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任府中四人醉酒

“李兄,来快坐,我和任兄已经等候你多时了。”就在这时,王有山突然间开口说道。

任流殇也微笑着冲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

等到四人都入座之后,王有山这才将目光重新投向了李修扬,问道:“李兄,听说你已经决定要加入江湖道了?”

听见王有山这样说,任流殇也好奇的打量着李修扬,他很清楚,作为天底下的第一杀手,李修扬对于此时的江湖道有多重要。

倘若是李修扬真心加入江湖道的话,那么以莫问天的实力,再加上李修扬在杀生之术方面的巅峰造诣,江湖道绝对能够飞速发展,想要成为天底下排得上名号的道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王有山好不容易舍得拿出来之前从莫问天手中骗走的那小半瓶仙人醉,早在李修扬和莫问天到来之前,这家伙便已经兑上新鲜的山泉水了,整整四大坛子,此时正摆放在众人面前的石桌上。

“来,李兄,说实话咱们两人也已经许久未见了,我可提前告诉你小子啊,这酒名叫仙人醉,那可是有钱都不一定能够买到的好东西”

王有山端起一坛子仙人醉,将四人面前原本就摆放好的酒碗斟满了酒,这才扭过头来看向了李修扬,道:“既然你加入了江湖道,那日后咱们便是一条船上的兄弟了,关于你父母血仇的那点请你放心,既然莫贤弟之前答应过你,那日后就绝对能够帮你报了这弥天大恨。虽说那清月教和地狱门很是强大,但江湖道只要有了你的加入,不出几年,绝对能够在天下间独领风骚,到时候想要覆灭清月教和地狱门,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吗?”

李修扬看着三人真诚的目光,终于还是暗自下定了决心,轻声说道:“王大哥,你放心,既然昨晚我已经答应了莫兄,那从今天开始我李修扬便是江湖道的人,只要有我在,我绝对能够替莫兄训练出一批绝顶的杀手来!”

听见李修扬这样说,在场的众人无不是哈哈大笑,举起了面前的酒碗,狠狠的碰撞到了一起。

品着碗中的仙人醉,任流殇突然间开口说道:“李兄,你跟三弟昨天晚上那一战可是声势浩大啊,如果不是因为亡灵之都还在我的掌控之中,恐怕我都他娘的以为是别人带兵压境了!好家伙,我在任府当中都他娘的能够感受到你们那两股雄浑的内力波动,果真是英雄出少年!来,这一碗酒我敬你!”

任流殇说完,毫不客气地端起了面前的酒碗,又满满的斟满了酒,仰起脖子便一口喝了下去。

“哎对了,昨天晚上你究竟是为何想着去刺杀莫贤弟啊?”就在这时,王有山突然挑眉问道。

听见他这样说,无论是莫问天还是任流殇都露出一副好奇的表情,静静的看着李修扬。

李修扬苦笑一声,道:“前两天独孤无情那老家伙来找我,出了十万两真金白银,想要买莫兄的人头。”

“我操,多少白银?”莫问天张着嘴巴问道。

李修扬朝他比划了一个手势,轻声说道:“十万两。”

“他奶奶的,没想到小爷我的人头竟然这么之前,那可是十万两啊独孤无情那老东西可真舍得,就只是为了想除掉我”

任流殇似笑非笑的看着莫问天,缓缓说道:“三弟啊,这十万两虽说看似很多,但在独孤无情眼里却也只是凤毛麟角一般,而对于诺大的独孤家,那更是不在话下,别说是十万两了,就算是一千万两,那老东西都能够弄过来。”

“真的假的?他那独孤家也没有什么收入来源,他们怎会有这么多钱?”莫问天疑惑的问道。

这个时候,一直坐在旁边喝酒吃菜不说话的王有山突然间开口了。

“莫贤弟,你知道独孤家为何被称为风落王朝中最为难缠的一个家族吗?”

“为何?”

“原因便在于他们对于毒道的精湛研究!普天之下那么多武林道统,到最后真正能够上得了台面的根本就没有多少,而能够绵延存在几百年以上的更是少之又少。”

“那独孤家虽说每一代的弟子都为人阴狠,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们在毒道方面的造诣,绝对是整个天下间最为强大的一号势力。而跟毒有关的,便是药,药医不死命,佛度有缘人,其实说的就是这样。”

略微顿了一下,王有山接着说道:“独孤家最让人害怕的地方便在于,他们对于毒道的精湛研究,可除此之外,独孤家还有另一个让世人瞩目的地方,那便是医术!”

