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动手打人?

“你居然还笑,行,你慢慢笑,我走了。”张官仁看着宋凌一脸嘲笑的样子,心里面更加堵得慌,抬脚就走,一脸不悦。

宋凌看到这里,更是笑的不行,随即一步步跟了上去,边走边笑,更加让张官仁心里堵得慌。

“君竹,你能不能别笑了,不知道还以为你是傻子。”张官仁咬牙切齿道,脸色愈发难看,一路笑个不停,这宋凌是个傻子吗?

张官仁看着宋凌这一副样子,恨不得一把扛起宋凌,塞进麻袋里面装走。

宋凌平日里面的高冷呢?怎么现在跟个傻子逗比一样了?

“咳咳咳,我不笑了,好了,我真的不笑了。”宋凌捂着嘴巴,强行憋笑,更让张官仁恼羞成怒。

敷衍,太敷衍了!

“你慢慢笑吧!”张官仁有些怒火道,随即转身离去。

宋凌看到这里,心里面明白张官仁是真的生气了,宋凌瞬间不笑了,快速的追了上去,一把勾着张官仁的肩膀,很是自然道:“啧啧啧,张官仁,没想到你居然还真的生气了,行了,我也不和你闹了,饿不饿?吃烤鸭去?”

张官仁感受着宋凌的靠近,瞬间心跳加速,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脸色也越发红润。

宋凌居然直接对着自己勾肩搭背?难道不知道男女有别吗?

然而宋凌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细节,反而很是自然的勾着张官仁的肩膀。

前世的宋凌,经常和张官仁勾肩搭背,就和兄弟一样,张官仁也几次自嘲道,要不是宋凌是个女儿身,说不定都可以拜把子了。

“咳咳,吃,怎么能不吃,能宰你一顿,自然是不能错过了。”张官仁按耐住内心躁动的想法,歪头看着烤鸭店,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心里面也是美滋滋的。

“行,走吧,我请你吃。”宋凌大大咧咧的勾着张官仁,两个人之间的亲密接触,更是让张官仁有些面红耳赤,心里面想拒绝,然而却又不舍得,任由宋凌如此勾着,倒也是有些享受了。

两个人看着不远的烤鸭店,有说有笑的走了过去,此刻的张官仁也是满脸的笑意,之前的不悦一消而散,反而津津乐道的说起了最近的趣事。

宋凌听了之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想到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平安堂倒是闹了不少的笑话。

此时,一个男人正眼神阴翳的看着有说有笑的张官仁和宋凌,一双紧握的拳头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一步一步越来越快速的朝着张官仁和宋凌走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阵狠厉的劲风袭来,宋凌和张官仁同时察觉到了,张官仁立马把宋凌推开。

“啊!”

一记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张官仁的鼻子上,疼的张官仁发出一声惨叫,一股子液体流了出来,张官仁见着眼前一红,鼻子一阵疼痛,张官仁更加心里火冒三丈,这他妈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敢打自己?

然而张官仁还没有反应过来,忽然又是一记带风的拳头砸了过来,这一次张官仁至少是有了准备,微微一侧,随即一记左旋踢,狠狠地将那人绊倒在地。

那人也不甘示弱直接和张官仁打了起来,你一拳我一拳,仿佛是在生死搏斗一样,滚在地上。

两个人打的不亦乐乎,很快两个人都挂了彩,同时也引得周围的人纷纷围观。

宋凌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宋凌快速的走了过去,当她看清楚那人的样貌时,心里面一阵惊讶,没有想到居然是楚临渊!

楚临渊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而且还和张官仁打在一起?

“楚临渊!张官仁,你们两个人给我住手!”宋凌冲着二人几乎咬牙切齿一般的喊道,眼神里面充满了愤怒。

张官仁听到了宋凌的话,手下的动作立马停了下来,眼睛里面充满了难以置信,和自己打起来的居然是大楚的夜王爷楚临渊?

而就在张官仁愣神的这一瞬间,忽然一记拳头砸了过来,直接砸的张官仁嘴角流血,将张官仁直接砸到在地。

张官仁恼羞成怒,不要脸,太不要脸了,居然搞偷袭!

张官仁也管不得三七二十一,爬起来正要反击,而楚临渊也是满脸的阴沉,正准备对着张官仁再次发起攻击,然而宋凌一把挡在张官仁面前,怒目圆睁的看着楚临渊。

楚临渊看着宋凌冲了出来,硬生生收回了拳头,看着宋凌,眼底闪过一丝痛苦。

手臂上的伤口也在隐隐作痛,但依然比不上心里面的疼痛更让人觉得难受。

自己昨儿个回去,就自己包扎伤口,甚至于连墨玉都没有告诉,毕竟刺杀当朝王爷,那就是杀头的罪名。

楚临渊不愿意这件事情闹大,也不愿意和宋凌争锋相对。

经过一夜的思索,楚临渊还是决定和宋凌仔细谈谈,但是没有想到,刚刚来到街上,就看到了宋凌和一个陌生男子勾肩搭背,楚临渊瞬间心里一阵怒火。

现如今宋凌为了那个男人,致自己的安危于不顾,都要保护那个男人,更让楚临寒又恨又嫉妒。

对自己心狠手辣,毫不留情的一刀刺入,对着这个男人却是万般守护!

楚临渊一想到这里,伤口就更加疼痛。

“宋凌,这人是谁?你为什么和他这么亲密?他是不是张官仁?”楚临渊先发制人,看着宋凌脸色阴沉,语气充满了怒气道,仿佛抓/奸一般。

呵呵,没想到自己才离开多久?宋凌居然就在大街上,和一个男人勾肩搭背,有说有笑,要多亲密有多亲密,简直是不把自己当一回事儿?

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都不知道宋凌居然能够有如此本事,呵呵。

现如今,宋况居然还护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更让楚临渊心里面怒火横生,醋意翻飞。

“夜王爷,这人是谁,与你何关?”宋凌眼神有些躲闪,下意识的看向了楚临渊的手臂,隐隐约约有些血迹冒出,难不成楚临渊的伤口复发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