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智商碾压

在枪乌贼庞大的身躯之下,林诺就好似一只小小的虾米,然而,这只小虾米的眼中,浮现的却是满满的不屈和熊熊燃烧的战火。

“陈兄,你快走,逃的了一个算一个。”

林诺大吼,双眸之中,好似要燃烧出火焰来一般,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紧了紧手中的无极剑,已经到了拼命的地步。

枪乌贼的触手之上,流淌着一层碧蓝色的光芒,被附着黑芒的匕首扎穿了一只触手,那种感觉,让他记忆犹新,为了防止再被眼前这个可恶的人族伤到,枪乌贼已是全力以赴。

“咻!!!”

剑道之心没入手中的无极剑内,剑身铮鸣,剑锋上的剑气瞬间暴涨。

“林兄!!!”

陈幻凄厉的喊了一声,声音中充满了不甘和伤心,他也知道,林诺若是想要逃脱,完全可以将他抛下,可是林诺却没有这么做,反倒是留了下来,与枪乌贼激斗,将生的希望留给了他。

又欠了他一条命啊。

心中虽然极想留下来,可是那样做,又有什么用处呢?此刻的陈幻没有别的选择,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只有逃的一命,留待日后,方才有可能找到机会,替林兄报仇。

“林兄,你放心,我陈幻在此起誓,日后必定勤学苦练,旦有所成,定回此处,斩杀了这可恶的枪乌贼,为林兄报仇。若违此誓,形神俱灭。”

以神念为引,轮回为代价,陈幻默默的起了个心神大誓,抹了把脸上,不知是海水还是泪水,头也不回,化作一道流光,闪像远方。

陈幻的离去,枪乌贼连看都没看一样,此时他的心神,全部集中在了林诺身上,这个伤了他,让他流血的家伙,一定要让其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才行。

“轰轰轰!!!”

数条长长的触手,如同人的五指合拢一般,欲要直接将林诺给捏死。

“啊~~~”

林诺怒吼,巨大的声音为自己提升了不少的勇气。

“哎,真惨,不过林兄,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听到身后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陈幻心中悲痛,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化悲痛为力量,速度再次飙升了一大截,全力逃窜而去。

海面已是近在眼前,陈幻的心中大喜,从储物戒指中唤出魔毯,一跃而上,冲出了海面,带起点点滴滴的水珠,冲天而起。

天空已是放晴,龙卷风和惊涛骇浪皆是消散,远方的天际,挂着一道彩虹桥。

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么的美好,大海好似又恢复了平静,不起一点涟漪。

“表象和真实往往是相反的,越是绚丽,越是危险。平静的海面之下,掩藏的危机,堪称恐怖。”

劫后余生,陈幻喃喃自语,心中对于林诺的告诫,又有了几分深刻的理解。

不敢多作耽搁,就算是出了海面,陈幻犹觉得不太安全,驾御着魔毯,急速的远离此处,林兄十有八九已经遭了枪乌贼的毒手,可是他却还要活下去。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

他要寻一处僻静之处,好好提升自己的实力,然后回去,找枪乌贼报仇。

自愿发的心神大誓,若是不履行,将会遭到天道的惩罚,形神俱灭,不入轮回。

……

花开两支,各表一枝。

却说在陈幻离去之后,林诺只能孤身一人面对枪乌贼。

目光所能及之处,皆是密密麻麻的触手,如同一张天罗地网,笼罩而来。

他想要躲,却发现,无论自己如何躲避,都不可能躲得开。

实在是枪乌贼的体型太过庞大,速度又是惊人,在海水之中,更有能力加成。

不想死,就只能硬抗,若是扛过去了,还能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林诺整个人如同陀螺一般旋转了起来,脚底带起一道道旋涡。

又好似一个急速旋转的尖锥,无极剑正是尖锥的顶部,集中了此一击的所有力量。

“刷刷刷!!!”

海浪翻滚退避,尖锥不退反进,猛然向天罗地网般的枪乌贼撞去。

“哈哈,小子,来的好,想找死,就趁早,你们人族不老是说早死早超生么,看来,你已经很好的领取到了这句话的真谛。”

枪乌贼见对方不躲,还敢主动撞上来,心中大喜,触手之上的力道更是增加了几分。

这人族的体魄,强悍的厉害,枪乌贼倒也不用担心对方被此一击给撞成粉末,若真是那样,就有些太轻饶了他,枪乌贼的心中已经想好了数千万种大刑。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时光~~~要知道,海兽的生命皆是漫长,数千万种刑罚,有的是时间来一一实现。

“轰轰轰!!!”

