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 变故

林泽茫然的立在虚空中,直到面板上掠过提示。

【离角色距离过远,请立刻切换视角】

“这疯婆娘!”

他虽然感受不到什么气息,但眼睛还不瞎,那漫天的妖气简直像乌云滚滚而来,转瞬间就已经临近身前。

林泽无奈的切换了视角。

睁开眼,视线中倏然多出十余道庞大身影,皆是长相狰狞至极的凶悍之物。

它们脚踩厚云,投过来的眼神里流露出浓浓的残忍。

被这群畜生围着,林泽只觉得脚底生出一道凉意直窜头顶,然而身躯却不受控制的香肩微颤,舔舔唇瓣,嘴角微微翘起。

“……”

总觉得这样有点不合适,他赶忙把视角给换了回去。

只见秦红袖攥住肩上的衣角,动作随意的揭掉宽大黑袍,窈窕身躯缓缓蹲下,五指搭在了剑柄之上。

没有过多的对白。

她猛的将黑袍甩出去,遮蔽了众多妖兽的视线。

嗤拉!

下一刻,重剑从中穿出。

她双手握住剑柄,脸色平静,眨眼间已经到了其中那头长着牛角的利齿巨妖身前。

剑刃上罡气翻涌。

狠狠斩下!

利齿巨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一只大角朝着脚下深渊中落去,还未来得及反应,狰狞面庞上突然多出一条直线,贯穿额头到下颌。

噗嗤!

硕大的眼珠骤然碎裂。

口中爆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嘶吼。

“昂!!”

秦红袖慢悠悠的落在它头顶上,尽管巨妖再怎么挣扎,她就像脚下生根般岿然不动。

抬眸朝四周扫视一圈,将染血重剑斜斜抗在肩上。

脸上噙着笑意,轻声问道:“就这?”

林泽面色凝重,他终于知道小师叔先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输了,其他修士全上也白搭。

并不是说她比其他人加起来都要强,而是她比任何人都快,就凭刚才这速度,这群金丹大妖没一个能反应过来的,哪怕打不过也能随时抽身而去,相当于一开始就立于不败之地。

能赢她的自然不可能是同境界的。

其余大妖面色皆变,眼中多出几分忌惮,却没有一个有所动作,依旧静静呆在原处。

这便有些反常了。

见状,秦红袖眉头微蹙:

“你们是来送死的?”

“剑仙误会了,哪怕天妖宗家大业大,也没到能让十几位妖丹境同族白白送死的地步。”

这时,一朵并不起眼的黑云悄然自空中落下。

其中传出一道粗粝的嗓音:“它们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拦你片刻而已。”

两个模样丑陋的狗头从云中探出来,平静笑道:“毕竟本座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留下你。”

它这句话很值得人玩味。

表面看似谦虚,实则已经认定了只要自己出手,对方便只剩下落荒而逃一个下场。

秦红袖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异样的神色。

双眸微眯,握住剑柄的手掌稍微紧了紧,却并没有出声,竟然是默认了双头赤犬的话。

林泽惊疑朝着黑云看去,下意识摸了摸手腕处。

真的……有点巧。

萧家村一别后再无音讯的黑云大妖竟是出现在了这里。

哪怕面对的从自己变成了秦红袖,它还是一如既往的盛气凌人。

看来对方并非普通的金丹大妖,至少比白狐不知强出多少倍。

就在这时,空中的十余位妖兽替林泽解了疑惑,只见它们齐齐俯身:“吾等恭迎妖王。”

秦红袖撇撇嘴。

有些无奈的拎着寒铁剑:“天狗前辈,虽然你是十大妖王里最弱的那个……啧,我说话比较直,你别往心里去啊。”

“无妨。”

天狗嘴角掀起一抹狰狞冷笑。

“那就好。”秦红袖笑了笑,继续说下去:

“小辈们玩闹,你这个做长辈的跑来掺和,未免有些不合适吧?”

“确实。”天狗其中一个脑袋轻轻点了点,另一个脑袋则是看向某处虚空,张口便是一道炽热黑炎,竟是莫名对着自己人出手。

被黑炎指着的虎妖并未躲避,无论是信任亦或畏惧,都足以看出双头犬妖的威信。

轰!

就在黑炎即将碰到它的瞬间,虚空中多出一道美妙身形。

那人叹口气,伸出手掌将火焰捏碎,只见其五指间竟是有剑罡涌动,如此强悍的九劫剑体,除了秦红袖还能是谁。

林泽愕然朝着旁边看去。

只见那利齿巨妖头顶的身影正逐渐模糊,随风而散。

“如此低劣的遁术,你是怎么好意思用出来的。”天狗略带鄙夷道,另一个脑袋则满是赞赏:“丝毫不为虚名所拖累,见了本座后第一反应便是想计策逃离此地,不错。”

林泽面露古怪,当初怎么没看出这黑云大妖还有精神分裂的迹象。

秦红袖翻翻白眼:“你们这是玩赖皮啊。”

拦截妖祸的习俗已经持续了好几百年,天妖宗和东岳宗约定俗成的都不会让老一辈下场。

否则哪里需要诸峰兴师动众,随便来个元婴仙君就能把这几千头作乱的小妖一剑斩咯,都像这样耍赖,那就代表着彻底开战。

“按之前的规矩,本座这样做的确有些不妥。”

天狗叹息着看过去,四只眼睛里满是嘲弄:“可是谁告诉你们,这次还是玩儿?”

听到这里,秦红袖脸色终于是低沉下来。

这才是她毫不恋战的原因,就是担心有所变故,想要先行抽身而去,寻找机会通知师门。

如今被对方彻底点破,代表此事再无商量的余地。

“和我东岳内门撕破脸皮,十大妖王能活下来几个?”她深吸一口气,重新举起重剑。

闻言,天狗认真的思考了片刻:“应该不会超过三个。”

“你有自信成为这其中之一?”秦红袖再问。

“当然没有,如果真正打起来,本座应该是第一个陨落的。”天狗缓缓抬起爪子,顿了顿,粗粝的嗓音里充斥着笑意:

“不过谁又告诉你,我们要和东岳宗拼杀?我们只是想离开这里,去泰阳州而已。”

闻言,秦红袖似有明悟的点点头。

刹那间,她再次消失在原地。

漆黑重剑自虚空中斩出,带着冷冽的低斥声响起:“我觉得……你们还是留下来比较好。”

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