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35章景番的身份

景番也在闭关,从藏殊秘境回来后,除了在百多年前去了一趟北林仙界,顺道把半死的秦华带回来外,就没出去历练。

成云老祖,“那小子闭的不是死关。”

吞天和火德仙尊他还勉强能对付,越阳神尊亲自前来,成云仙尊招架不住,何况,景番也确实没闭死关。

景番来的速度很快,依旧肃着一张俊脸,无视越阳神尊要亲自见秦华的要求,郑重说道,“不行,秦华在冰棺之中恢复,外人不得打扰。”

话说的冷硬果绝,连成云老祖都感觉到了尴尬。

“阿番啊,神识扫两眼总可以吧?”

各退一步,都是仙界顶端的大佬,不惊动冰棺中的秦华,也完全可以做到的。

景番真是又冷又硬,根本不懂得成云仙尊各退一步的缓和,当即就摇头回绝,“不行,我答应她家长辈,不让外人打扰的。”

秦华家长辈是哪个,从他们之前查出的线索,也不过是南幽冥大陆凡界的皇室,堂堂的仙尊,神尊难道还要看凡人的脸色吗?

显然不是,若非景番对秦华有着别样情愫,那就是另有原因。

吞天和火德仙尊倾向于前者,越阳神尊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倒是没强迫于他,“醒来后,可否一见?”

景番,“那得看秦华自己的意思。”

转而又问火德仙尊,“阿晴回来了吧?”

火德仙尊眼神古怪的瞥他一眼,乐呵呵,“我家阿晴自是回来了,不过啊正在闭关,见不见外人,还得看她自己的意思。”

成云老祖:这是在内涵谁吗?

……

两年后,燃晴出关,因为不是主动出关,很是不高兴。

借助着一比二十的时间阵法,四十年的时间里,稳定境界也足够了,但燃晴却在九霞珍藏的关于符箓的典籍中,找到了一种特殊的符箓……蛊符箓。

这种符箓太特殊了,以符箓的形式养蛊。

九霞不擅蛊,却找来了不少关于蛊的典籍,似是在避着人,全都收藏在扉页空间中。

借助符箓的形式,更不易为人觉察,因为这重符箓有隐匿蛊虫的效果。

“真是阴人的好手段。”

燃晴对蛊谈不上有多了解,不过,在精灵小界时,因为身在其中,也多读过几本关于蛊虫的书籍,也不算是彻底的一无所知。

兼之,她是个符箓大师,既然碰上了新型的感兴趣的符术,也就有了一些兴趣。

到底是一个新领域,燃晴纵是聪明绝顶,一时半会儿也没能搞明白,刚刚有点儿头绪,就被强行叩关。

燃晴当时就不乐意了,外界不过两年时间,理论上来说,远远不够稳定境界。

“谁这么不长眼,还是天要塌下来了?”

她又不是个最高的,虽说现在终于成年了,凭什么强行叩关?

虎月一边替她整理衣服,一边解释,“除了景番大佬,谁能有那么大的脸在呢!”

燃晴:……这语气,怎么感觉有几分怨怼?

燃晴,“怎么回事儿,这两年发生了些什么吗?”

虎月简明扼要的把这两年的事情述说了一遍,尤其是吞天和越阳神尊一众人亲自前去盘古星的事,也简要说了一下。

燃晴当即就抓住了重点儿,“你是说南幽冥大陆的事情,与秦华重生有关的吗?”

不只与秦华有关,景番的态度也十分古怪。

燃晴并没急着出关,反倒是重新坐了下来,“你说的详细点儿。”

燃晴是真闭关,小九和虎月可没闭关,妖修与人修的修炼方法不同,他们神兽其实极少闭关的,多听听外边的八卦不香吗?

虎月做为燃晴的预备秘书,很是贴心地跟她说着外界这两年的是是非非。

“仙子,景番大佬对待那个秦华不寻常也就罢了。”

毕竟是个雌性,长的也不赖,难免动了心思,可以理解。

“信义仙尊可是个糟老头子呢,素不相识,因何相帮?”

原来啊,这次叩关是景番的强行要求。

竟然为的是信义仙尊,信义仙尊神识受损,闭关和恢复神识的灵丹妙药都无济于事,莫名其妙的求助到了景番头上。

更离奇的是,毫无关系的两个人,景番不只答应了下来,还带着信义老头儿前来火德仙尊的道场。

燃晴没说话,眼神明明灭灭,有着虎月不熟悉的陌生。

“仙子,你不生气吗?”

被重新拉回思绪的燃晴,“我为什么要生气?”

显然,景番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单纯的盘古族的景番,更或者说,以前的景番原本就是虚空宫首席大师兄磐崖的分身,亦或是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明情况的虚月,“虽说还是以前那个景番大佬,总感觉哪里不一样了。”

不会是被夺舍了吧?

以景番的修为,能夺舍掉他的,得是多厉害的人物啊。

燃晴,“不用想那么多!”

兵来将挡,水来水湮,总归她还有九霞留下的底牌和手段,打不过,逃还是可以的。

只是,一直以来,她修炼速度太快,没多少实力相当的朋友,景番算是可以交付后背的一个,可现在嘛……只能说世事无常,她却是不肯完全相信了。

虎月没从燃晴脸上看到丝毫不自然的慌张,心里稍稍安定了些,“仙子,要不要把九头召回来?”

大佬们都不在,景番气势十足的要求燃晴强行出关,她也是慌得一批。

燃晴,“你还怕景番打杀了我不成?”

虎月摸摸鼻子,实在是,景番给她的压力太大,不自信的厉害啊。

燃晴,“走吧!”

现在的赤罗域只能有一个神尊,景番亦或是磐崖再是厉害,也只不能本体亲临,这个因果,他承担不起的。

所以,燃晴挺直了后背。

会客厅中,看着成熟内敛的少女,那张似曾相识的脸,美丽无暇,深深地望了两眼,似乎想透过那张脸看到另外的表情。

客厅里,不只有景番还有被薛博搀扶着的信义仙尊。

果然如梁宽所言那般,初见时,糟老头子的满头白发,顺滑如丝,仙风道骨,脸色也是红润饱满。

如今,可是一个真正的糟老头子上。

虽然没有梁宽的观气术,也知道这人是死期将至。

修炼这么些万年,虽看惯生死,真正到了自己头上,又怕的厉害。

不然,信义老头儿也不可能自降身份,卑微的缩小着自身存在感。

信义老头儿:你们不懂,那是一种来自于灵魂的震慑,不卑微怎么办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