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无止境大结局

吴灿笑着和熟悉的亲人打招呼,和朋友互相打趣嬉闹,对晚辈们点头慰问,用媚儿的话来说,他已经从超级恶魔蜕变成善良的保护神,除去了外表的利刺,剩下的都是温柔的本性。

表妹点点说:“我要新身体!”

“没问题!”吴灿一口应承下来,从子虚界取出一滴能量转换液,左手划一个圆,把能量转换液弹在圆中,然后右手一探,取来几千吨银河深处的九天重水,把两种液体渗在一起,混合成幽蓝的新液体,好像是游泳池里的水,这是能量转换液必须要稀释的浓度,若是太浓的话,就会和媚儿、曼殊一个下场,落得个失忆重分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此时,媚儿的父母正拉着媚儿的手,一口一个女儿的喊呢,可惜媚儿记不太清楚以前的事情,是给吴灿面子,才没敢乱来,不然的话,她早就把她爹一脚踢到银河里数星星去了。

曼殊的父母是普通人,早就死了,不过吴灿的父母对她很疼爱,同样拉着她的手,一口一个儿媳妇的喊,而曼殊只是一个劲的傻笑,不知该如何作答。

众人都在庆贺劫后重生,特别是吴灿任命的几个长老,围在吴灿身边嘀嘀咕咕,也不管吴灿是不是在听,抢着向他诉说这万年来的有趣事情,或者表达对他的思念之情,胡雪娇、水蓝、林西好像不怎么害羞了,大胆向吴灿示爱,表示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跟他走,不能再留她们在这边受苦了。

吴灿的师傅圆滑真人根本挤不到他旁边,只得在远处吼吼乱喊他的名字,只是人声太吵闹,吴灿没听清,仍在忙着调配身体修复液。

把两种液体搅拌均匀之后,吴灿又朝里面撒一些虚界的葯草,特殊的香味瞬间弥漫整个仙界。

闻到这种异香,众人的声音小了一些,都好奇的看着吴灿的动作,不知他弄这么大的动静到底在弄什么。

点点好奇的叫道:“哥,这么多水,足够填满两个太平洋了,难道都是恢复肉体用的?”

吴灿拍拍手,总算大功告成,笑道:“恢复身体还是小事,它的用途多着呢,有病治病,无病强身,滋阴补肾,益气活血,舒筋通络,祛风除湿,扶正祛邪,连嘴歪眼斜腿抽筋都能治呢,你要不要试试啊?”

“讨厌啦,说的什么鬼话,明明是给我恢复身体的葯,还说这么多恶心的广告词,好像我是你们男人要进补一样!”点点气乎乎的坐在吴灿的肩膀上,小办膊小腿在他身上乱捶乱踢。

“哈哈,本来就有这样的功效啊,好啦,快点进去吧,进去之后,不用运功,顺其自然就能恢复如初!”吴灿对表妹说完,又对四周的众亲友、同门说道“你们也要进去,统统都有好处,被这液体泡一下,比祖师爷的五行之心还管用,哪个不进我跟谁急,噢…媚儿你就别凑热闹了,你已经把脑袋泡坏一次了,难道还想再坏一回…妈,你别拉曼殊啊,她早就泡过了,这时再泡也没有一点效果,喂喂,谁拉我啊?我更不用泡了!”

