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为了血刀寨

一个身穿蟒袍的中年男子飞速向四人紧逼而来。其身未到,一道斧光横劈而至,势如开山,不可抵挡。

四人来不及思索,连忙运气使出浑身解数。

严灵琳灵级下品一柄天琊剑,舞作风轮,漫天剑影如同狂风卷地,袭杀而去。整个人好似九天玄女下凡,姿态飘然。

苏飞红的兵刃同样是灵级下品,两柄清霜刺齐齐刺出,犹如万丈寒流呼啸而过,空气瞬间凝作冰剑急刺而出。

端木易与黄吉修炼的乃是幽冥圣宗的功法,不好施展出来,只是运起真气,将一刀一剑实实在在地砍斫而下。

四人此时施展出的威力,早已远非方才合力摧毁楼阁时的力量可以比拟。四道强横的杀气裹挟着惊天威势与城主劈出的斧光撞击在一起。

轰——

巨响震天,无尽的战斗余波四散开去,战斗余波冲击之处,建筑悉数倒塌。

轰隆隆——

一声巨响,一道透明的薄膜陡然升起,护在整座城主上空。

“不好!护城大阵开启了。我们的速战速决。”端木易高呼一声。

“小贼,想得美?你以为我城主府是什么地方?你想来便来,想走便走?”说话间,又是一道斧芒横劈而出,威势更胜之前。

四人再次出招,凝成合击之势,与斧芒撞在一起。

轰——

斧芒瞬间撕裂四人的合击之势,去势不减,直向四人砍去。四人身形如同炮弹,应声被巨大的威势轰击而出。

好在四人的攻击削弱了斧芒,又加上四人都升起了护体罡罩,方才堪堪护住本体,没有受到伤害。

端木易道:“眼下不宜恋战,我斩开守护大阵,大家一起先逃出去再说。”说着就向守护大阵猛斫一刀。刀气如虹,劈在大阵之上,让的整座大阵都颤抖起来,隐隐破开了无数细小的裂缝。

“小贼,拿命来!”城主见端木易攻击守护大阵,发起狠来,纵劈一斧,直向端木易砍来。

端木易旧力始发,新力未生,正不知如何应对之时,一阴一阳两道神光,刺破虚空,激射而来,停在端木易面前。神光相融,立刻形成了一个圆转的太极双鱼图案。护在了端木易的身前。

斧芒斩在太极双鱼之上,双鱼图微微一动,如同小石子投入大湖一般,便不见踪影。

守护大阵随着两道神光的注入被击穿了两个破洞,以两个破洞为中心,刹那间碎裂开无数的裂痕,整座守护大阵如同破碎的玻璃。

哗——

一座精致的小塔击在本就已经岌岌可危的守护大阵之上,大阵瞬间崩碎,化作无尽真气逸散进虚空之中。

“来者何人?”城主气急败坏,眼见这小贼就将被斩于斧芒之下,这倒好,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

“呵呵,你勾结血刀寨凶徒,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来人声音凛然生威,好似滚滚天雷,直震得人目眩头晕。

“大雷音功,你是神隐宗的人?”城主气势瞬间被压下一头,言语中似乎多了些忌惮。

“哈哈,算你还有些眼力。知道我乃是神隐宗的人,你还不快快归降,更待何时?”

来人继续讲话,声震整座城主府,仿佛天降神祇,这话音的威压之强,足以让人生不起反抗之心。

那城主哪里还有一丝战意?转身就逃。也不顾城主府是否会被屠灭。

“想逃?”说话间,一座玲珑小塔迎风见长,瞬间变得如一座真实的宝塔似的,自上而下盖压而去。巨大的吸噬之力,让得那城主一步也休想挪动,只得乖乖地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落下的宝塔收入其中。

“三师兄,你怎么来了?呃,不过呢,多亏你及时赶到,不然我们还真的会遇上麻烦了呢。”严灵琳激动地道。

“师父不放心你私自下山,特地派我来助你。”三师兄道。

“呀!我父竟然把二仪玲珑塔传给你啦?真是偏心!”严灵琳看见三师兄托在手中的二仪玲珑塔惊讶地说道,言语中颇有嫉妒之意。

“只是暂时借给我而已,血刀老祖不是好对付的,也不知道大师兄二师兄现在在何处。”三师兄和气地道。严灵琳听到此处,方才明白,自己私自下山,似乎确实是有些莽撞了,不然父亲也不至于将自己的护身法宝都借了出来。脸上有些羞愧,不再多言语。

“方才多谢兄台仗义搭救,否则在下休矣!”端木易诚恳地向三师兄道谢。

“区区小事,何劳挂齿。不过,你如何跟我师妹在一起?”

“哦哦,这个,倒是纯属巧合。我们在一家客栈相逢,半夜见城西血光乍现,便飞赴城西而去了,正巧令师妹也到了城西。”端木易将当时的情景大致说了一说。

三师兄向严灵琳投去质询的目光。严灵琳点头,表示事实确实如此。

“呵呵,如此说来,那在下得好好感谢兄台对师妹的照顾之谊了。”三师兄道。

“谁用得着他照顾了?他不过是一个胆小的纨绔而已。”严灵琳不满地道。

“灵琳,不得无礼。”三师兄正色道。

“好好!不得无礼。”严灵琳颇有些不满,觉得三师兄当着外人的面,训斥自己。

“哦哦,兄台,不必责难令师妹,在下一介散修,修为地下,确实没有帮上什么忙。嗯……在下杨端,敢问兄台尊名?如蒙不弃,交个朋友可好?”端木易赶忙出来打圆场,姿态谦和。

三师兄收起二仪玲珑塔,抱拳道:“在下神隐宗阴阳山三弟子刘毅,文刀刘,毅力的毅。”

“得识刘兄,三生有幸。”端木易拱手道。

“杨兄客气了。”刘毅道。

“此地不是说话处,不如我们先返回苏家,再做打算。”苏飞红道。

刘毅望着说话的女子,又望向严灵琳。

“哦,忘了介绍,这位黄衫姑娘乃是苏家少家主,名叫苏飞红。”严灵琳道。

“原来是苏少家主。失敬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随苏少家主先回苏家吧,师妹你说呢?”刘毅望着严灵琳道。

“听师兄的。”

“杨兄呢?”

“我们来此阴阳城自然也是为了这血刀寨。”

“那好吧,我们走。”苏飞红道。

五人调转方向,径直向苏家秘地飞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