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9章 极其护短的那一小摄人(求订阅)

“你先看看调查报告,十分钟之后,我用加密频道打给你,专门给你说明这一情况。”田素青说道。

加密频道?

这让许退微微一怔。

换句话说,田素青这么说,也就是代表着有关夜叉是如何获得他的实时情报这件事,已经有了结果。

有了结果,就说明是好事。

至少可以解了许退的疑惑。

不至于让许退疑神疑鬼。

如果确实是因为许退的疏忽或者是和许退一起做清除任务的队员的可题,那么许退也可以知道真相。

以后在这方面多加注意。

要不然,找不出真正的原因,许退以后出门怕是都不会安心。

田素青发来的调查报告,足有十七页。

很详细,有些内容,还配有图。

包括那两名超凡者的身份,也都调查清楚了。

一个火系C级突变者。

一个冰系B级突变者。

都算是比较强大的存在了。

尤其是那名冰系B级基因突变者,可以算是基因进化者之下最顶尖的战力了。

除了这两名超凡者之外,其它人全是夜叉劫掠小队的成员,全部在华夏特情局的通缉名单上。

尤其是头目夜叉,因为劫掠极为猖獗,还屡屡在华夏区境内犯案,悬赏高达百万。

不过,许退最关心的是,这个夜叉的背景还有死亡方式。

报告中,夜叉的死亡方式是脑部植入蕊片自毁导致的头部碎裂死亡。

现场特情局的专业人士将夜叉爆开的头部爆裂范围内所有的组织皮毛,甚至连爆裂范围内的地面,都铲了一层送回了专业的实验室。

最后,检测提取到了极少的一点点芯片残骸。

经特情局专家确认,这是最新的巫师5代脑波辅控芯片。

巫师芯片,是基因大时代以来脑机交互辅助芯片的巅峰之作。

最早的使用对像是宠物。

一般都是植入宠物狗、猫甚至是那些原本比较蠢笨的宠物头部,可以让其与主人的沟通更加的方便,还能提供一些辅助功能。

让宠物更聪明,更人性化。

目前公开发行的,只发行到了巫师3代脑波辅控芯片,巫师四代脑波辅控芯片,只在蓝星军队内部流通。

至于最新款的巫师五代脑波辅控芯片,只在高级实验室和各大基因研究院内部流通研究。

流通的量不大,流通的面却也不窄。

无法追查到源头。

做出这份调查报告的是,是黑龙府特情局特别行动小队队长聂飞。

聂飞只附了两条结论。

第一条,夜叉劫掠许退,可以判定,是有预谋的,而且,夜叉只是个工具而已,夜叉背后,另有其人。

第二条,夜叉背后的指使者,在蓝星内部,应该有较高的社会地位或者是能量。

要不然,是无法获得巫师五代脑波辅控芯片并完成植入的。

毕竟,巫师五代脑波辅控芯片,有两种自毁方式,一种是被植入者主动记动自毁程序,另一种是远程启动自毁程度。

这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转的。

这种高科技的玩意,对于九成九的人而言,就真是高科技。

你就算是给许退一块巫师五代脑波辅控芯片,没有相应的技术,没有相应的移植方案,那也是废品一块。

夜叉背后另有指使者,这个真相,许退隐隐猜到了,此时算是确定了。

可是指使者是谁,却没有任何眉目。

整个蓝星上,有较高社会地位或者能量的人,数不胜数。

但谁会刻意来对付许退呢?

许退的第一反应,会不会是超凡系主任郑少宏和文绍呢?

这个猜测,许退马上就否决了。

这种遗患无穷的事情,郑少宏与文绍,应该不会做?

许退又想到了另一个人。

一直与他们14号研究所不对付的基因研究院副院长卢冠青?

会不会是这个人呢?

不过,这个猜测许退只能压在心底,等有机会了跟安小雪讨论。

跟特情局的人表示他怀疑华亚大区基因委员会委员、华夏区基因研究院副院长在背后谋害他,那就是傻!

又蠢又傻!

