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二章:虎穴

笫三十回:破除诅咒,梦想成真

“耶妖”听后,半信半疑,就好奇的问道:“小蛟!你老实的交代,那个皇天、还有啥秘密?你只要大胆的说出来,我就饶你不死、放你一条生路---。”

青龙一听这话,就让它不乐意了、立马咆哮道:“什么小蛟,你知晓、我有多大了吗?

我都在此洞内,待了好几千年了:还是一个上古的神兽,难道还没有、你这个小妖大吗?即使我是个畜牲,那也是一个、修炼了几千年的神兽:既会讲人语,又能听懂人话、也与仙人一样啊!”

万没料到?“耶妖”听后,却气的大怒道:“放肆!竟敢对我无礼,不想活命啦?

现在洞内无人,我不妨告诉你:在下乃是上帝天主的后裔,你这个小畜牲;也敢与我顶嘴,不想活命啦?

信不信,我能骑在你的脊背上、让你驮着我满天飞:然后,再喝你身上的血、和你身上的肉;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彻底的服我啊?”

青龙一听这话,气的咆哮道:“什么?你这个小妖,还能打赢我、那好呀?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领、究竟有啥厉害:倘若你能战胜我,我就随你处置、决不反悔?

要是你这个小妖吹牛,武艺平庸、技不如人:被我来一个生吞活咽,你也别叫冤枉---。”

待青龙言毕,它就瞬间腾空而起:在空中盘旋飞舞,速度飞快、如同闪电流星一般!

少顷,它就瞅准时机:张开血盆大嘴,一下子吞噬过来---;再说“耶妖”也有两把刷子,她手持神笔临危不乱:是左刺---又戳,忽上---忽下,与青龙大战起来---。

就那样,一妖一兽、在那个伏魔洞内打斗:闹的轰天震耳,如同天雷滚动、地动山摇一般---!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耶妖”就手持神笔、一下子跃上了蛟背:让青龙驮着自己,想耍一回威风---。

万没料到?那条青龙,却十分的狡猾:竟然瞬间掉头,一下子吞噬过来;将耶妖吞进了腹中,成了它的午餐---。

就在青龙高兴之时,却突然间、又大叫起来:在空中不停的翻滚,如痴---如疯一样!

欲问为啥,那是因为:“耶妖”手持神笔,在它的腹中打斗;不停地折腾它,又岂能、不让它疼痛呢?

就那样,又过了一会儿:“耶妖”才手持神笔,发出“咔嚓”一声、从青龙的腹中,一下子冲了出来;然后又来几个穿梭,很快就将青龙、刺穿了好几个大口子!

如此一来,让青龙元气大伤、一下子流出了许多鲜血:到了那时---那刻,“耶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就用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觉得热乎乎的、十分的好喝呀?

少顷,就听见青龙、有气无力的说道:“小妖!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就饶了我吧?其实我身上的灵血,它可以治好你的丑相呀?

只要你喝了我的“龙脉”之后,用不了多久、就会让你变的漂亮啦---;从此以后,你就会变成、一个正常人了:再也不会,被人取笑了;也无须东逃西窜,遮遮---掩掩啦!”

可是?“耶妖”听后,并不领情、反而骂它道:“畜牧!你有所不知?我家中还有一个同胞兄弟,他与我乃是一个、孪生的兄妹呀?即便我变的漂亮了,可他还是、同我一样的丑:也是一个三分不像人形,七分不像鬼样啊?”

青龙一听这话,气的它一咬牙:瞬间从口中,吐出一颗珠子;然后,对“耶妖”讲道:“小妖!我再送你一颗“龙珠”,你拿回去、给他吞下:就会让他---功力大增,丑相变美、以后就与常人一样啦!”

“耶妖”一听这话,就连忙捡起、那颗仅有鸡蛋大的“龙珠”:将它藏在内衣的口袋内,想回家之后、送给“狐哥”吃;也好让他,变的漂亮啊!

少顷,青龙又说道:“小妖!我已经愿赌服输了,你再去找白虎决斗:然后,才能有资格、面见那个皇天呀?

这就叫:行有---行规,天有---天规:无论在哪条道上,都有荆棘、和它们的规矩啊?”

“耶妖”一听这话,让她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又问青龙道:“小蛟!你是啥意思?为何要让我去打白虎,才能面见皇天呀?”

青龙听后,也就无奈的说道:“因为咱们二人,号称“左青龙---右白虎”、乃是天上的神兽啊?

仿佛就像两个门神一样,是专门负责、看守皇天的:你想见那个皇天,唯有打赢咱们二人;才能允许你,去见他一面呀?否则?苍天就会怪罪咱们,岂不是、全都乱套了吗?”