“医术?”莫问天挑眉问道。

王有山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医术!独孤家有于毒道方面的造诣已经堪称巅峰,所以很多人都已经忽略了他们在医术方面的成就,陆地各大王朝当中,越是有权有势的人,越是怕死,而这

种怕死的人,最需要的便是一个医术高明的医者。”

“独孤家不但培养弟子们在毒道方面的技巧,还培养他们的医术,可以说,九幽王朝当中有公孙家,那么风落王朝当中便有独孤家,而且两家都是上三门之一,所以说被江湖中人称为天下间两大医药世家。虽说医术方面公孙家很可能会胜过独孤家一筹,但在毒道方面,却仍是独孤家一家独大,没有任何势力能够比得过他们!”

“你这说半天,也还是没告诉我独孤无情那老东西到底是怎么弄来那么多钱的啊?”莫问天皱着眉头说道。

王有山轻笑了一声,接着说道:“贤弟你不要急啊,既然有了在医术和毒道方面的精湛研究,那么他们独孤家又何须担忧没有钱财呢?”

“方才我不是已经说了,越是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就越是怕死,因此独孤家每年都会朝江湖各地输送医者,尤其是在风落王朝的一些世家大族当中更是如此。而这些世家大族所要做的,便是每年付给独孤家一定的钱财,只要家族当中有了一位独孤家出道的医者,那么他们便无惧天底下任何毒和病!”

“我操!他们独孤家的势力竟然这么庞大?”莫问天惊叹道。

“切,这算什么?我还有很多都没有说出来呢,要是全都告诉你的话,能将你吓一跳!”

“还有什么?”

王有山阴恻恻的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其实,在风落王朝内部,也安插了许多独孤家的人!如果他们想要让风落王朝的内政混乱的话,绝对只是独孤无情一句话的事情!即便秦顶天是当今天子,也不可能挡得住!”

“真的假的?难不成风落王朝掌权者就这样任由独孤无情安插手下在他们之间吗?”莫问天疑惑的问道。

“这还能有假?当年秦顶天之所以派出那么多兵士,想着就算是翻遍了风落王朝,也要将独孤家的驻地给寻到,可最终还不是不了了之?而秦顶天之所以想要覆灭了独孤家,很大一部分原因便在于,当年的他已经觉察到了独孤无情的野心了!”

“试想一下,如果你是秦顶天的话,那独孤无情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安插了那么多眼线,难不成你就能够忍气吞声?可就算是以秦顶天那样的不世枭雄,依旧是没能真正寻到独孤家的驻地,由此便可以看出独孤家那深不可测的实力了!”

莫问天听的一愣一愣的,等王有山说完之后,他才扭过头来看向了王有山,问道:“那你和任大哥为何还要帮着我对付独孤无情?你们就不怕那老东西的报复吗?”

这个时候,任流殇突然间哈哈大笑道:“怕?有什么可怕的?他独孤无情说到底还是一个人罢了,只要是人那就有死的一天,如果没了独孤家这么一个大树的话,指不定独孤无情早就被人乱刀砍死了!况且,我们三人既然已经歃血结拜,那便是一生一世的好兄弟,好兄弟有难,难不成你还真当我这个大哥和你二哥能够冷眼相观啊。”

莫问天没来由的鼻子一酸,说实话,无论是任流殇还是王有山,从他来到风洛王朝之后,对他都宛如真正的亲兄弟一样,这点让莫问天很是感动。

“任兄说的没错,既然咱们已经歃血结拜了,那这辈子便是一生一世的好兄弟,今日贤弟你有难我们二人倾力助你,到时候如果任兄或者是我有难了的话,你也绝对会舍生忘死的帮助我们,这便是兄弟情谊!”

这个时候,任流殇突然间摆了摆手说道:“哎!还说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今日为了庆祝李兄加入了江湖道,咱们几个一定要好好的喝上几杯,谁要是不喝他个几坛子烈酒,那就是不给我任流殇面子!”

众人哈哈大笑,又开始推杯换盏起来,桌上摆放的全都是好酒好菜,是任流殇吩咐府中的厨子花费了好几个时辰才做好的,那味道当然是没得说,就算是王有山这个嘴刁的人,吃的也是津津有味,而莫问天跟李修扬更是喝的尽兴,两人之间的关系迅速的拉近了很多。

风落王朝望尘山

在望尘山深处,独孤家赫然立在山林当中,虽说此处山脉当中遍地都有野兽出没,但凡是独孤家的人,基本上就没有几个害怕的,几百年来的传承,早就让独孤家一代又一代的弟子,学会了如何才能够在这个世上更好的生活下去。

想要保留住自己的性命,就必须要学会心狠手辣,倘若是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那这诺大的江湖当中,他们根本就无法真正的活下去。