这么一会,乱得如同公共浴池,而且还是传说中的男女混浴,当然了,进这池中是不用脱衣服的。

仙界中其他门派的仙人可开了眼界,可惜他们和五行宗没有太大的交情,不敢凑这热闹,而且人家刚刚遇到灭门危难时,他们没有上前帮助过,此时再去,只会令人耻笑,他们暗暗纺,将来一定好好吧结五行宗,打死都不和他们作对,今日吴灿秒杀数十万仙神的手段太让他们震撼和恐惧了。

行事果断,心狠手辣,斩草除根,不留后患…这是五界之中所有强者对吴灿的评价,当然了,这评价只能在心里说,绝不敢公开讨论。

吴灿狠则狠矣,毒则毒矣,可人家是反抗侵略者,保护自己师门才这么干的,人家又没有胡乱的欺负人,乱杀无辜,所以今天秒杀数十万仙神的轰动新闻传出去时,只是无限度的扩大了五行天煞的凶名,并没有增加他的恶名,在很多很多生物心中,吴灿还是正义的强者。

数天过去了,五行宗的众人陆续从蓝色液体中飞出,飞出时,个个面露狂喜,因为这蓝色液体能他们太多的惊喜和震撼,不但能恢复被毁的肉体,还能加强他们的脆弱肉体,变成比天神还要强悍的新肉体,身体上存在的暗伤统统康复,隐隐有走火入魔倾向的也得到正确疏导和缓解,元神加固,灵魂重新净化加强,就连祖师爷五行子所受的莫名重伤也全部治愈。

这一天,才是五行宗劫后重生的真正节日,没有人不为此日而兴奋,而高呼,因为这短短的几日,他们已强大到一种以前从未想过的理想境界,虽然层次并未提高,但无论攻防都提升了数百倍,他们依依不舍的看着能量池,又可怜兮兮的望着吴灿,想求他把这未用完的蓝色液体留给五行宗,由此能量液体,五行宗何愁不强大?

吴灿却摇摇头,转手就把残余的蓝色液体变没了,说道:“修炼还要一步步打下坚实的基础,若是用此不劳而获的方法,将来的五行宗还是会灭亡的,甚至会更惨,今日我给大家用此能量炼体炼心,主要是给五行宗留一下强大的班底和根基,将来不至于被人再度欺负上门,灭掉道统,三十三天的五行仙府我已经恢复如初,但大家有没有这个实力入住,还要看大家以后的表现,三清在还在三十三天之上看着我们呢!”

祖师爷五行子感慨道:“阿灿说的没错,我们不能再投机取巧了,修炼还要一步一步来,这次被人赶下三十三天就是一个提示,我们还没有强大到入住三十三天的能力,或许有人会说,我们刚刚提升了功力,比以前厉害几百倍,能够在三十三天上如何如何…但刚才功力大进之后,才推算出偷袭我的凶手,那一拐杖打得好啊,把我彻底打清醒了,当我有能力打回这一拐杖时,我们再风风光光的入住三十三天!”

祖师爷一发话,无论有何反对意见都谈了下去,何况这也是吴灿的意思呢,没人敢在吴灿面前反对祖师爷,也没人敢在祖师爷面前反对吴灿。www.kmwx.net

众人收拾一下五行宗的洞府,暂时安定下来,吴灿帮着大家修缮护山法阵,闲暇时陪着亲友们玩耍戏闹,倒也非常开心,媚儿的记忆缓缓恢复着,曼殊的记忆却没有丝毫起色,还和以前一样,不过吴灿不担心,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让她们重新溶入这个集体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天吴灿正陪表妹、水蓝她们游玩,突然收到鲲鹏的祈祷。

凶兽神殿建成之后,祭坛就能使用,吴灿这个兽神自然拥有聆听信徒祈祷的能力,虽然远隔亿万里,吴灿也能清晰的听到鲲鹏的声音。

“禀报兽神大人,我们圣城附近出现一个冒充您的奇怪生物,我们用真实之眼也看不出他的原形,好像原本就和大人长的一模一样,他胡乱的指挥忙碌的数亿凶兽,造成不小的麻烦,还主动騒扰临近的圣虚城池,迷惑小量的底智慧凶兽集结成队,攻击圣虚的城池和行人,现在双方的形式非常紧张,请大人指点!”

听到鲲鹏祈祷之言,吴灿立马想到一个灰影的身影,骂道:“靠,老二那货真不给我省心,本来都想放过他了,没想到他居然主动跳出来给我找麻烦,这就怪不得我了!”

