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一夜三波折

入夜,白马筱睡在女人堆里,有种说不出的惬意。

他睡的位置被小乔安排在了最里面,与那帮女人中间隔着小乔,但满屋子轻吐幽兰的动静还是让他有些想入非非。

只是,心中越是躁动,他便越思念白鸟翎。

两个多月过去了,不知小翎在做什么?

或许正在满世界找他,或许……已经心灰意冷的回到了无锡,继续她过去三十三年的隐居生活了吧。

自从来了这里,他无时不刻没有停止对她的愧疚,回想曾经她一次次的对自己敞开心扉,每一句不愿与他分离的不舍言辞,都如利刃一般刺进他的心里。

根本睡不着。

落地窗外,月光斜斜的照射进来,白马筱隐约看见有一个黑影正缓缓向他靠近。

会是谁?

白马筱正疑惑着,忽然一袭倩影覆了上来,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白马筱瞬间面红耳赤。

小乔?她居然毫无征兆的抱了过来?!

难道,是在这里太久,一直没有男人陪伴,所以……

白马筱的心里顿时小鹿乱撞,开始纠结要不要回应一下……

不!我不能对不起小翎!

但越想起过去和小翎在一起的种种过往,白马筱就越想找个柔软的躯体抱一抱……

这该死的本能!

脑子里两个小人正在打架,眼看下半身就要战胜理智,却听小乔轻声说道,“不想死就别动。”

她这是打算来硬的?!

白马筱从没想过,他这种资质的男生,居然也有被霸王硬上弓的一天!

这时,那一直蹑手蹑脚的黑影来到他的身边,黑暗中伸出一只手来抚在了白马筱的脸上。

这细腻的触感,应该是个女人没错,只是这个女人偷偷摸摸的过来摸自己,想干嘛?

疑惑间,就感觉那双手抓住了小乔那覆在他身上的胳膊,似乎打算将它移开。

但小乔死死的抱住,那女人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终于放弃,丢下一声不甘的闷哼,转身缓缓离去。

白马筱偷偷睁眼,却发现那个黑影去到远处的床铺躺下了。

看样子是睡在这里的某个女子,白马筱正觉得奇怪,这时小乔放开了他,回正了身子,继续睡去了。

短短的五分钟里,两个女人找上门来,却又同时离去,白马筱感到奇怪之余,多多少少有些失望。

“小乔……”白马筱极小声的唤了一句。

“不要说话,睡觉。”

白马筱自讨没趣,只好继续在失眠中挣扎。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算是睡着了。

……

“……”

来到魂池,白马筱一直盯着魂侣,也没去修行,就这么呆呆的看着。

终于,魂侣被他看的发毛,没好气的说,“你要是不想修炼,就回到虚无去好好睡觉,一直盯着我干嘛?”

“没事,我想小翎了。”

经历过刚刚那一番内心挣扎,白马筱从没有像今天这么的……躁动。

魂侣愣了一秒,随即冷哼一声,“我可不是你的小翎,想见她,就回去做你的梦吧。”

“魂侣……”

“干嘛?”

白马筱痴痴的看着她,不知从哪冒出来一股子邪劲,说了句,“我能抱你吗?”

“……”魂侣瞪着他,一言不发。

气氛十分微妙的僵持了好一会儿,终于被魂侣一声巨响无比的“滚”打破,紧接着白马筱被一股力量推出了魂池。

白马筱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此时外面已经蒙蒙亮,看样子大约是凌晨五六点钟。

居然被赶出来了……

白马筱懊恼的揉着脑袋,暗骂自己怎么这么脑残,居然对魂侣说出那种话。

虽然与她也算是熟悉,白天与她聊天,晚上与她“私会”,但他对这个良师益友从没有过半分轻薄举动。

难道真的是色迷心窍?

正在自责中无法自拔,忽然眼角余光之中出现了一个黑影。

不会又是昨晚那个奇怪的女人吧?

忽然,一道寒光袭来,白马筱本能的翻身躲过,一把匕首奇准无比的插在了刚刚他的脑袋所在的位置上!

没想到会有刺客!如果不是刚好被魂侣赶了出来,只怕早就被这货偷袭致死了!

白马筱翻身对着那黑影的方向便是一掌,一道闪电从他的掌心疾射而出,真如闪电一般迅捷,只是准头差了一点。

闪电擦过那黑影的胳膊,击中了他身后的落地窗。

窗户纸立刻在一声巨响后燃烧起来。

黑影一个闪身便即消失在了白马筱的视野中,他赶紧起身追赶,可刚踏出几步,却见那人逃跑的方向居然是房间里的一个拐角处,根本无处可逃。

但却不见那人的踪迹。

难道有暗门?

