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城中谍影(下篇)

维达推开了议事屋的门,走了进去;火焰在火坑和墙上的火把上忽闪起伏地窜动,显然已经燃烧了不少时间。

两名陌生的男人被紧紧捆住,粗粝的绳索已经深深地勒入他们的肉里;

他们都赤裸着上身,其中一人的肩头还有个新伤,似乎处理过,但又被粗暴地揭开,鲜血还在流淌出来,染红了半个身体。

只有乌瑞克一个人坐着,索尼娅和她的几名族人都站在阴暗中;忽明忽暗的光照得他们脸上阴晴不定,阴郁狠戾之色溢于言表。

“这两个就是潜入城中的间谍?”

维达皱起了眉问道;轻骑兵在路上向他叙述了大致情况,他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老骑士还是那么冷静沉着、面不改色,他向维达讲述起通过审讯得到的情报;

两名间谍都是凯尔斯夫人,不过他们是沃耶利德王国的自由佣兵。

与流亡的索尼娅和她的族人不同的是——沃耶利德王国是由英吉利格兰玛帝国收买或征服、并扶持起来的部族所组成的傀儡王国。

那些被帝国控制的部族为了利益,出卖、背叛同宗的其他部族;

就在3年前,索尼娅的父亲——强大的该亚库鲁的康托姆斯族长,就是因为遭遇了那些叛徒的暗算,踏入了陷阱导致全军覆没。部族被吞并,男女老幼都沦为奴隶。

沃耶利德中的一些强盗战士觉得继续侵略邻国——贫瘠的由抵抗帝国的凯尔斯夫同宗部族组成、建立起来的诺迈单达王国并没什么油水。

于是,他们继承了凯尔斯夫人的传统,组成了一支支佣兵队;接受任何势力的雇佣,只要肯出大价钱,他们非常乐意为之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这次,他们到了荒芜的南方——凯尔斯夫人的禁忌之地,是因为有位大金主出了足够他们挥霍小半辈子的金钱,甚至订金就有4根稀金条;那可是一辈子都没见过的巨大财富。

6个佣兵队合起来接了这笔买卖;攻打翼根半岛外围一处孤立无援的小城镇,彻底毁灭那里。

不过那个金主——神秘的图诺曼迪克人;那个叫艾席必的贵族,他派了一队人马跟随他们一起,虽然有些厌恶里厄瑞酋的那些浑身马粪臭的奴兵。不过看在钱的份上什么都好说。

6个佣兵队加上500名里厄瑞酋奴兵,足足有1300多人。他们拖着庞大的辎重队伍;队伍里有美酒、美食,抢来的奴隶和花大价钱包下的流莺女昌女支。

这些强盗佣兵一路花天酒地的行进到了草原,根据一名图诺曼迪克武士的指示,驻扎在离临岛城7哩外的草原上。

昨天,在雇主部下的催促下,6名佣兵队长聚起来商议;

因为那名图诺曼迪克武士提醒他们,城中有5、60名训练有素的重装骑士,曾经劫掠过他们的一支商队,抓了一些图诺曼迪克的奴兵。

5、60人的重装骑士,这可是一支了不得的武装,难怪那金主肯出大价钱。

几名队长商议了半天,最后一致决定先派人混进去,查探情况,制造混乱。于是他们选了2名会图诺曼迪克语的佣兵,设法潜入城中。

巧的是,第二天清晨,2名潜伏在卡萨马留森林的间谍发现了一群难民正向这座小城镇而去。他们偷偷地杀死了两名落在队伍后头的难民,换上了他们的衣服就这么进到了城里。

他们借着队伍轮值时的空档,查探了城防的部署。同时也暗中窥得那些图诺曼迪克人俘虏被关的地方。

其中1人打算趁晚上打算先与那些俘虏取得联络,却没想到正好被巡逻的士兵发现。

之后他们意图藏在难民群里躲过搜查,却被同是凯尔斯夫的索尼娅等人发现、擒获了。

维达一言不发地听乌瑞克骑士说完,随后便望向了两名间谍;这两人自知不免一死,反而桀骜起来,凶残的目光如同垂死挣扎的野兽,扫过屋中的众人。

突然,一名俘虏失常地狂笑了起来,他望地上啐了口带血的唾沫,用凯尔斯夫语咒骂了起来。

维达听不懂他在骂些什么,不过却看到索尼娅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又听那人骂了几句,刚想命人将他拖走;却见女战士猛地拔出了腰间的短匕首,反手插入俘虏的脖颈处。

从动脉处喷出的鲜血洒在她的身上、脸上;索尼娅娥眉倒竖、皓齿紧咬就像复仇女神一般,她拔出匕首,一脚踢倒尸体。旋身挥刀将另一名俘虏的咽喉割开……

浓郁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屋子,血从尸体上可怖的伤口处流出,在昏沉的火光的照射下汇成了一大滩黑色的污秽;还在继续蔓延开来。

杀完人的凯尔斯夫女子嫌恶地向地上啐了一口,身后她的部下默不作声地走过来;跨过尸体,拎起仍在颤抖的脚就像是拖两口破烂口袋似的将它们拖出了屋子,在地上留下了两道血痕……

“索尼娅小姐,仇恨是把双刃剑,杀死你的仇人,同时也会割伤你自己,在你的内心勾起痛苦的回忆,放平心态,平静下来,和大人一起商议如何对付即将来袭的敌人。”