吴灿在心里大骂着,安慰鲲鹏几句,让它们放心,自己马上就返回虚界处理此事。

水蓝心细,见吴灿异常反应,就问道:“师兄,出什么事情了?你若是离开,可一定要带上我们啊!”一万多年前她们还羞答答的向吴灿表示好感,如今已经能正大光明的商量私奔了。

“我也要,我也要…”点点一向不甘示弱,争抢着说道。

吴灿笑了,安慰道:“我回去处理紧急事务,连曼殊和媚儿都不带,我处理完这些事情,还会回来的,顶多几天就行了!我在这里设一个坐标点,将来返回时,眨眼的功夫就能到达,你们放心好了,我不会再丢下你们不管了!”不说其他的感情因素,带着这些可爱漂亮的女孩们游玩,确实比无聊的虚界有趣!

听吴灿如此解释,女孩们才放开他。吴灿回到五行宗,和主要的几个亲友、长辈打声招呼,然后匆匆离去,不多时就来到了虚界入口。

守护虚界大门的是极顶凶兽血海龙豚,经过魔化之后,极为聪明,没有被激怒时,性格非常温柔,所以吴灿才派它来守护虚界大门,也算是对它的一种信任的重任吧,因为这是凶兽发展最为关键的前期,需要这样的高手来坐镇虚界大门。

血海龙豚看到吴灿出现,立马跑过来迎接,极为恭敬的喊道:“拜见兽神大人,想不能您会出现在虚界入口,真让人意想不到!”

“哈哈,将来我出现在哪里你也不要意外,辛苦了,好好干!”吴灿拍拍它的肩膀,安慰一下信徒,然后飘然离去。

血海龙豚却激动坏了,望着吴灿消失的背影,双眼含泪:“兽神大人居然拍我的肩膀,太幸福了,我、我一定好好干,绝不辜负兽神大人的期望!”它这一干就是八亿年,而且极为认真尽职,将来也因此得到了凶兽殿的重用,收获也远远大于付出。

吴灿重回虚界,一刻也不停,飞过凶兽新手城,看到里面已经涌现很多重返虚界的凶兽,未停下观察就来到了凶兽圣城附近,此时见这凶兽圣城已经修建三分之二,高楼高墙已经矗入云霄,极为宏伟壮观,建筑风格也迥异,充满了彪悍凶戾之美,倒也符合凶兽圣城的名头。

鲲鹏已收到吴灿的召唤,从凶兽神殿中飞出,拜见之后,才指着东方一处密林说道:“那个冒充兽神大人的家伙就在森林后面,我们修建圣城的高级凶兽识破他的诡计之后,他就迷惑那些弱智的小凶兽,此时已聚结五百多万只弱智凶兽,想要圣虚边关的梦泽城,双方已经发生多次激战,虚神殿的长老们已经向我们发出多次抗议,我解释他们也听不进去!”

“哈哈,若是我,我也听不进去!这不怪圣虚神殿的长老!我家的老二太会捣乱了,我现在就去收拾他!”吴灿笑着安慰鲲鹏几句,让它继续督促凶兽修建圣城,不用过问这事了。

鲲鹏领命,嘎嘎怪叫几声,又飞进了凶兽神殿。

密林西侧,吴灿魇体所占的主魂正在谋划着捣乱计划,以报复吴灿对自己的伤害,突地,他感到一阵不舒服的心悸,刚要飞到天空查看,却发现这里的空间都被锁定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房间里。

“老二,你这是何苦呢?听说你在魇族中地位不底,还是以十彩圣魇的身份得到了魇魔高层的重视,可你为什么还要自己跑来找我麻烦呢?”吴灿轻轻坐在魇魔对面,声音平缓的说道。