白马筱在那拐角的墙壁上来回摸索半天,又伸指敲了敲,发现墙后面却是实心的。

他能跑哪去?!

说消失就消失,该不会是古代的恶鬼吧?

白马筱无奈的挠着脑袋,心说还真是邪门,今晚发生的奇怪事还真是不少。

不过,魂侣新教他的雷系灵术——掌中雷,威力还真是不小,速度也比无剑指快得多,倒是个临阵对敌的好技能。

正得意洋洋呢,背后忽然传来一阵女子的惊呼。

一回头,只见那些女子已经被这熊熊燃烧的窗户吓得花容失色,纷纷打水来灭火。

这掌中雷……惹的麻烦也真是不小,还是无剑指低调一点,打在窗户纸上也就只有一个窟窿,不会像这样烧起来。

跟着她们一通忙碌,总算是扑灭了大火,但这一整面的落地窗算是彻底烧没了。

“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起火了呢?”

“不知道啊,我也是刚醒……”

看她们一个个都是一脸的惊慌中带着不小的茫然,白马筱也跟着装傻,“我也不知道呢……”

……

折腾了半天,已到了起床的时间。

白马筱和这群女子一起洗漱、用早饭,全程显得格格不入,而那些女子每次看见他也都是避之不及,目光中也充满了嫌弃。

小乔这一组负责卫生清洁的工作,而小乔则负责倒马桶,而白马筱自然也跟着做。

果然小仙女也是会拉屎的,而且还很臭。

白马筱忍着熏天的臭气,和小乔一起将一桶桶的排泄物搬出去,运到千黛坊后面的田地里。

这工作不但费力气,还很考验毅力,几番下来白马筱已经坚持不住,随地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

小乔鄙夷的看着他,骂道,“你一个大男人,干这点活就累成这样吗?”

白马筱有气无力的摆摆手,“累倒不累,但是臭啊,我都快晕倒了。”

“一看你就是娇生惯养的富家公子,不像我,从小就是干苦力长大的。”嘴上这么说,但她还是在他身边坐下,算是准许了他的休息。

终于有了聊天的空隙,白马筱问起昨晚的事。

说起这个,小乔摆出一副得意的样子,“昨晚你可得好好谢谢我,若不是我替你解围,你早就被那个姐妹破了功,身首异处了。”

白马筱奇怪道,“破功?你是说昨晚那个女的是想……”

小乔叹了口气,无奈的说,“这些姐妹,有的是自小在这里长大,有的则是后来才进入千黛坊,其中就有不少嫁过人的,她们过了多年无欲无求的日子,自然总会有把持不住的。”

白马筱听的满是尴尬,怎么感觉在常识里,他应该是女人,而那帮女子是男人呢?

没想到女人也有色急的时候啊……

回想起昨晚,的确若不是小乔吧胳膊死死的搭在他身上,只怕那女人就得逞了。

“不过,就算我没把持住,那也不至于身首异处吧?”

小乔看着他直皱眉,“我不是和你说过?你若和哪个姐妹有越界行为,一定会被婆婆处死,这么快就忘了?”

他当然没忘,但他原以为是警告他不要图谋不轨,可这明明是对方对自己图谋不轨啊!

听了白马筱的疑问,小乔笑了笑说,“婆婆定下的家法,便是要将涉事男子处死,无论你是自愿,还是被强迫。”

白马筱一惊,“哪有这道理!”

“呵呵,这地方,婆婆最大。所以你必须要保护好自己。”

不愧是女儿国,男人在这里根本没有话语权啊……

白马筱想起,曾经在网上有过一个很火的问题,如果全世界的男人只剩你一个,会是什么样的体验?

当时白马筱还和大多数网友想的一样,那肯定是妻妾成群,想娶哪个就娶哪个。

但现在来看,真要是到那时候,掌权者必然不会是这唯一的男人,而这个那男人,将会成为一个玩物,仍人摆布……

想到这,白马筱不禁冷汗直冒。

看他一脸惊慌的样子,小乔笑着说,“不用担心,我会保护好你的。你看昨晚不就成功的救了你了吗?”

白马筱感激的笑了笑,忽然想起什么,好奇的问道,“对了,你说过你会帮我,是因为我救了一个曾经救过你的人。那人是谁?我方便知道吗?”

小乔一愣,随即笑了起来,“当然,这又不是什么秘密。”

她的笑是发自内心的,看来一说起那个救过她的人,依旧让她心生向往。

一定是个大帅哥吧。白马筱心想。

但转念又想,他好像没救过什么帅哥,准确来说,他来这个时代也不过两个多月,几乎没救过什么人啊。

“救我的,是青苒姐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