“耶妖”一听这话,也就彻底的明白了:连忙向青龙点头,表示向它告别;然后,就朝右边的窟窿走去。

少顷,她就惊讶地发现、有一道石门:如同拦路虎一样,一下子挡住了去路;于是,“耶妖”就手持神笔:凝神聚气,一下子冲进了虎穴---。

就那样,过了一会儿、她才仔细的一瞧:眼见窟窿中漆黑无光,如同幽冥界的地狱一样---。

当她眼见窟窿里,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声音时?就在窟窿里摸索前进,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害怕遭到了,不测之灾呀?

万没料到?她越是心中怕鬼,还就真的遇鬼?她刚走出几步之遥,就隐隐约约的瞧见:前方像是有一道白光,如同雪堆一样;竟然趴在那儿一动不动,让她感到十分的恐惧---。

于是,她就摇身一变:瞬间化作一只九尾狐,然后抖动九尾;刮起了一阵狂风,如同巨浪一样、向那道白光袭去---。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吓的那道白光、瞬间变大:竟然一下子,现出了原形、变成了一头硕大的白虎;此虎受惊了之后,立马咆哮道:“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敢闯进了白爷的虎穴之中:打扰了白爷爷的美梦,不想活命啦?”

当“耶妖”眼见有头硕大的白虎,样子如同人间里、见过的一模一样:也是高大威武,雪白可爱;令她欢喜若狂,高兴地说道:“咦!小虎,我又看见你了、你还好吗?我不是外人,而是你的小主人、那个“耶妖”呀?

我虽然与你,好久没见面了、但是---还很想你:一直喜欢你,对你恋恋不忘啊?你快过来,让我好好的瞧瞧:然后,再驮我---跑上两圈、威风一下呀?”

白虎一听此话,就觉得事有蹊跷:当它再掉头一瞧,眼见是一只小狐狸;这才放下心来,好奇的问它道:“什么?你竟然认识我,还与我见过面、这怎么可能呢?

我都在这个“伏魔洞”中,待了几千年了、哪儿也没去呀?不光如此,而且这个“伏魔洞”、又是一个禁锢之地:已经被苍天封印住了,外人也进不来呀?

你这个小妖,倒有些手段:能够进入到,我的虎穴来、究竟所为何事呀?”

“耶妖”眼见白虎,既会讲人话、又能听懂人语:与她在那个怂人洞中,见到的白虎一样、就欢喜的说道:“小虎!你咋就犯糊涂,不认识我啦?

想当年,我与哥一起:每天骑虎玩耍,你都忘了吗?你叫白虎,还有一条小蛟:我的师傅,叫“怂人大仙”;你是靠吃他的粪便,才成仙的呀?

虽然那个怂人洞,已经坍塌了、我与你也分开了:但我还是想念你,与你情同手足啊?”

白虎一听此话,让它一下子懵了:觉得莫名其妙,不知如何是好?

少顷,它才慢慢地缓过神来:又朝那只小狐狸瞧了瞧,眼见它仅是一只小狐狸;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才让它放下心来。

心说:“此事有些蹊跷,我并不认识它:它为何,非说认识自己;还在人间里的一个怂人洞中,这究竟是咋回事呀?”

它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就问那只小狐狸道:“小妖!你是说,我与你在人间里相识、又住在一个山洞之中:还又有什么,怂人大仙、是这样吗---?

倘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你就认错人了:我乃是一头上古的神兽,名叫“白虎”,与青龙齐名;号称左青龙---右白虎,如同两个门神一样、这回你听明白了吧?”

“耶妖”听后,气的七窍生烟:瞬间又变化成,原来的丑样、向白虎大声的说道:“小虎!我就是那个“耶妖”呀?我与“狐哥”是兄妹,咱们二人、每日骑你:如同骑马一样,好威风啊?

难道是---分别太久了,你都忘了吗?不过我有的是办法,能让你恢复原先的记忆:快来驮我跑上两圈,看我如何、戏耍你呀?”

白虎听后,半信半疑、它眼见那只小狐狸:又瞬间变成了一个女人,还要骑在自己的背上;驮着她玩耍,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心说:“这个丑女人,八成是疯了:难道她不知道,虎威的厉害;还敢戏耍我这头老虎,存心的活腻了、纯粹找死啊?”

且说就在白虎,陷入沉思之际:忽见那个“耶妖”,却腾空而起;瞬间落在它的脊背之上,将它的屁股一扑、让它快步前进---。

如此一来,反而把白虎给弄懵了:还真的向前跑了起来,速度飞快、如同闪电流星一般---!

少顷,“耶妖”就在虎背上说道:“小虎!你忘了吗?以前你,每天把我骑:十分的温顺,如同绵羊一样;现在为啥,又不学乖了、爱发脾气了---似吧?

还是说,姑奶奶没有教训你、让你身上的皮痒了?那好呀,我就再打你几下、让你知道主人的厉害---。”

待“耶妖”言毕,就手持神笔:在虎背上一阵乱戳,瞬间就扎下了几个小窟窿;疼得白虎一路狂奔,口中喃喃的说道:“我的小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我这回认栽了,愿意驼你玩耍;哄你开心,这样---行了吧?”