“我叫吴魇,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并不想受你的控制了,可我一离开魇族圣地就会被你感觉到,就会被使唤,所以我要把你吞噬掉才摆脱这种局面,可你…竟然把我的二魂七魄抢走了,我的十彩圣魇也当不成了,当然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你,简单的说,我恨你!”魇魔的身体被锁定,倒也认命不再挣扎,咬牙切齿的对吴灿吼道。

“呵呵,你本是我,三魂七魄也是我的,何来我抢你之说?你怎么不说自己的意识占据了我的主魂呢?就算我收回了主魂,你的意识也不会自然消失,除非…我让它消失!”吴灿笑的依然温柔。

熟知吴灿本性的魇魔却打了一个寒颤,它知道这笑容背后的残酷,但仍不服输的吼道:“你能杀掉我又如何?这只不过说明你的运气比我好,拥有至高存在的身份,若我当日不心急,不过早和你抢身体,等我成为魇族统领时,或许就能打败你…可恨,我太心急了!”

“你本是我,我本不想杀你,可你实在无法让我放心,今天我就收回我的主魂,你也别有什么怨恨,你的邪恶意识本不应该存在,今日散去,倒也合乎天理!”吴灿说道。

“狗屁天理!这还不是谁的拳头大谁说的算!我若是比你强,我杀掉你时,也说这合乎天理,你有什么想法?”魇魔大声怒吼道。

“我承认,你说的是正解,因为我不想欺骗‘自己’!,特别是临死前!”说完,吴灿不等魇魔再说什么,马上动手,>吸>食了这个主魂,顺便抹杀了魇魔的邪恶意识,这困扰他多时的魇魔再也不会出现了。

“分裂出去的,终将收回,最终的掌控者,将是…独一无二的我!”

吴灿的声音驱散了被骗的弱智凶兽,五百多万的小队伍不多时便散得干净,这情况让梦泽城的士兵迷惑不解,他们不懂昨天还叫嚣要攻下梦泽城的凶兽怎么突然逃走了。

吴灿不屑给这些小兵解释什么,至于那些圣虚神殿的长老,爱信不信,同样懒得解释,反正这个种族以后摩擦的时候多着呢,他也采取远交近攻的手段,和圣灵族交好,联手打压圣虚的嚣张气焰。

圣灵神殿的法老对于吴灿的突然到访感到很意外,在震惊之余,倒也不失礼数,在大法老甘朵夫的带领下,十多个法老紧随其后,在数千名美丽的女牧师的簇拥下,出城迎接吴灿的到达。

吴灿这次是非正式访问,一个随从都没带,但看到圣灵神殿如此重视,自己倒有点不好意思,立马从子虚界拉出一群漂亮的独角兽、麒麟、天龙之类祥兽充场面,又觉得这些野兽太次,用神识扫描一下子虚界,发现里面还有一群魔化后能力在六级左右的青狐,命她们变成妩媚的女子后,才把她们拉出子虚界,这下子才算有了一点派头。

圣灵法老看中的是吴灿本身,对他的随从可以忽略不计,恭恭敬敬的把他迎进圣灵殿之后,好生款待,席间,吴灿委婉的表达了合作的意向,特别是对八亿年后争夺虚界入口守护权的问题,双方交换了意见,愉快的达成了双边合作可行性试行计划书,并对第一个八亿年计划提出友好而热烈的讨论分析,最后,宾主皆欢,圣灵长老带领神殿高层把吴灿送出城外,吴灿还向圣灵长老发出邀请,请他们在凶兽圣城建好之后,到凶兽圣城参观访问。

“这是故意向圣虚神殿示威!”