夜色苍茫,望尘山附近的山脉当中,几乎可以说是寒风凛冽,虽说时令已经到了早春,可在这种山脉当中,却依旧有着一丝寒冷的凉意。

可此时的独孤家却如同盘踞在山林当中的猛虎一般,绵延几千丈之远,大大的院子当中更是灯火通明,跟漆黑如墨的夜色显得是那样的不搭。

独孤大院中,独孤无情才刚刚吃过晚饭,此时正走在大大的院落当中散步,走在他旁边的,则是五霞山江家的家主,江烈。

两人可以说是多年的好友了,早在当初年轻的时候,独孤无情曾到九幽王朝当中游历,而也正是那个时候,他认识了江烈。

原本的江烈只是江家一个郁郁不得志的庶子,他的大哥江河,也就是江枫的父亲,则是老家主最为宠爱的一个儿子。也正是因为有江河在,江烈在那个时候的江家当中,几乎是没有任何希望能够接任下一代家主的位置。

可偏偏这个时候,他无意间遇见了独孤无情,那时的独孤无情已经是独孤家下一任家主的不二人选,虽说年纪轻轻,但却天赋异禀,不仅武功和境界高深莫测,就连为人处世都别有一番老狐狸的味道。

也正是因为如此,上一任独孤家的老家主,才会派出心腹保护着独孤无情,让他在九幽王朝好好的历炼一番,到时候也能够顺利的接管整个独孤家。

而在江烈遇见独孤无情之后,两人可以说是臭味相投,之间的关系仿佛亲兄弟一般,几乎是无话不说。独孤无情为了帮助江烈夺得江家下一任家主的位置,不惜从当时的独孤家抽调了许多京兵悍将,强势绞杀了江家的老家主,并且还用阴谋诡计害死了江枫的父亲,江河!

从那之后,这两个家伙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更加紧密了,虽说已经十多年未曾见面,但每当两人闲下来之后,几乎都会相互传信,其乐融融。

夜色当中,独孤大院却显得是那样的金碧辉煌,仿佛大白天一样,跟四周的黑夜可以说是大相径庭。

独孤无情走在一处小湖旁边,江烈则走在他的身旁,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

“独孤兄,现在你总该可以告诉我那人是谁了吧?”就在这时,江烈突然间挑眉问道。

独孤无情哈哈大笑道:“江兄,不知你可曾听闻过风落王朝的第一杀手,血剑杀手李修扬?”

“什么?竟然是他?”江烈显然很是震惊。

“李修扬他不是正在被清月教和地狱门追杀吗?他怎会有闲心出来接杀手的生意?”

独孤无情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江兄啊,你可能是有所不知,你可知那李修扬为何同时被清月教和地狱门两大杀手组织给追杀吗?”

“为何?我曾听说李修扬的父母便是被两大杀手组织给杀死的,他们这样做不是为了斩草除根吗?”

独孤无情摇了摇头,道:“真正的原因并不是这样,早在李修扬八岁那年,他的父母便被清月教和地狱门给残忍杀害了,而那个时候无论是清月教还是地狱门,都不知道他们竟然遗落了这么一个祸患。”

“等到了十岁的时候,李修扬便改头换面加入了清月教当中,说实话,那小子在刺杀方面的天赋可真是让人惊叹,还没过一年的时间,他便已经成长为清月教最年轻一辈里的佼佼者了。而在此之后的几年当中,李修扬几乎每天不断的勤加练习,八年内,竟然将清月教所有的杀手秘籍全部学会!”

“而也正是那个时候,李修扬突然间离开了清月教,不仅如此,还强势斩杀了数位清月教年轻一辈的天才,这个时候,清月教才开始派人好好调查李修扬的真实身份,这一调查才发现,他竟然是几年前自己残害的那对夫妇的儿子!从那之后,清月教几乎是派出了许多高手,为的就是能够镇杀李修扬,可偏偏这小子总能够提前预知到危险,在最关键的时刻躲过去。”

江烈很是认真的听着独孤无情的话,当他停下来之后,这才疑惑的问道:“他李修扬难不成真有这么高的实力和境界?竟然能够躲得过清月教的追杀。”

“非也非也,如果只论境界的话,那李修扬也只不过是混元境巅峰罢了,可关键就在于他所掌握的那些杀手秘籍,有了这些仰仗,再加上对于危险极其敏锐的嗅觉,即便清月教想要杀了他也根本无从下手。”

“那地狱门又是怎么一回事?”

“呵呵,八年后李修扬离开了清月教,又重新改头换面加入了地狱门,在地狱门当中也是呆了整整八年之久,将他们所有的杀手秘籍都给学会之后,这才嚣张离去。从那之后,无论是清月教还是地狱门,几乎一直都派出高手来围剿李修扬,可却没有一次成功过。”

“吸!他李修扬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实力,一步步走到现在第一杀手的位置,果真不易啊。”江烈感慨道。

可就在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交谈着的时候,从不远处突然间跑过来一个手下,那手下急匆匆地跑到了独孤无情的身边,颤抖着声音喊道:“家家主大人,不好了!咱们安插在亡灵之都的眼线传来的消息说,李修扬刺杀莫问天失败,现在已经加入江湖道了!”

本章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