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完结

故事的最后,希凰当上了皇帝,清枫也被封为了聂政王。希凰以江山为聘,十里红妆再一次地迎娶了许莲,而苏诺,向清枫要了一间庙。这座庙便坐落在京城的一条最繁华的街道,街道的最尽头的位置,取名祭言庙。

罗伊和无恙看完这故事后,不知作何感想,无恙又继续翻了翻祭言簿,直到最后的一页,上面写着满满的字。

只见上面写着:无恙,当你看到这本祭言簿的时候,我想我已经不在了。因为,这里写的都是我的心里话,如果我还在,你是看不到这些字的。

无恙,这是我来到人间的第二百五十天,一共是三千多个岁月,也就是九万个日月,我每一个日月,都在想你。

无恙,你看到了吗?看到那一对对痴男怨女了吗?我们总说世间的男女都在为情所伤,为情所困,可是,我竟然很羡慕他们。因为,他们在意的人,爱的人就在身边。我很羡慕他们不用承受思念之苦,而我,作为一个上神,我每天都被锥心的思念之苦折磨着。

在凡间这段时间,我看到了很多事情,也想通很多事情。我之前遇到两位老人家,他们很恩爱,老头和我说过一句话,他说:如果可以,我想让她走在我面前。我问为什么,他说,两个相爱之人,如果有一个先走了,那留在世上的那个人会很孤单、很难过。我希望这些都由我担着,我舍不得她吃一点苦,更何况是这种相思之苦。

听完老头说的话后,我沉默了,无恙,虽然我很爱你,但是,我还是想替你死。我很懦弱,我真的没办法承受这种苦,原谅我,无恙。

我做不到忘记你,但是我又做不到不想你,每天都处于两个极端之中,我怕我有一天会坚持不住。无恙,我已经决定,不管如何,我都要把你救活;哪怕用我的命换,我也在所不惜。

无恙,如果我真的不在了,请你记得,有一个人曾经很爱很爱你,你不是孤独的,就算我不在,也要记得我一直都在你身边陪着你。

最后,无恙,如果可以,我想看看你穿喜服的样子。

无恙看到这里的时候,早已泣不成声,而罗伊看完之后不知作何感想。他看着无恙这么难受,他的心里难免也有些难受。

“苏诺她,这些年过得很苦。”

“是我辜负了她。”无恙将祭言簿合上,他不忍再看里面的文字,他怕他忍不住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即是我辜负了她,自然是要吃她吃过的苦,受她受过的累。”

“你要下届吗?”罗伊听到无恙这么说,猜到了无恙的想法。

“罗伊,谢谢你这些年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见外了。”

“我不在天庭的日子里,要麻烦你多多担待了。”

“既你去意已决,就无须多说这些客套话。”

“嗯。”无恙感激地看着罗伊点了点头,而罗伊则是拍了拍无恙的肩膀,随后郑重地看着他说道。

“珍重,无恙天君。”

从哪之后,天庭里少了一位无恙天君,而凡间里却多了一位新的祭言师。他和之前的祭言师一样,掌管着凡间的情情爱爱的,之前的那座祭言庙被这位新的祭言师接管之后,变得比之前更大更气派。

从那时候起,凡间一直在传闻着京城里来了一位祭言师,法力高强,有求必应。因此,祭言庙里香火鼎盛,信徒络绎不绝地来烧香求愿。

祭言庙香火鼎盛的这一件事传到了狐仙一族里,半神听闻之前姑姑掌管的祭言庙被无恙接手后,香火非常的鼎盛。半神转念一想,想到了自从那场大战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的一秋,对于一直昏迷不醒的一秋,半神很是担心。

他也曾想过很多办法医治一秋,但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半神本来是想将一秋带到姑姑之前掌管的祭言庙里,让她吸收人间的香火,以此来恢复一秋的功力。可是,自从他的姑姑离开后,那间祭言庙虽然有人打理,但是香火却不如从前了。

半神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但是眼看一秋已经昏迷了好几百年了,一点转醒的迹象都没有,半神有些慌了。如今他听到祭言庙的香火好起来了,他就像将一秋送过去,可是,如今掌管祭言庙的人是他一直不喜的无恙天君。

可是半神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秋一直不苏醒,所以他只好拉下脸,将一秋送到了无恙那边去。当无恙看到半神和一秋的那一刻,他有些愣住了,但他随即平静了下来。

“你们还好吗?”无恙由于一直忙碌着祭言庙的事情,有一段时间没有去看他们了。

“还好,只是一秋一直没有醒来过,我想把一秋放在这里,让她吸收人间香火,好让他早点醒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半神对无恙还是有些芥蒂,连跟他说话都有点不自在。

“一秋是苏诺的徒弟,我自会照顾好她的。”

“那麻烦你了。”半神将一秋交给了无恙,无恙接过一秋,稳稳地抱着她。

“狐族如今情势如何?需要我帮忙吗?”

“狐族很好,不劳你费心,一秋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了。”

“等等。”无恙见半神要走,连忙开口叫住了他,半神转过身来,问道。

“还有什么事吗?”

“没事,多多保重。”无恙本想说点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又忍住了,半神见无恙欲言又止的,也没说什么,直接转身就走了。

无恙目送半神离开后,抱着一秋走进了内堂,他把一秋放到了床上了,替她盖好了被子。随后又走到一张案桌前,他抽出一个抽屉,里面放着一封信,信上写着半神亲启。

无恙看着信封,似乎在想些什么,随后笑了笑,又将信封放回原处。一切动作都完成后,无恙转过身,看着一秋说:“还是过段时日再给他吧!”

躺在床上的一秋似乎听到了无恙的话,只见她的眼皮动了动,但又没有睁开了眼睛。无恙见状,心情大好,又对着一秋说道。

“一秋,欢迎回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