圣虚神殿的长老们得到这些消息之后,立马气得直拍桌子,并指出凶兽这些天如何如何不老实,频频騒扰圣虚边防线,还有抢夺圣虚物品的罪行。

其中一个长老比较理智,小声的说了一句:“可是,那些凶兽抢的都是它们同类的晶核啊?是我们圣虚先到人家地盘上偷猎,人家才…”

还未说完,就被其他愤怒的长老拍桌子打断,指着那长老,说他太软弱,迟早有一天会被凶兽吃掉。

花大长老担心的看着争闹不休的同僚,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同类太贪婪了,想起虚神修对自己的交待,叹息道:“唉,未来几万亿年都是凶兽的天下,凶兽兴,这是天数,我们圣虚不知退让会吃大亏,我们还是不懂这虚界的规则啊,若不然,我们的虚神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那该怎么办?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凶兽一步步向我们进逼?”其他长老不满的叫嚷起来,就好像自己的肥肉被人抢去了一般。

“设立第二道防线,准备把西部的防线让给凶兽,我们不争那片穷山恶水!全力训练出一百名绝顶高手,准备争夺八亿年后的入口控制权!”花大长老扫了众人一眼,坚定的说道。

见其他长老还要反对,花大长老突地一拍桌子,喝道:“这是虚神大人的命令!不服的去子虚界向虚神质问!”

这么一说,众长老也安静下来,仔细商讨着撤退方案。

吴灿远远没有圣虚神殿长老们想的多,去拜访圣灵神殿只是为了八亿年后的入口控制权问题,外面传出的那些谣言都是表面问题,他和圣灵大法老达成的真正协议却是入口控制权的得胜方法,双方约定的协议是:圣灵一方全力协助凶兽一方获胜,取得入口控制权之后,得到的好处三七分成,凶兽七,圣灵三。这条隐秘协议才是凶兽今后万亿年兴盛的主要原因之一。

凶兽圣城完工之日,四方强者来贺,圣灵法老如约来访,圣虚长老也不甘落后,努力和凶兽修缮关系。

吴灿听从万物之源的劝导,尊重生命,认为万物平等,从不主动挑事,等别人挑出“因”他才辣手了结“果”如此行事多年,越来越得到万物之源的喜爱。

凶兽的发展并不是几亿年就能达到顶峰的,所以安排好日常事务之后,吴灿就离开了虚界,飞回了老家所在的世界。

一入仙界,立马温香满怀,媚儿、曼殊、水蓝、胡雪娇、点点、林西都扑了上来,抱他紧紧抱住,大声抱怨道:“哥,你回来的太晚了,我们都等不及了!”

吴灿大笑,问道:“等不及什么啊?”

“扁你啊!”说着,这群女孩一拥而上,把吴灿放倒在地,又捶又踹,气乎乎的喝道“你说离开几天,我们一等就等了几十万年,你太可恨了,若不是在这五界之内我们没人敢娶,我们早就和别人结婚了!”

“误会啊,这是时间差…真的不怪我…喂喂,先说好,打人别打脸,啊…大不了我和你们都结婚啊,这总行了吧?”吴灿大声求饶,声音却满是得意和幸福。

“想得美!我们只是嫁不出去才你结婚的,我们多委屈啊,听你的口气,好像是我们倒贴上来的!”女孩们不依,依然蹂躏着已经放弃抵抗的吴灿。

“我错了,我求婚还不成么?…那个谁谁谁,愿意嫁给我么?”吴灿惨嚎着说道。

“愿意!”女孩子们争抢的声音出卖了她们的内心。

一只已经进化到神兽的火凤凰恰巧从天空飞过,突地尖叫起来:“啾啾天字号的大新闻被我看到啦,不得了啦,五行煞星又回来了,还要和一群仙女结婚啦…”这只可怜的凤凰上次被吴灿吓成神经质,上次是它喊得仙界遍知,这次也不例外,仍然傻乎乎卖力的大喊着,转眼之间,仙界知道了吴灿又归来的消锨,也知道他要成亲的消息。

