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深夜棋局

“好,那朕让着你些。”皇上自己起身,把棋盘和小桌搬了过来,坐回刚才的位置,又伸手指了指桌边另一个位置。

总觉得不对劲,可康玉翡又不能说什么,呆呆的坐下来,眼看着皇上端起黑子,把八个星位摆好,又把黑子递到她面前,“朕让你八子。”

她怔怔的接下了,恍恍惚惚的看着皇上落下白子,“该你了。”

看来,这棋是非下不可了。说到棋艺,她真是不太精于此,但让八子,她自认还是能赢的,想到这,她安下心来,好好下棋。

“你晚上喝酒了。”这刚下了一会,皇上突然发问道。

因着沉与棋局,康玉翡倒没细想,便应下了,“嗯。”

“和谁一起?”

到了这句,她才猛然回过神,赶紧起身又准备跪下,“奴婢……”

皇上拉住她的胳膊,“说了,不必跪。”

她坐定了,缓了口气,“今日是除夕,奴婢不当值,所以和朋友约着一起吃了晚饭。”

“和朋友?男的女的?”

她执子的手定住了,这也要问?但她也不能不会答,“不是女的。”这是她觉得最合适的答案。

“男的?侍卫?你真是胆大包天。”皇上眼睛瞪圆了,一转刚才的温和气场,变出些戾气来。

康玉翡手一抖,子从手上落在了棋盘上,她缓了缓心境,竟不知为何,太监两字迟迟说不出口,“不是侍卫,不算是……”

“太监?”皇上转了气场,变得柔和许多。

康玉翡轻轻点了点头,在看棋盘,变化已经不在她掌控之中了,也不知刚才皇上那一问是为了转移她对棋局的注意力,还是真对自己和谁吃饭感兴趣。

“你倒厉害,进宫才多久,竟交上朋友了。”皇上看着棋局,自知自己离胜局不远了,脸上不免挂起了笑意,“朕这晚上几乎没吃什么,没想到你倒吃的开心。”

康玉翡晚上也不过就吃了几口菜,就被人揪到了这里,她当然不敢说这些,可是,她的肚子却很诚实,在这个时候咕噜咕噜的叫唤起来。

皇上笑容绽放的愈加灿烂了,凑过来看着她,“饿了?你也没吃饱?不会光喝酒了吧?”

康玉翡往后仰了仰身子,目光定定的落在棋盘上,假装沉浸在棋局里。

“赵宝江,赵宝江。”皇上直起身子,把赵宝江唤了进来,“让御膳房准备些吃的。”

康玉翡听闻这句,惊讶的抬起了头,看到赵宝江的目光里,是比她还更多的讶异。

“早上的那盘小兔子不错,做一份来。”

赵宝江没有多问,应了一声便出去了。

康玉翡再把心思收回到棋盘上,发现自己早已无路可退了。

皇上赢了她这个弱手,似乎很高兴,自己动手一个个收着棋子,瞟到康玉翡略有些不服的眼神,似是挑衅一般开口道,“要不,朕再让你一下,让你九子?”

康玉翡眉头皱了皱,她对下棋倒是没什么兴致,只是刚才输的太难看了,她心里有些膈应,“让七子,我能赢。”

“哈哈哈哈,好,好有志气。”皇上笑开了花。

康玉翡气红了脸,眉头拧在一起,这要在侯府里,对面若是她三哥,她定是要出手揍他的,可惜对面这位一身龙袍,什么怒火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咽,“算了,你厉害呗,输了就输了。”她起身行礼,准备离开。

“让七子,我就不信你能赢。”皇上眼睛里有光,是那种自觉能吃定对手的,藐视一切的光,“你赢了,我允你一件事,你想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康玉翡嘴角微微一抖,想笑却又把笑憋了回去。这简直是神来之笔,能在宫里为所欲为,还有比这更诱人的赌注吗?

“不过,若是你输了,我让你做什么你也得做。”

这一句她已经听不进去了,她心里暗暗想着,无论如何,一定要赢,“好,说定了。”

皇上摆好棋局,重新开始。

夜有些长,赵宝江吩咐人去通知御膳房后,便将房前一众人都遣走了,只留下红霞。

红霞不解他的安排,只拿眼睛默默的盯着他。

赵宝江看出了她的疑惑,便解释道,“皇上怒气消了,夜也深了,应是不会有什么事了。赵婕,哦,不对,赵姑娘那怕是会需要人,所以只能麻烦你了。”

红霞更加不解,眼神里的遗憾更深了。

“赵姑娘,以后搞不好就是主子了,你也得稍微注意些了。”

红霞怔住了。

棋局走向似乎和皇上预想的不大一样,他坐直了身子,但脸上的神情却很沉稳,甚至带着一丝喜悦。

康玉翡尽量让自己不去想他脸上的喜悦意味着什么,只专注于那盘棋。

“皇上,点心到了。”赵宝江在门外轻叩门。

“拿进来吧。”皇上伸了个懒腰,起身坐到桌前。康玉翡没动,她还是坐那盯着棋盘。

赵宝江动作很快,三下两下就把东西全部摆好。桌上已是红红绿绿的,放着满满当当的瓷盘。

皇上手撑着下巴,扫过一遍桌上的各式点心,慢吞吞的开口问道,“你想吃什么,冰糖燕窝,金丝桂花糕,还是这只小兔子。”

冰糖燕窝,康玉翡顿住了,这是她爱喝的,皇上怎么会让人准备这个?她歪过头,眼睛假装不经意从皇上脸上扫过,落在桌上。皇上那副神情,似乎并没有刻意的姿态。想来也是,皇上又怎么会知道她爱喝什么,即便是曾经的玉翡郡主,她的喜好,宫里也不会有人记得。

“奴婢不饿。”她依旧没有起身,淡淡回道。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妥,“奴婢身份卑贱,怎能……”话说到一半,她呆住了。

皇上到了她的面前,手里的筷子上夹着一只兔子糕点,正笑盈盈的伸向她面前,温柔的说道,“来,张嘴。”

她心跳的很快,慌张,害怕,或者羞涩,她不知道自己的心境,更不知该作何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

“来,尝尝这只兔子。”皇上十分有耐心,眼含笑意看着她,不急不催。

康玉翡从未有这种怪异的感觉,好像陷进一个怪圈,出不来看不透,她咬了嘴唇,一阵痛感传来,让她镇定了几分。

眼前人是皇上,而她于情于理,都不该有这样的礼遇。她别过脸去,顺势跪下,“奴婢不敢。”

“起来,我说了,你不需这样,不用跪的。”皇上的声音沉下去,有些无奈也有些疲惫。

小兔子掉在地上,滚了几圈,康玉翡伸手把它拾起来,起身把它放到桌上。

“你过来吧,把这局下完。”

康玉翡点点头,走过去再坐下,皇上似是忘了刚才那一幕,执子落棋,一句不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