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屋中谈话

洛家的血灵技十分的杂乱,但是却十分好辨认,洛家的血灵技都和水有关,但是却不尽相同,就算是亲兄弟也会有所不同。

洛九玖的血灵技却罕见的有两个,表面上是和大哥一样控制水的温度,但她用的最多的还是水分身。通过这个血灵技,她总是可以将自己出现在她想要去的地方。比如现在,和二哥洛九霄坐在一起,洛九玖却偷偷用着这个技能派着她的分身去到了空弦房间的门口。

这时空弦正在吃饭,空弦虽然没有找到银针,但是他找到了一个试毒的人——门外的那个小姑娘!

洛九玖对着门外的丫鬟做了个动作,示意她不要出声,然后推门而入,正好看见了空弦的手握着面具,而面具挡在脸前。空弦想起自己的说辞,真是漏洞百出,面具挡天罚,但是吃饭的时候怎么办呢?

安逸没有空弦的禁忌之瞳,而洛九玖来的如此突然,嘴里的东西都还没有嚼完,相貌就被一览无余。安逸连忙把面具挡在脸前,不过也是好运,漏洞百出的说辞斌没有被这位不礼貌的洛九玖听到。

场面十分尴尬,空弦戴好面具,说道:“这位小姐,你连敲门的动作都没有,是不是不太礼貌?”

安逸咽下口中的美食,右手举着筷子,左手却无奈的把面具戴了上去。

“这是我家!这里是我经常来的房间,我怎么不知道这里有你们这两个骗吃骗喝的骗子?”洛九玖继续说道:“给本小姐把你们的面具摘下来!不然就别想在这里骗吃骗喝!”

空弦现在可不能再用之前的说辞了,但是一时半会也想不到什么法子,无奈之下空弦只好准备妥协。

“面具可以取下来,但是有个条件。”空弦说道。

“本小姐提出的要求你还敢提提条件?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们出去!”

洛九玖是嚣张惯了的人,但是空弦却不是,他习惯用语言说服别人,可是现在就好像秀才遇到兵,空弦没有办法只能乖乖妥协了。把面具一摘,露出他的异样瞳孔和精致白皙的脸,开始动起了他的筷子。

安逸见空弦开始吃了起来,也不管洛九玖在不在场,开始了狼吞虎咽。

这回就轮到洛九玖无语了,如果她真是个兵,有可能就动手了,但是她是个大小姐!于是乎洛九玖就静静的看着空弦和安逸吃完,而后再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是空山道人,这位是我的师弟,叫······空一道人。”

洛九玖听完就笑了,“我知道了,你们就是骗子!现在给你们一个选择。第一呢就是立马出现,第二,你们想要做什么我都要在场!”空弦的实力在有一定等级的人眼里都是十分明了的,原因就是空弦的禁忌之瞳,释放技能的时候就会产生灵力波动。

一个五阶的青年简称天才,而一个天才是不会缺饭吃的。尤其是洛九玖看过空弦的脸之后,就知道这个自称空山道人的家伙会做出一些有趣的事情。

“你父亲已经派人来了,不过你要是能说服他们,我们没有意见。”空弦放下了碗,他还没吃饱,但是说话间菜已经被安逸吃完了。“你现在可以出去了,等会那个不知道是你哥还是你弟弟的人就要过来了。”

洛九玖一点头就变成了一滩水,分身消失。

洛九玖的真身正又跟着洛九霄来到了这个房间的门口,礼貌的敲门声让安逸收起了她的惊讶,两人戴好面具。

空弦正襟危坐,说道:“刚好吃完了,叫人收拾一下吧。”

······

洛九霄与空弦两人面对面坐着,空弦神情非常认真的问道:“你喜欢你哥哥洛九州吗?”

在前面聊了很多空弦想要知道的东西,常人都知道的东西,现在空弦才开始问起他感兴趣的事来。

“问这个有什么用吗?”

“我可不是一个喜欢废话的人,也不喜欢一个讲废话的人。”

“十分羡慕大哥,甚至还有点崇拜。”洛九霄思考了一番,答道。

无论真假,空弦听到这话还是觉得这个地方还是有的一救的。在空弦听到洛九州想要毒杀他父亲的时候,就对这个洛家有着一种厌恶。但是他相信这只是偶尔出现的恶人。

空弦继续问道:“如果说你的大哥要下毒杀了你,你会怎么想?”

洛九霄有些惊愕,反问道:“为什么有这样的问题?”

“我算到的,不出几天,你和你父亲的饭菜或者茶水里就会出现一些特殊的调味料。”

“我会小心的。”

“就这样??”安逸坐在旁边看着两人一问一答,听到这话便插嘴道:“想要害你的人,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洛九霄扭头看向安逸,停顿了一会儿后才开口,道:“他只是想要一块令牌罢了,而那块令牌选择了我,我可以让给他的,但是他不信我。”

令牌?空弦没有追问下去,他的目的可不是洛家解决问题,而是把这里变成自己的落脚点。他要实施自己的计划,只是这个计划要光明正大,如果引起了他们的任何不满,那么空弦就是失败的。

“空安道人,我来问。”空弦问道:“你们洛府里面有没有什么禁地?”

洛九霄摇了摇头说没有,不假思索。空弦也没有找到那份令他不安的东西到底在哪里。但是空弦不会去排除洛府里存在着一个特殊的地方,比如空间门之类的。

“会不会是只有你父亲洛家主才知道?”空弦又问道:“现在的洛府就好像是被一层密不透风的影子笼罩着,一定会有原因的。”空弦心里还加了一句,身在洛府就有着一种若隐若现的不安的感觉围绕着他,在之前月被种下火焰印记他都没有任何感觉。

洛九霄也许真的毫不知情,他的食指轻敲着桌子,没有讲话。

就在这时,一个敲门声打破了僵局,空弦看到了来人,知道真正有用的人要来了!洛九霄,仅仅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洛家公子哥罢了,就算有一个听上去十分重要的令牌选上了他,洛家家主也在培养他,但是他似乎还是没有能到被洛家主交付一切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