“耶妖”听后,乐的扑哧一笑道:“哈哈!这还差不多,算你聪明:姑奶奶现在饿了,还要喝你几口血,才能解饿呀?”

少顷,她眼见从那几个小窟窿里、流出了许多的虎血:就用嘴喝了起来,慢慢地品尝着、虎血的滋味---。

心说:“咦!这虎血,与龙血不同:那龙血是清凉爽口、没有异味---;可是?这个虎血,却是又腥---又臭、如同狗血一样呀?”

白虎一听这话,让它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知如何是好?心说:“坏啦?这个小妖好厉害,她还喝过青龙之血、这怎么可能呢?

那条青龙神通广大,其本领、又不在我之下:又咋会,如此的倒霉、也让小妖饮了“龙血”呢?”

当白虎想到了这里,它就好奇地问道:“小妖!就你这个小身板,还能喝过龙血、八成是---瞎吹的吧?

那条青龙多么的厉害,身上的灵血、号称“龙脉”:只要能喝过青龙之血,就具有灵气;能够成为,人间里的帝王啊!我看你这个小妖,长得奇丑无比、又哪有帝王之相啊?”

万没料到?此话一出,让“耶妖”捧腹大笑道:“哈哈---哈哈!小虎!你也太小瞧人了,我刚才不但、饮了青龙之血:而且还在它的蛟背上,又戳了几个大窟窿;将它弄得六神无主,还送给我一枚仙丹:你要是还不信,我可以拿出来、让你瞧上两眼---。”

“白虎”一听这话,吓的大吃了一惊、连忙阻止道:“别---别呀,我信你---行了吧?

我的小姑奶奶,你这回---走大运了:那个青龙之丹,如同稀世珍宝;人要是吃了之后,可以增加、无数倍的内力:就会变得,力大无穷啊?

不光如此,而且还能、使其人的容颜焕发:延年益寿,过上千年、万年不死啊?”

“耶妖”一听这话,令她欢喜若狂、高兴地说道:“小虎!你有所不知?那颗青龙之丹,乃是它自己送给我的:因为我,饮下了龙血之后:它说可以,将我的丑相变美;变化成一个漂亮的女人,以后就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啦!

可是?我家里,还有一个同胞哥哥、他叫“耶狐”:长的与我一样,也是一个三分不像人形、七分不像鬼样啊?

就因为这个原因,那条青龙、才发下了善心:又献给我一颗仙丹啊?”

“白虎”一听这话,吓的它大吃了一惊、忙不迭地问道:“我的小姑奶奶,你是哪路的毛神:能够令青龙为你献血,还又献出“灵丹”呀?你只是一个外人,又哪儿知晓、青龙的“仙丹”:它有多么的重要,乃是它修炼上千年、才能得到的一枚“龙珠”呀?

又岂能随便送人,即便是天王老子:它也不舍得赠送,为何送给你呀?”

“耶妖”听后,并不惊讶、反而乐的扑哧一笑道:“哈哈!小虎,你又说错啦?我并非旁人,而是上帝天主的后裔、也是你的小主人呀?

实不相瞒,我今日前来、就是找皇天报仇:破除那个诅咒,为上帝一家人、讨回公道啊?”

“白虎”一听这话,让它半信半疑、又试探着问道:“小妖!我瞧你有些神通,也一点儿不假?

则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明白,即便你是上帝天主的后裔:来找皇天报仇,想杀死那个“皇天”;破除他的诅咒,为上帝一家人、讨回公道---。

但还是有两个疑点,使我想不明白呀?其一是:这个“伏魔洞”,它都被苍天封印起来了:外人进不来---也出不去,你又是、如何进来的呢?

还有其二是,你这个小妖:想找皇天报仇,又哪是一件、容易的事呢?欲问为啥,那是因为:这皇天乃是一个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才会被苍天,挖掉了双眼;然后将他,囚禁在此、让他受罚几千年了---。

你一个小妖,也能打得赢:那个法力无边,神通广大的皇天吗?想当年,就连苍天、与他争权夺利时:不但饮下了青龙之血,和一颗“龙珠”;还又加上,我的一颗“虎丹”、想助他一臂之力:其结果,还是以失败而终;被皇天打的粉身碎骨,仅剩下一颗、永生不灭的红心了?

又因为,他的心念不灭、想实现那个美好的世界:才能做到,心随意转、心有多大---地有多宽;如此一来,他才能幻化出、浩瀚的宇宙:形成了三界,实现了这个、美好的世界啊!”

“耶妖”听后,一点儿也不惊讶、只是向白虎一笑道:“哈哈!这乃是一个大秘密,恕我不能告诉你、你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吧?常言道:利器不现身,法器不示人;虽然与你,这头小虎有缘:但此事关系重大,我也不能---不防啊?

再说了,姑奶奶也是有备而来、要是没有“法宝”:也不会千里迢迢,来到天界里;闯这个龙潭,和虎穴、你听明白了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