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0.第90章 神秘的种子

平头中年吹了吹口哨,身体突然向侧面跑动,速度之快,方瑶这边的同事根本反应不过来!

平头中年刚动,十几发子弹瞬间射出,只可惜打到目标位置时,平头中年早已经提前换了个移动位置!

他就跟玩躲猫猫一样,一会儿左,一会儿右,来回不断的跑动,非常的有规律,偏偏每一发子弹都无法命中他,全都在打中他之前,他已经提前换了个位置!

‘呯,呯,呯,呯’

没几下功夫,所有刑警全被平头中年一掌拍飞,古武者掌力之大,就算只是炼体初期,普通人根本无法承受,没有一个站得起来的!

方瑶见势不妙,连枪也不要了,对着平头中年的招式就迎了上去,两人斗的旗鼓相当!

“方队长,不错嘛,方家的大小姐,这么有野性,有意思!”平头中年趁机调戏了一句!

方瑶脸色大怒:“老娘怎样用不着你个罪犯来讨论,你算什么东西,别废话,看招!”

一时间,两个炼体境初期的高手,打的虎虎生风,路上的石子不断的被他们踩踏凹陷!

“方队长,不跟你玩了,下去跟阎王见面吧!”

突然间,平头中年气势再次一提,原先还旗鼓相当的境界,一瞬间被拉开,平头中年炼体境初期巅峰力量爆发,方瑶只是短暂的惊讶了一瞬间,胸前就中了平头中年连续五掌!

“噗!”

一口鲜血伴随着身体倒飞喷洒而出,方瑶最终砸落到一辆警车的挡风玻璃上,玻璃瞬间变成蜘蛛网状!

方瑶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这五掌,她胸口几根肋骨直接断裂,内脏重创出血,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勉强抬起一只手指说了一句:“你!”

随后精神不振,昏死过去!

“啧,啧,啧,真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一朵女人。做什么不好,非要做警察,哎”

平头中年上前,轻轻的摸了一把方瑶的脸蛋,摇了摇头,替她感到惋惜!

只可惜,方瑶今天注定要死,组织里的生意最近三番两次被方瑶横插一手,已经坏了他们不少大事,上头下令,绝不能放过她!

平头中年终于再次抬起手掌,准备一掌了结了她!

就在这时,一块小石子飞速砸到了平头中年抬起的手掌上,平头中年就跟触电一样将手往回一缩,掌心被小石头直接射穿进去,流血不止!

“谁?滚出来!”平头中年大喝一声!

“要你小命的人!”

话才刚传到耳朵里,平头中年就见一道残影向着自己扑射而来,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嘴里一口鲜血喷出,重重砸飞到地上,一招就不省人事!

解决了平头中年,楚天自然不会放过剩下的人,全都无一例外,齐刷刷被他放倒!

他没有心情跟这些人玩猫猫,他已经将车速开的够快了,最终还是晚了一步,方瑶重伤,生命岌岌可危!

顾不上收拾现场乱七八糟的情况,他抱起方瑶返回奔驰小轿车上,在林素素惊慌的神情下塞到后座位置,上去就走!

一路上将车速提到极致,直奔最近的医院而去!

这种伤势,不配合医院的设备,楚天没有把握,再逆天的医术也只能吊住她一口小命,迟早会死!

两小时后,开平市下级管辖县城,达县人民医院!

楚天带着林素素开车径直离开,前脚刚走,后脚就进来一批悬挂江州牌照的警车,带队的正是卓凡!

一下车,一群人直奔达县人民医院重症病房!

此时的方瑶已经苏醒过来,当看到自己躺在病房上,边上还站着一名医生,以及局长和一大批局里同事的时候,她脑子里就跟进了浆糊一样,不知所以!

自己明明在跟那群犯罪团伙打斗,她只记得自己重伤了,后面昏过去不省人事,怎么一转眼就在医院了?

“局长,你们怎么会在这?我这是在哪?”她疑惑的问道!

卓凡见她醒来,脸上顿时大喜:“小瑶啊,你醒了,那我可就放心了,这里是达县医院,我们也是收到医院的通知才赶过来的!”

方瑶张大了嘴巴:“啊?医院通知?其他同事怎么样了?”

卓凡见她都躺在病床上了,还这样顾着工作,苦笑了一下:

“你放心,我来之前已经有一批特警赶过去了,所有人全部落网,这次可真亏了你啊,你安心的养伤,等稍微好点之后,转回江州第一人民医院,那边的医疗条件可比这里要好!”

“什么?全部落网?”方瑶一头雾水,这到底怎么回事?

随即,她突然间想到什么,一着急就想坐起来,只可惜挣扎了几下,身上剧烈的疼痛让她刚爬起来的身体再次落回床上:

“局长,里面有个剃着平头的,一定要严加防范,他实力比我强!”

