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 什么东西

白色的物体渐渐显露出来,看样子是一个船头。

随着越来越清晰的枪声,苟顺看到悬崖上的黑魈,除了一部分像失去了吸力般往下坠落之外,剩下的好像在拼命的网上爬,就如同一道黑色的潮水,只不过这股潮水是从下而上的流动。

继而,苟顺终于看到了峭壁上的岩石,岩石的颜色有些发白,表面看起来异常的光亮。

“黑魈没事儿的时候就会磨牙,峭壁都没它们磨光了。”苟叔再一次洞察了苟顺的疑惑,没等苟顺提问便说了出来。

“哦,那黑魈是撤退了吗?它们会去哪里?”苟顺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黑魈虽然凶猛,可面对这么重的火力,它们也不能盲目的送死吧。可以说是暂时撤退了,退到了峭壁的背面,等大船一过,它们很快就会回来的。”苟叔回答道。

苟顺点了点头,把目光移向水面,只见一天天白色的影子在水里疾驰而过,苟顺知道,那是锯齿乳鲨,它们也不想品尝子弹的味道。

在船头完全探出来之前,苟顺率先看到了上面站着一个人,那人的双手紧紧的握着一挺超大的机枪把手,那挺机枪的枪口朝着前方的水面,不停的闪着黄白色的光。

苟顺知道,那机枪是在不停的对着水面射击。

接着,苟顺看到了第二架,第三架,第四架,四架巨大的机枪从左到右一字排开,后面分别站着一个体格强健,皮肤黝黑,带着红色头巾的男子。

四名男子差不多保持着相同的姿势,双手仅仅的握着机枪的操控架。

可能是由于太重的原因,加特林的枪身是固定在船上的,此时,枪身在快速的旋转着,密密麻麻的弹壳从上面跳了起来。

渐渐的,苟顺看到了侧边的机枪,与前面不同的是,侧边的把架机枪,有四架是扫向水面的,剩下的四架,则是对准了峭壁上的黑魈。

当峭壁上的黑魈所剩无几的时候,苟顺已经可以看到大半个船了,船很大,几乎占据了半个水面的宽度,不过除了二十多名机枪手,苟顺没有看到其他人。

同时,苟顺还发现这艘船异常的高,大概抵得上三层楼了,苟顺料想其他的人一定在里面,同时里面还应该有很多的军火和毒品。

大船顺利的通过了黑魈谷,枪声渐渐地挺了下来。

很快,大船驶到了苟顺正前方的水面上,他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

反观苟叔就淡定多了,把手轻轻的放在苟顺的肩膀上,好像在示意他不要紧张。

苟顺转头看了苟叔一眼,点了点头。

如同苟叔所料,大船上的人压根儿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不同,从他们面前疾驰而过。

“好了,下去吧,现在我们可以过了。”苟叔说着,从大石头上一跃而下,落到了甲板上。

苟顺见状,也跟了下去。

“喂,你们搞什么名堂,把船挡的乌漆嘛黑的,什么也看不见。”二人刚进船舱,就听见阿伟有些不开心的抱怨起来。

苟叔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径直走到了操作台前,在上面操作起来。

只见桃溪快步走到苟顺面前,一脸关切的说道:“哥,你们刚才干啥去了?我听到噼里啪啦的那是什么声音?”

“哦,那是大船上的机枪扫射黑魈的声音。”苟顺回答道。

“什么?枪声?那你没事儿吧?”桃溪忽然紧张起来,一边打量着苟顺,一边还伸手在他身上摸索起来。

苟顺见状,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我没事儿,我要是有事儿的话,还能跟你在这里好好的说话吗?”

桃溪听罢,摸索的手听了下来,松了口气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些子弹可不长眼睛,我就你这么一个哥哥,我才不要你出事,哦,对了,那大船呢?我怎么听见没动静了?”

“大船已经走了,现在我们可以过了。”苟顺回答道,虽然桃溪不是自己的亲妹妹,可是见她这么关心自己,苟顺心里还是暖暖的。

“什么?已经走了?没发现我们?”不等苟顺回到,只见桃溪又把头转向苟叔说道:“喂,苟叔,真有你的,这么大个船,你还真能让他们看不见啊。”

“再上个世界,我们已经用过这招了,所以我知道一定行,好了,现在我们要过黑魈谷了。”苟叔头也不回的说道,此时,他已经把船的方向调整过来了。

船回到了河道中间上,桃溪这才发现两边峭壁上的黑魈不见了,倒是水面上漂浮的都是黑魈和锯齿乳鲨的尸体。

尸体密密麻麻的漂浮在水面上,已经把水面完全覆盖住了。

轮船的船头把正前方的尸体推向两边,以较快的速度前进。

“刚才那些黑魈都被打死了吗?”桃溪好奇的问道。

苟顺听罢,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只死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跑了。”

“跑了?跑到哪里了?”桃溪瞪着眼睛问道。

“听苟叔说好像是悬崖的后面。”苟顺回答道。

“没错,死的只是一小部分,大队伍只是暂时退到了后面,等它们缓过神儿来,马上就会回来,就跟我们来的时候一样。”苟叔回过头来说道。

“那它们什么时候能缓过神儿来?”桃溪又问道。

“可能十几分钟吧!”苟叔回答道。

“什么?十几分钟?你的意思是说十几分钟后它们就会回来?”桃溪一脸惊讶的说道。

苟叔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从它们撤退到回来,总共只有十几分钟,我们已经用了十分钟,也就是说,再过几分钟,它们就会回来。”

“什么?几分钟?那够我们过去吗?”苟顺担忧的走到苟叔旁边说道。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应该是够了,而且这是我们唯一能过去的机会。”苟叔说着,似乎又加快了行驶的速度。

桃溪一听说只有几分钟,也不敢在去打扰苟叔,看到前面密密麻麻的尸体有点儿反胃,她索性不去看了,在船舱里转悠起来。

当桃溪转悠到同样甲板的楼梯附近时,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于是竖起了耳朵。

“嘶,嘶。”声音很小,可确实是有,就从楼梯的黑暗处传了过来。

“谁?什么东西?”桃溪警惕得喊道。

然而,话刚落音,只见一团黑色的东西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桃溪还没看清楚到底是什么,只见一张血盆大口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

那张血盆大口,简直比桃溪的脸还要大,大口里两排锋利的牙齿,就像是两排巨大的钉子,似乎能撕裂一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