脚踢中,从空中化作一条笔直的直线掉落下去。

胸前鳞甲破碎,鲜血喷涌而出,身影更是止不住的在海面上飞出去数十丈距离,沿途海水急速的往两边分开。

但还不等他彻底稳住身型,于云贞也抓住时机,立即命令宝船上的修士,同时启动四座攻击法阵,以及那八座晶能巨弩。

霎时间,宝船震颤起来,恐怖的气息萦绕其中。

一道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火线;

一道坚不可摧的冰刺;

一道足有手臂粗细的雷霆;

一道由数以万计的虚空剑影;

同时被凝聚出来,越过漫长的距离,直指敖三。

而且不光如此,在这些攻击之后,还有八道由晶能巨弩激发而出的淡金色光束紧随。

敖三半蹲站在海面上,刚一抬头,眼中就出现了这覆盖了整片海域的漫天攻击,火光、剑影,带着摧枯拉朽之势,他似乎已经避无可避。

突然,他朝天一声嘶吼,

下一刻身体便开始膨胀,覆盖他身躯的衣衫也被撑裂,无数闪着耀眼光泽的黑色鳞甲霎时覆盖全身,双手和双脚都生长出冒着寒光的利爪。

不过眨眼,他便已然换了一幅模样,变成了一头半人半蛟的生物。

敖三眼中流露出一丝认真,狰狞的大口微微张开一点弧度,对于这些由四阶法阵凝聚数十名修士之力,所激发出来的攻击,他居然主动迎了上去。

黑色的身影踏碎脚下的海面,四散的黑色罡气把刚刚被击碎的海水搅的更加凌乱!

“既然无法躲避,那就正面将其全部打散!”

很显然,敖三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充足的自信,迎着漫天的各色光影,他双手一撑,一道半弧形的黑色气膜就挡在了他的身前。

喃喃开口“战斗现在才开始变的有点意思!”

火线、雷霆、冰刺、万千剑影,全都扎扎实实的击中黑色气膜,敖三全身肌肉崩裂,终于一丝痛苦在他的脸上浮现。

他还是低估了那艘宝船的攻击强度!

终于,在坚持了几个呼吸之后,他还没有来的及按照预想的那样展开反击,那层黑色气膜就已完全被击碎。

所有攻击毫无阻挡的来到了他的身前!

霎时间,半空中就出现了一个散发着浓烈光线的光团,其中火焰升腾,电弧闪烁,剑影来回穿梭。

一声声高亢的嘶吼在从其中传出来!

一个呼吸之后,敖三残破的身体从光团中倒飞出去,但依旧被一团火光包围着。

但他才刚刚落在海面上,就立即又有八道淡金色光束绕过光团追上了他,随即八次剧烈的爆炸再次在这片海域出现!

周围无数的海水被蒸腾,化作了一阵浓郁的白色雾气,而敖三也被彻底击入海底,掀起了一道十余丈高的恐怖巨浪。

本想冲上去再行攻击的连成林,熊柯山二人,见此停下,悬浮半空,警惕的等着巨浪和白雾消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