卓凡神情突兀的凝重,拿起电话走到门外,通知了一下警局里!

到他这种层次,再加上接触过方瑶这类人的身手,他哪里会不知道古武者的可怕?

看守所那种铁门根本关不住古武者,必须再上几副重型手脚镣才能安心!

病房内,方瑶感受着自己受损的身体,很是惊讶,内脏严重受损,就这么说好就好了,对着一旁的医生千恩万谢!

那名医生摇了摇头:“方警官,这可不是我们医院做的,凭我们的能力还真没办法抢救的了你,是你的朋友救了你,电话也是他叫我们打的!”

“我的朋友?是谁?长什么样?”方瑶疑惑!

医生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随后开口:“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很年轻,最多也就20来岁,穿着休闲装!

哦,对了,他身边还有个女孩子,长的很漂亮,看着样子像是一对小情侣!

他的医术我从来没有见过,简直可以说是神乎其神,就几枚银针就把你完全损坏的内脏修复了!

只可惜他坚持要先走,要不然我们肯定要留他下来给我们讲解讲解,这种医术说他是神医都不为过!”

医生滔滔不绝的讲述,嘴里不断的飞出赞美之词,可方瑶的脑子里却突然间闪过一个身影,楚天!

在她认识的所有人当中,只有楚天的打扮是这一类型的,可是怎么可能?神医?他只会打架闹事而已!

摇了摇头,方瑶觉得自己今天肯定脑子被打坏了,居然会把楚天跟神医联想到一块!

奔驰车上,林素素一脸担忧:“楚天,那个警官,不会有事吧?”

“当然不会,你也不看看你男人是谁,我出马哪有救不活的人?”楚天调戏了一句!

林素素翻了翻白眼:“臭美!”

不过她内心对楚天的医术还真是佩服,不管是自己的小姨,还是自己的表弟,全都是他一手治好的,尤其是自己的表弟毛浩然,医院都束手无策,楚天出手就救回来了!

将林素素安全送到家,楚天自己再回到别墅,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整,这一天过的可谓是惊心动魄,但是收获也是满满!

不但跟林素素感情再进一步,同时也让自己了解到一些修炼的新东西,灵气,想到这,他立刻掏出了手机,给老头拔了个电话!

“对不起,您拔打的电话暂时不在服务区!”

楚天一把将电话扔到了沙发上,骂了一句:“该死的老头,有事找你的时候,永远联系不上,我诅咒你在女人肚皮上起不来了!”

随后他又想到自己在山洞内那个盒子里发现的那颗米粒大小的东西,从裤兜里摸出来,拿在手上仔细的观察着!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原先在山洞内,由于那两块蕴含着能量的小石头气息掩盖,他感觉不出这个米粒有什么特殊!

可现在拿出来,放在眼前仔细的观察,居然让他感应到这个米粒上面有非常非常细微的真气反应,按照透明人的说法,这应该是灵气反应!

他震惊了,这到底是什么?难道?

一想到这,他坐不住了!

打开门冲到院子里,找了块小空地,挖开一个小坑,将小米粒放了进去,再重新盖上薄薄的一层土壤,顺便在四周浇了点水!

完事,还跟个诚心向佛的教徒一样,双掌合拢,闭着眼睛念叨了几下:

“阿弥陀佛,老天保佑,保佑我猜想的一定是真的,要是真的小爷我就赚大发了!”

这一晚,楚天无论怎么修炼都入不了状态,一门心思想着那颗小米粒的事情,索性到最后他直接放弃了,回到房间躺下来就睡觉!

这一睡,直接就睡过头了,当他睁开眼睛时,时间已是八点,他惊叫一声:“卧槽,上课迟到了!”

顾不得吃早餐,急忙洗漱几下,拿起背包冲了出去!

而他不知道的是,半个小时前,对面别墅,唐雨彤早上起来梳洗化妆时,习惯性打开窗帘没有看到他出门的身影,恶狠狠的骂了他一句:

“混蛋楚天,又不知道去哪鬼混了,有机会迟早收拾你,哼,姐姐的便宜不是这么好占的!”

楚天到学校时,第一节课已经开始了,这节课正是那个先天境初期的老师在上,楚天打听过他的名字,叫赵北!

一个集数种学位头衔于一身,隐藏在江大内的高手!

对于头衔,楚天不在乎,因为对修炼者来说,学习掌握这些粗浅的知识实在太过于容易,境界越高,过目不忘的能力越强大!

他感兴趣的是这个叫赵北的武道境界,看年纪最多不超出四十,居然已经是先天境,就算是现如今燕京所知最强大的家族,楚天都没有听说过有哪家可以培养得出来这种高手!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所知的太少,并没有了解透古武界的情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