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黑斗篷现身

<div id="center_tip"><b></b> 百战简直快烦死崔夫人了。

「什么事,说了半天,正事还没说。」

「我见过王妃,觉得她似乎和身边的那个男人,关系非同寻常。」

百战一噎,心尖像被抓了一把。

别的事都好说,唯独这个。

时迁接过话:「崔夫人,慎言!你才见过王妃几次?王妃的行事作派,岂是你能随意议论的?」

「我当然不敢胡乱猜测,只是……因为与战王殿下有关,我看到就不能装作没有看到。

本来想着把此事烂在肚子里,如今听闻七王爷来此,实在忍不住才提一句。」

「你提一句是想干什么?」时迁沉下脸追问,「让我家王爷去质问战王妃?

还是想让他因为你一句莫名其妙的猜测,写信给战王告状?这两种,你觉得我家王爷怎么做更合适?」

「崔夫人,亏你还口口声声战王殿下的生母有恩惠于你,你趁他年幼拐他出宫在先,现在又污蔑王妃,意图破坏他们夫妻感情在后。你好歹毒的心思!」

一句句如重石,砸向崔夫人,崔夫人被砸得晕头转向。

「并非如此,我没有恶意……」

「你没恶意,难道还是好意?王妃一向前行,身边跟着的人何止两三个?

怎么,别人都没瞧出来,就你瞧出来?别人都不说向王爷禀报,就你敢说?

呵,真是让人可发一笑。」

崔夫人:「……」

时迁一甩袖子:「崔夫人,请吧,这里不欢迎你,以后也不必再来!」

崔夫人还想说什么,院门口传来王知府的声音:「王某求见公子!」

时迁淡淡道:「在下还要去迎王知府,崔夫人,请吧!」

听说王知府来了,崔夫人不好再逗留,无奈只好晕着头离开。

天还没到傍晚,时迁和百战就来见南昭雪。

南昭雪的小画册也画得差不多,正在做最后的润色。

时迁把今天生的事,一五一十讲述一遍。

封天极在一旁听得火冒三丈。

南昭雪神色未变,眼底慢慢凝结寒霜。

「主子,此事该当如何?万一她现和别人胡说,这……」

封天极起身道:「我去找她。」

「不,」南昭雪手指按在画册上,「不必急,不必因为她乱了我们的方寸。」

「她就是个小人,作不了什么风浪,」南昭雪缓缓道,「换句话说,我倒希望她能揿起什么风浪来,到时候乱的人还指不定是谁。」

「可是,她……」

「她无非就是想坏我的名声,给我一个警告,所以她并没说得坚定,只说是猜测。

就是想着告诉百战,让百战气急败坏来质问我,我乱了分寸去找她。

因为今天我让她吃了闭门羹,她心里不痛快,想给我一个下马威。」

「不必理会,越是不理她,她越心急。」

南昭雪把画册交给时迁:「找家可靠的书局,把这本册子印上三百本,交给暗卫,让他们放在自家铺子。

等我的命令,什么时候下令,什么时候就买东西送一本。」

「是!」

「带百战去吃顿好吃的,好生安抚,他定然很生气。」

「……是,主子放心。」

时迁放下香料油告退,封天极拥住南昭雪,久久无言。ap.

南昭雪轻拍他后背:「王爷不必放在心上,这种伎俩,根本入不了我的眼。

我们最重要的,是把二当家救回来,或许,今天晚上就能

定局。」

「对不起,雪儿。」

「没什么对不起,这不算什么。」

吃过晚膳,南昭雪和封天极再次去楼家。

楼听弦适应速度极快,假肢已运作自如,傍晚时分还独自在院子里打了趟拳。

他现在浑身充满力气,晚饭都多吃一碗,感觉有太多事可以做。

见南昭雪和封天极来,楼听弦上前叩拜。

南昭雪要拦,封天极浅浅摇头。

这一拜,不让他拜下去,他是不会甘心的。

行罢礼,封天极亲手扶他起来:「看样子,适应得不错。」

「是,属下不敢说恢复了以前的实力,至少恢复了五六成。」

「那已然是极好,」封天极拍他肩膀,「听弦,在这漕帮,你可有专属你自己的人?」

「有,」楼听弦点头,「之前您留给属下的一队人,共十二人,此时在外三人,前两年伤了两人,在我身边的一共七人。」

「那好,」封天极在他耳边低语几句。

楼听弦眼睛微睁,心头冷热交替:「是。」

安排妥当,南昭雪和封天极动身去二当家府中。

夜色微深,烛影摇摇。

绾绣正坐在二当家床前。

她垂着头,神色在烛光暗影里,看不真切。

南昭雪吹出***,不多时,她便昏睡过去。

两人推门进屋,如昨天一般,把绾绣抬到窗下榻上。

封天极拿出香料油:「是等一会儿,还是现在开始?」

南昭雪看看时辰:「等一等。」

「好。」

趁这个功夫,南昭雪给二当家把把脉,行几针。

这次明显感觉到,他的脉膊有力许多,心脏跳动也更稳。

果然有好转。

这才涂抹一次,接下来再涂几次,定能康复。

行完针正要起针,忽然听到院子里有轻微异响。

南昭雪迅速起针,封天极拉着她,一指旁边的书架,轻转动最上层的一本书,书架左右一分,露出一个暗室来。

两人进入暗室,这暗室挺宽敞,没摆什么东西,看得出来是已经废弃不用的。

门上还有几个小孔,孔小,光线暗,又有书架格子遮挡,既能看到外面的情形,又不会被人发现。

就在此时,听到有人轻推开门。

南昭雪摒住呼吸,从小孔中望去,见一人穿着黑斗篷,慢步进屋,直奔床榻。

他缓缓摘下头上帽子,露出戴着面具的脸来。

这是一张鬼王面具,黑色勾勒红纹,巨齿獠牙,分外可怖。

他先探探二当家的鼻息,从怀中取出个小锦囊,打开来,里面是几个香粉包。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小玉瓶,白色近乎透明的瓶子,里面是莹绿色的液体,在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诡异。

他把香粉包里的东西混在一处,正欲倒上绿色液体,忽然,外面传来声响。<div id="center_tip"><b></b>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