粗壮如蛟龙的触手,终究是和旋转着的尖锥无极剑相撞了上去。

剧烈的响声不绝,一击,皆是全力以赴,没有半点的留手。

无极剑剑身弯成了弓形,好似随时会崩裂,然而,不管枪乌贼如何再用力,无极剑却始终也未曾断裂。

“呲呲呲!!!”

剑尖锋利,再加上旋转的力道,遍布在枪乌贼体表的蓝色光芒破裂,然后刺入了粗壮的触手之上。

“吼!!!”

枪乌贼怒吼,触手乱甩,好似擎天之柱砸落,猛然砸向林诺的胸腹部。

“哇~~~”

连惨叫声都未曾发出,林诺的胸腹如遭重击,口中的鲜血不要钱似的喷吐,身形以极快的速度倒飞出去,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气息萎顿,双眼泛白。

“呵,人族,能坚持到现在,你已经很让本王意外了,不过接下来的时间,本王会让你好好享受的,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哈哈哈哈。”

枪乌贼狞笑,触手飘动,庞大的身躯飘向倒飞而出的林诺,它很享受此时的这种感觉,它要让眼前这个渺小的人儿,在无尽的痛苦中慢慢死去,在绝望和怨气中侵泡出来的肉身,嚼着才有劲道。

“咳咳咳。”

林诺轻咳,吐出一口淤血,淤血中还夹着着莫名的碎块,不知是五脏六腑哪处出了问题,亦或者是都有了问题。

“就要这样死了么?”

脸色苍白,再无半点血色,面对着巨大的阴影笼罩而来,林诺再无反抗之力,只有逃,可是逃又能逃到哪去呢?

就连他最引以为豪的速度,在大海之中,也是不及枪乌贼的,这让他根本逃无可逃,只能乖乖领死。

“咳咳,不对,哈哈哈,我这是太傻了,太傻了,之前怎么没有想到。”

突然,林诺的眼睛一亮,如同璀璨的星辰在闪耀,他回想了之前自己遇到过的那群五光十色的小鱼儿,还有最后一击,抵挡枪乌贼时,身化尖锥时的感受。

“哈哈,死到临头了还笑得出来,你是被本王给吓傻了么?”

枪乌贼见林诺又哭又笑的,心中惊疑,不知他在搞什么鬼。

“哈哈哈,老贼,小爷想到了弄死你的办法,今日小爷就要尝尝烤鱿鱼丝的滋味。”

林怒站了起来,手中光芒一闪,一个精致的陶瓷瓶便是出现在了手中。

“老贼,吃小爷一记暴雨梨花针,速速受死。”

中气十足的大吼,手中的陶瓷瓶出手,身形闪烁,作势要向枪乌贼猛扑而去。

“不好,卑鄙小儿,又使这等下作手段。”

枪乌贼一惊,看对方的架势,竟然还留有后手,触手甩动,将迎面砸来的陶瓷瓶抽的粉碎。

“咻咻咻!!!”

陶瓷瓶炸裂,一大团黑色的物体撒落,瞬间将海水染成了乌漆嘛黑,伸手不见五指,浑浊不堪。

“无耻小儿,竟然使诈。”

枪乌贼唯恐有诈,身形不自觉的后退,以防落入对方的圈套之中。

“呵呵,蠢货,海兽终究只是海兽,就算实力再高强又能如何?比脑子是万万比不过人族的,就凭小爷的智商,分分钟秒的你找不见东南西北风。”

林诺淬了一声,嘴角上扬,露出一丝计划得逞的奸笑,搅浑了海水之后,又哪还有半分拼命的架势?

笼罩在身上的风系圆环,不断的变化形状,不再是圆形,前段成了三角锥形,笼罩在双腿上的灵力化作了鱼尾形状。

双腿摆动,灵力所化的鱼尾亦是在拍打着海水,身形化作了一道利箭,随机选了个方向,猛然前冲而出。

身前的三角锥,如同最锋利的利刃,破开了海水的阻力,一路乘风破浪,速度竟是比之前飙升了不少。

“哈哈,果然可行。”

感受着速度的变化,林诺畅快的大笑,整个人好似化作了一条海水中的鱼儿,灵活无比,越游越是畅快。

海水的阻力和狂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虽说林诺并没有水灵根,可是凭借多年来对抗狂风的经验,也使得他渐渐的摸索出了不少的技巧,让他的速度越来越快。

“啊,卑鄙无耻的人族,竟敢如此戏耍于本王,本王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啊~~~!!”

过了大约有一炷香的功夫,枪乌贼终于是发现了不对劲,愤怒异常,怒吼连连,搅动的海域沸腾狂暴。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