索尼娅沉默了半晌,微微点头;老骑士确实没说错,要复仇先得渡过面前的危机。相信他一定会信守他的承诺,帮助她摘下复仇的果实。

维达听到了这句话,略一思忖便知道了前因后果;他默默地走了上去,轻轻地拍了拍索尼娅的肩。他在心中斟酌好了措辞,想要开口安慰她。

女战士低下了头,轻轻挣脱了他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向旁边微微挪开了一点。

“主上,我已经冷静下来了,我先吩咐斥候待天亮之际前去查探敌情。”

她转身就这么走了,留下了不知所措的维达;他讪讪地收回了手,回头向乌瑞克骑士望去,嘴角耷拉了下来形成了一个古怪的苦笑。

……

没过多久,天就蒙蒙亮了;屋中凝结起来的血污持续散发着恶臭,吸引了不少昆虫聚集而来,发出令人烦躁的嗡嗡声。

维达在屋子里踱来走去的,心烦意乱之余没有注意脚下的那滩污秽。将脚印踩的到处都是,当他发现了自己无意中的鲁莽行为造成的结果后,不由得怒气勃发起来。

他就这么随手虚抓,运起源力;地上那一滩滩的污秽被无形之力吸到了半空,聚集起来形成了一个黑色的球,随着他的扬手;血球击穿了木门,飞到外面去了。

维达坐了下来,就那么默默地发着楞;他无聊的用源力把那些到处飞舞的小飞虫定在半空,将它们撕成碎片。

老骑士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如同孩童一样的行为,突然心中浮现出了一个想法;当然他想先确认一下这个想法是否能变成现实。

“主上!”

木门被推了开来,索尼娅带着3名轻骑斥候走了进来;他们将铁盔夹在腋下,额头发际间的汗水直冒出来,往下流淌,沉重的呼吸让胸口剧烈起伏着——他们刚刚骑马疾驰而来。

“主上,我们看到了;非常多的营帐,从小溪旁到草原,一片片连绵不绝,有零星的哨岗巡逻,我们不敢靠太近怕被发现。”

向他报告的是擅长捕猎的海格,同时也是个出色的斥候骑兵。

“估计有多少人马?骑兵多还是步兵多?”

老骑士抓住重点询问了起来,想要判断出对方的实力。

“我们绕过小溪,把马牵到森林里头,观望了片刻;他们的马匹不少,应该有3、400,呃…可能会更多些,因为我们看到营地里拴着一些,还有人在草原上放马。”

维达取了个水囊递了过去,那名叫海格的斥候低头道谢后接了过去,仰起头灌了几口便递给了他同样口干舌燥的同伴们。他用手胡乱抹了一把嘴上的水渍接着说道:

“他们大部分都还待在营帐中,远远就能听到嬉笑声,是女人的声音。”

站在他后头的两名轻骑对望了一眼,轻笑了起来。

“主上,他们简直把一座女支院都搬来了。”

显然,凯尔斯夫人对他们同宗的那些败类、渣滓感到有些不屑和轻视。

“草原上放马?那是里厄瑞酋人的习惯。”

老骑士根据敌人的举动判断出了一些细节,他向维达点头示意,表示已经清楚了。

维达便吩咐让斥候们先去休息随后再探,3人行礼后转身离开了。索尼娅关上门走了过来,就这么坐在维达的对面。

“大人,照这么来说,敌方应该就如同俘虏交代的情况一样,艾席必派出了他的轻骑兵作为支援,配合佣兵共同作战……”

“对了,索尼娅小姐,根据昨晚的审讯,您能判断得出那些佣兵的来头吗?”

索尼娅想都没想,便回答了这个问题,不过她却故意避开维达的视线,转过头面对着老骑士。

“乌瑞克爵士,凯尔斯夫佣兵能达到百人队的也就没几个,比如;血鹰、开膛手、穿刺公、剥皮人……”

维达听着这些佣兵队的称号感到毛骨悚然,他插口问道:

“索尼娅,你们以前的佣兵队叫什么名字?”

索尼娅似乎对他打断自己感到有些不满,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死神来了!”

……

最终,乌瑞克骑士在索尼娅提供的情报中分析出敌方的实力;至少400名轻骑兵、包括艾图契吉弓骑兵(注:里厄瑞酋地区著名的游牧民族,通常作为图诺曼迪克的奴兵)

6、700名步兵、可能包括100名左右的重装步兵,剩下的可能是些弓箭手。当然也不排除会有极其少量的重装骑兵。

“艾席必这次卷土重来可是大手笔。”维达揉着额头说道,他觉得麻烦够大了。

“大人,他没有亲自出马,而是雇佣大量佣兵前来,想必图诺曼迪克国内的形势对他相当不利,艾席必一定是急着想夺回稀金矿,作为叛乱的资金,如果这次打败他,那么艾席必从此将一蹶不振,很难再给临岛城带来麻烦了。”

老骑士说的没错,只不过现在临岛城的兵力有些捉襟见肘;不过,那支由丽芙带领的精灵队伍,如果他们来的话,这支由乌合之众组成的千人队可能一触即溃。

维达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只不过他没有昏头;来自精灵伪王的威胁远大于此,所以这仅仅只是空想罢了,守城还得靠临岛城自身的力量。

索尼娅听到他提起精灵,似乎颇为恼怒。索性转过身去斜斜地坐着,连个侧脸都不让维达看见。

不过乌瑞克骑士倒是说了一句,让两人同时都竖起了耳朵。

“大人,其实有你就够了。”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