吴灿两次回归,都给仙界造成极大轰动,甚至给五界都造成了极大影响,只是这一次造成的轰动更大,也有人愿意听到这样的喜庆消息,这正是他们和五行宗送礼拉关系的最佳时机。

吴灿结婚那一天,五界都来了大量的客人,不管认识不认识,纷纷给他献上最真诚的新婚贺词,仙、神、妖、魔、鬼、怪、人,只要能来的都来了,在众人意料之外,正在习惯性闭关的鸿钧上人也出现了,恭敬的献上新婚贺词之后,拉着吴灿说悄悄话,这举动让五界众生惊得眼珠子都掉出来了,心想这吴灿和鸿钧上人的关系果然够铁,只是他们不知道吴灿的身份已经远远高于鸿钧上人,若是知道他最高存在者的身份,指不定会吓死几个胆小的。

鸿钧上人悄悄的吴灿说道:“恭喜兽神大人,以你现在的身份应该是真正的至高存在了,为何还在这个底层次混沌世界举办婚礼?在虚界举办婚礼,岂不更加风光和气派?”

“至高存在?这个身份能有什么用?这不,刚回仙界,还不是被几个小丫头逼着结婚?哎,至高存在者也难!”吴灿拍了拍鸿钧上人的肩膀,诉苦道“昨晚我妈妈说,若是明年不给她抱孙子,她就揪我耳朵,每个老婆都要交出一个孙子,少一个揪我耳朵一年?你说说,我能交得上来么?以我现在的情况,生一个孩子至少要孕育几亿年,天哪,我要多少年才能完成母亲大人交给我的任务啊?不行,今天拜完堂之后,我就带着她们离开出走啊!这个家我是呆不下去了!等我有儿子时,再回来向老妈交差!”

“啊?你是至高存在啊?怎么还会被妈妈揪耳朵?”鸿钧上人听了,惊讶得差点一头撞在墙上,不可置信的望着吴灿。

“就算我是万物之源,我妈妈要揪我耳朵也躲不开啊!苞你说吧,修炼是无止境的,身份也没有真正的最高,只要得到自己想要的、喜欢的,那就足够了,那些生命只有几十年的普通人不也活得非常幸福么,那是因为他们早就悟通了这个简单道理!好了,先说到这,我要准备离家出走了,先去和几个好朋友暗中道别!”吴灿拍拍鸿钧上人的肩膀,笑着离开了。

鸿钧看着吴灿消失的背影,半天怔怔无语。

别人看吴灿和鸿钧上人说得有滋有味,非常羡慕,孰不知两人正在商谈如何离家出走,以及离家出走的原因呢!





新婚第二天的早晨,五行仙府内传来吴灿老妈的一声怒啸:“混蛋儿子,你敢放老娘鸽子,咱们走着瞧!你的耳朵老娘要定了!”

此时的吴灿正在虚空中飞得欢腾,对身边的老婆们说道:“没办法,我不得不逃啊,现在妈妈正骂我呢!嘿,骂的那叫一个凶啊!”媚儿无所谓,笑道:“那我们现在去哪里玩啊?总不能在这黑漆漆的虚空里飞来飞去呀!”别的老婆也点头称是,让吴灿说一个去处。

“咱们先去找个地方生孩子吧!不完成这件重要任务,我坐卧不安哪!”吴灿惨兮兮的说道。

“哈哈哈哈,你们想找个地方欺负我们姐妹吧!”媚儿笑道。

“乖宝宝,你现在真聪明!走吧,我已经等不及了,就进左前方的那个混沌世界,咱们先把昨天的新婚夜补上!”吴灿已经两眼放光,露出了赤裸裸的狼性。

“讨厌啦,我们才不让你欺负呢…”新娘子们嘻嘻哈哈的笑闹着,嘴上不依,但谁飞的都不慢,紧追吴灿,飞进了一个新生的美丽世界。

在那里,拥有无尽生命的他们,开始了一段无止境的玩乐,或许,无止境的修炼正是为了无止境的玩乐吧!

(全书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