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百六十九章 恐怖的塔树老妖王

<div id="center_tip"><b></b> 虽然未知性,不知何时能施出,甚至可能老死都无法实现,他还是觉得取之到手没错,这杀性绝对能在关键时刻大增他的杀势,太有用了。

杀势强大,能一定限度威吓敌胆,有幅度增强自己的力量,就如一个普通人本身力量有限,但勇气壮起来,放开手去干,能做出发挥潜力之事。

继续飞去,在第五天时,飞行中的他突听凭空一声巨响,大地随之摇晃不已,几秒后才停下来。

白千道皱眉,残破灵心持续衰竭,如此一段时间,五大星必然会灵气愈发稀少,或许灵力觉醒都成不可能。

这已为五千年前印证,那时就是灵气稀少了很多,诞生灵力者的几率大减,修炼愈发不顺畅。

第八天,飞入化外之地,并不敢耽搁,继续向妖土飞去。

这化外之地,满眼俱是青葱树木,旺盛的一片绿色,偶尔夹杂一小块蓝色湖泊。

这里山水少,绿木多,诞生的木类妖魔多,特别是木妖,经常能遇得见。????????????????甚至见到一群群细弱的身影在林中蹦跳穿梭,俱是小妖,数量颇为庞大。

妖土在深处,以白千道现在的飞速,已是超越老鹏妖,不受巨力阻扰的话,十天内还是能赶到的。

沿途也会遇见飞行的妖类,大多是大妖,只要不挡在前方,便随它,不然就为他大力击爆,夺取气运。

不希望有强大妖类堵路,偏偏事不如意,有两个老妖结伴迎面飞来。

这一见人类入侵妖魔世界,哇呀呀地叫着,就向他攻击而来。

老妖们有强有弱,弱的,窍体境中期战力都能战胜,强如塔树老妖王,玄乘境巅峰境界战之都很困难。

白千道现在的战力,已是能与玄乘境初期战力抗衡,这两老妖虽然也不弱,比之协助妖圈的那八个老妖还强一些,却还是能战下的。

待他杀了这两老妖,也耗力不少,强提精气神,继续飞去。

却因为这大战,引起更多妖魔注意,异师入侵妖魔世界之言飞在广袤的森林,为众多妖魔知晓。

传言需要时间,塔树老妖王还未知晓,白千道已是来至妖土外围。

妖土,是一片黑红色的土壤,应该有几十个古木城那么大的范围,内里妖树混杂,妖气鼎盛。

最显目的就是位于妖土中央的那棵老树,盘根错节,枝叶繁茂,枝臂冗结,四散四开,成塔状盘旋飞天,直径三十丈,足有千丈之高,插入云霄。

此树正是塔树老妖王,平时扎根于此,轻易不外出,成年累月寂静无声,看似无生命,其实他的智慧颇高。没想到的是,塔树老妖王的本体这么巨大,高矗,人类在他面前,渺小至极。

白千道能深刻感受到塔树老妖王的强大气息,隐隐袭来,让他肌肤寒栗,心生不安之感。

他皱着眉,拍了一张隐身符,从地面向塔树老妖王掠去。若是从空中飞行,难免会为发现,地面相对好些。

越是接近塔树老妖王,威势越来越强烈,妖气也越来越浓郁,让他生出窒息之感。

而且,离得近了,他才看得清,惊讶地发现,塔树老妖王的许多枝臂上都生存着一个妖。

这些树妖的根须垂直落下,深扎地底,只是明显感到精魄受损,显得都精气神不佳,这才明白被抢夺一半精魄的妖,俱是生活在其身体上。

他不由地疑惑,如此贴近,张真琳和魏琳是怎么逃出去的?

关于这点,两女妖都没对他说过,甚至没说她们以前也生活在塔树老妖王的身上。

小心翼翼地更加接近,距离塔树老妖王一里之地,他就不敢再冒然靠近,而是欲观察一段时间,再行定计。

生存在枝臂上的树妖什么类型皆有,俱是没甚光亮,枝叶发枯,暗淡无神,有些还垂垂老矣,已快枯死。

这些树妖似乎还在持续为塔树老妖王输入妖力,这让其愈发旺盛,枝臂粗壮,枝叶繁茂,生机勃勃。

这不仅是妖奴,更是被牺牲品,绝大多数没了灵智,任由????????????????宰割。只有一些明显是初生不久的小树,还有着精气,似乎还有灵智。

张真琳曾说过,被夺取的一半精魄都储存在树干内,接近地底,烨烨生辉。那时白千道也没多问,以为去了就能明白,却是只能看见老树青皮的树干,根本不知精魄在哪里啊!