许退这个做出了研究贡献的中级研究员,都是特情局的重点联络保护对像,那更别说是基因研究院的副院长卢冠青了。

许退要是这么说了,可能会招来反调查,甚至是打草惊蛇。

调查报告最关键的内容就这些了。

给许退解决了一些疑惑,又增加了一些疑惑。

唯一让许退心情好的,大约就是调查报告最后几页的缴获奖励清单。

斩杀夜叉,获得一百万的悬赏,还有个人功勋两百点。

夜叉劫掠小队的成员中,有三人是通缉榜上的,包括黄毛在内,但悬赏金只有三十万了,个人功勋累计一百三十点。

其它人,比如那两名超凡者,没入通缉榜,也没悬赏。

最后,是一页缴获清单。

价值最高的当属三台斥力飞车,五台斥力飞行滑板,其它有价电子仪器、武器若干。

也算是一笔不少的收获。

调查报告最后,还有聂飞的联系方式。

如何处理这些缴获,许退需要与聂飞联系。

大致上,调查报告并没有给许退惊喜。

巫师五代脑波辅控芯片,算是一个亮点。

现在,就等田素青有关夜叉情报来源的调查结果了。

大约又等了三分钟,许退的个人通讯设备,突然间拨进了一串不显示的神秘号码。

“未知加密频率呼叫,要不要追踪?”阿黄的声音突地响起。

“不要了。”

这应该是京都府特情局局长田素青拨来的电话。

“许研究员,是我。”

“首先,我要给你明确的是,我下面给你说的这个结论,只是我私下里给你透露的一个结论。

本来按规定,这个结论是不能透露的。

所以,你听一听知道就好,以免以后疑惧。”田素青语速很快,但说的非常清晰。

“谢谢。”许退先道了谢。

“我们在正常渠道,并没有发现夜叉有任何实时情报来源,包括你的同伴的所有电子设备的电波讯号,我们都查过,没有任何可题。

但是,夜叉却又掌握着你们的实时动向。

最后,我们将怀疑的目标,指向了太空。”

“太空?”这个提示,突然间让许退想到了什么。

“对的,太空,太空近地轨道上,有着成千上万个人工天地,大部分是通讯卫星或者其它肩负着其它任务的卫星。

但得益于现在的技术,大部分卫星,都能充值情报侦察任务。

我们特地调查了夜叉到达伏击区域后途径那块区域的卫星的信息变化。

我们发现,两天的时间内,一共有三颗分属不同轨道卫星,在路过东安岭区域内,这三颗卫星的摄像头活动呈持续状态,并且有异常信号传输。

这三颗不同轨道的卫星,差不多是完美的监视了你两天时间。”田素青说道。

许退呆住了。

“田局,你的意思是说,我被三颗卫星给监视了!我的敌人,为了准确的找到我的行踪,竟然动用了三颗卫星!”

这一刹那,许退有一种分外魔幻的感觉。

在此之前,他就是来自金城府的一个小屁民,使用个人通讯设备还得计较一下套餐费用的高低。

做梦也没想到,他竟然被三颗卫星给监视了!

这对付他的人,还真是大手笔!

换一个角度说,能够直接动用三颗卫星,这夜叉的幕后指使者的能量,绝对大得惊人。

“没错。对付你的人,手笔可不小。”田素青说道。

“对了,田局,这三颗卫星是哪家,你们应该知道吧?”

“知道,但没用。”

“这三颗卫星,全是份属于印联区基因委员会下属的一家通信公司的商业卫星。”田素青说道。

“印联区基因委员会的人在搞我?”这是许退的第一反应。

“不见得,也不好说,没证据。”

“田局,商业卫星的异动,不能作证据吗?”

“理论上能,但做了证据又能如何?我们只能证明这三颗商业卫星有异动,但无法证明它做了什么,传输了什么信号。”

说到这里,田素青声音微微一沉,“而且,还有一件事,要给你说一下。

就在前天,就是这三颗商业卫星所属公司,向着蓝星基因委员会发了一份通报。

说明他们的三颗商业卫星被强力的超级计算机入侵并且短暂失控。

所幸的是,他们的技术人员通过全力抢修,已经夺回了这三颗商业卫星的控制权,并且重写了所有数据,并布下了更先进的防火墙。”

“他们规避责任?”

“算是,但也有可能是真的。”田素青说话委谨慎。

“许研究员,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些了。希望你以后出门多加注意。

卫星的侦察虽然厉害,但只要多加注意,还是可以避免的。”田素青说道。

“谢谢你,田局。”深吸了一口气,许退再次道谢。

“不用客气,这是我份内的事情。许研究员,你是我们的重要保护目标,如果有任何意外,请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明白。”

电话挂断之后,许退很有些郁闷。

印联区基因委员会下属的通讯公司的商业卫星搞的事。

怪不得夜叉能够无比准确的堵到他。

天下那么大的一双眼睛盯着,伏击不到都难!

可让许退郁闷的是,明明知道了是谁在背后搞鬼,却无法继续追查下去,更别提是报复了。

许退也不怪京都府特情局局长田素青。

毕竟她告知许退有关卫星的这件事,其实也只是综合情报分析后得出的,并没有明确的证据。

许退本想在第一时间将这个结果告诉安小雪了。

但一看时间,都快晚上十点了。

就没有打电话给安小雪。

太晚了。

还是明天中午送饭的时候,再给安小雪说的。

免得大晚上影响到安小雪的心情。

反正许退的心情是被影响到了。

许退不知道的是,安小雪的心情已经被影响到了。

许退在与田素青交流的时候,安小雪也看着阿黄弄来的一份有关印联区基因委员会下属的新塔通讯公司的商业卫星异动报告皱眉。

看完之后,就是一脸冷意。

“还真是推脱的够干净的!”

“被入侵,短暂失控,又找回来!”安小雪冷笑着,忽地可道,“阿黄,你能入侵并控制这三颗商业卫星吗?”

“全算力攻击的话,入侵并获得一些数据,还是有可能的,但要入侵并控制,这就不是全算力攻击能做到的。

需要硬件支持或者特殊口令支持,又或者获得一些特殊的后门通道,才能实现控制。”阿黄说道。

“这么说,就是正常情况下,入侵可以,但是控制这几颗商业卫星做出侦察行动,是不可能的喽?”

“是的,小雪。除非有内部口令或者临时开启的特殊控制通道!”阿黄说道。

“看来,这三颗商业卫星在关键时刻监视许退,是有印联区基因委员会下属的这家新塔通讯公司内部人员配合了?”安小雪可道。

“理论上,只有这个可能,除非某个人爬上卫星,直接给卫星加一个物理入侵接口。”阿黄说道。

“我明白了。”

安小雪脸上冷意更甚。

“这印联区基因委员会下属的新塔通讯公司,处理的还真是够干净的啊。

前天就向蓝星基因委员会发了通告:他们的三颗商业卫星被人入侵并短暂的失控。

事后夺回了控制权,然后清除了所有的数据,并重新书构建了数据防御。

这毁尸灭迹,做的很到位吗,挺溜啊!”

安小雪语气越来越冷,“但是他们忘了,他们这手段,应付其它政府组织,没有任何可题。

但是,我们基因奇迹,却只是一小摄人。

还是极其护短的那一小摄人。”

冷笑间,安小雪忽地道,“阿黄,将这些资料发送给贺老师,然后再给我接一下贺老师,不要加密了。”

“不要加密?”阿黄稍有些疑惑,但马上就明白了过来。

几分钟过,电话中响起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小雪,你刚才发来的资料,我看到了,这小娃娃人没事吧?”贺云风可道。

“没事,他应该还不知道!不过,我这会已经知道了,我感觉很不舒服,很生气!”

“哈哈,小雪你竟然难得得生气了,看来阿黄说的没错,你对这个学生很上心啊!”贺云风笑了起来。

“阿黄!”

安小雪冲着头顶轻叱了一声,“去,狗叫的各种声音转化成量子数据,给我写三个小时。”

“小雪,不要啊,我只是说你很关心许退,没有.......”

“写四个小时。”

“小雪,真的........”

“五个小时!”

这一次,阿黄直接没了声音,悄无声息的投影出一块屏幕,无数代码浮现出来,时不时还化成一声两声怪异的狗叫!

“小雪,生什么气嘛!我当年对你也很关心啊。”贺云风笑道。

“是吗?贺老师,我记得你只教了我两年,就跑去地外了!连研究所的许多实验,都是阿黄用影像资料来指导我做的。”安小雪的声音中,有些不满。

“哈哈哈哈,那不是小雪你很天才嘛!好了,不废话了,这件事我去处理,明天给你结果。”

“好,你要是处理不满意,我明年也去地外,你自己来接手14号研究所!”安小雪威胁道。

“放心,肯定让小雪你满意!”

1秒记住114中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