白千道深皱眉头,张真琳已是逃离几十年,时间漫长,看来现在一定是有了变故。

确实是有了变化,塔树老妖王修炼妖力,几十年前才掠夺更多妖树的精魄,那时还没法内蕴精魄,也为禀赋特异的杏妖逃去。现在已是更加强大,精魄全为内蕴隐藏,难以寻出在哪里,这就增加了难度。

再拍入一张隐身符,白千道只有继续观察,既然是接近地底,他的目光羣梭在千米以下的树干部位,寻找可能破绽之处。

却是拍了十张隐身符,转了三圈,也是无法寻到,为此愁眉莫展。

这时间,有一老妖飞来,这是火炬老妖,全身红艳艳地,就象火炬在燃烧。

火炬老妖停在一处,恭声道:“伟大的塔树妖王,我有事禀报。”

沉静的塔树老妖王有了异常,抖动一下身躯,在其身上寄居的一些树妖,发出痛天呼喊声,声音凄厉。

塔树老妖王苏醒,就要汲取一些妖力,致使一些树妖承受不住,又是枯萎了些。

“何事?”粗声似滚滚洪雷,从天际传来。

“据悉,深入人间界的妖圈被破坏严重,蕨妖和派去的八个老妖俱是为白千道杀死。”

“那个小异师吗!可恶,人类中有此异师,实在是如虱虫一般讨厌,一定要想法杀了他。”

“是,最近有一个人类深入妖魔世界,杀了两个老妖,我很怀疑就是那个白千道,只是我等还没找到他,似乎他来的方向是妖土。”

“哼,好大的胆子,敢来,就不能让他回去,命令全部老妖出动……你说他来了妖土?”

“是,据推测,他的飞行方向正是妖土。”“他的胆子真这么大?让我看看,他在不在附近……”

白千道骤然感到一股强大感知力在妖土搜索中,而且逐渐缩小,中心点正是他的隐身之处,大骇。

塔树老妖王的感知力太强悍,竟是能感知到这里的异常,如果再没有动作,势必坐以待毙。

当即,白千道就向地底深处钻去,飞出去不可能,只有这样或许才能逃脱,以图后计。

隐隐听到上方传来暴怒声:“果然在此,真如虱虫一般讨厌……”

白千道又是震骇,地底有无数根须,此时就象无数条蛇蠕动,向着他攻击而来。

我靠,失算了,这塔树老妖王的根须也是他的力量之一,如此穿梭泥土,攻击而来,十分地凶猛。

白千道立时化异,虽是化异不少根须,却是根须仿若能再生,继续攻击而来。

如此化异,再被攻击,力量渐渐消耗中,还好大地能补充生命力,让他尚还能坚持住。

塔树老妖????????????????王岂会容他如此坚持,一根枝臂刺破地表层,向着他刺来。

白千道不停念百业咒,欲消弭塔树老妖王的凶性,又是斩妖暴斩去,斩的枝臂断裂,再施出力穿,直接穿过厚厚泥土,射去。

力穿之力如泥牛入海,毫无声息就湮灭,反而有更多枝臂探下,直刺而来。

白千道苦恼,这老妖太强大,现在的自己对上他,或许就如他所说的虱虫,力量还远远不如!

幻出两个分身,帮他对付枝臂的攻击,继续化异,向地底深处潜去。

只是根须太多,俱是蕴含大力,虽说能化异,但他的速度缓慢。

两个分身俱是被击爆,一根枝臂刺来,因为化异分的力太多,致使他无从防范,直接刺灭琉璃真身,穿过他的躯体。

这根枝臂也为他化异,却已是身受重伤,这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抗,神级任务太凶险,简直不可能三年中完成!

又是十几根枝臂穿刺而来,他狂吼一声,施出炼魔决,地底燃烧起熊熊异火,烧的根须和枝臂俱是化去。

他已是无力,又有巨大根须环绕而来,把他拖着向上而去。

他没被拖出地表,而是拖进一处暗黑空间,虚弱地躺在那里。

一道意识来了,带有不屑和轻蔑,又离开了。

塔树老妖王竟是十分看不起他,蔑视地不愿与他说话,也许在其看来,他不过是个渺小的虱虫,只是让人厌恶而已,却根本不放在眼里。

又有无数细缕根须婉游而来,包裹住他的身躯,汲取他的力量,塔树老妖王竟然要夺取他的力量?

妖类夺取一个异师的力量,简直是骇人听闻,异师之力本就是专门克制妖魔,也不怕被反噬?

哦,不,狡猾的塔树老妖王已是桎梏了白千道的力量,而不施出异法,不成异力。

显然便是如此,塔树老妖王也不敢大力夺取,而是徇徇善取,他也在不断消化,分析,怕剥夺到异力,这很缓慢。

<div id="center_tip"><b></b>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