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一老一少

“啊舒服了”

此时,在李认真的家中,晓填田眨巴了几下朦胧的睡眼,从床上坐了起来。此时才八点半,但对于他这样的高中党来说,一觉睡到八点半,已经是很奢华的一件事了。当然了,这也和他自己的生物钟有关,习惯了早起的生活,再想放慢节奏就很难了。

“李老师还没起啊”

晓填田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推开自己的房门,然后一大早就被喂了一嘴的狗粮。

只见绮梦璃又半夜三更趁着李认真睡着爬到沙发上和他同床共枕了,晓填田才刚出门,就被满满的酸臭味给糊了一脸。

“”

晓填田一脸嫌弃,强制自己不去看沙发上辣眼睛放闪光弹的两人,拿上了钱包和手机,就走出了家门。

“呼前几天光复习了,都没时间锻炼,赶紧趁着周末跑跑步去。”

晓填田曾经身为班里的大哥,校园四疯狗的老大,身体素质那可是强悍的一批,这么说吧,李认真若是没有系统,十个他都打不过晓填田一个。

可自从晓填田有了异能并且家里出事后,他就再也没锻炼过了。首先是因为心灰意冷了,那段时间浑浑噩噩的,要不是李认真他可能就想不开了,更别提什么锻炼了。其次是因为,想着自己有了异能这种超现实的东西,那还锻炼做什么

但现在,在李认真的努力下,他彻底的从家破人亡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而且云痕还好巧不巧的夺走了他的力量,这下要想保护自己或别人,就只能通过锻炼身体的方式了。

“呼呼”

晓填田在人行道上迈着步子,调整着呼吸,越跑越快,身上慢慢的出了一层薄汗。

就在晓填田逐渐调整好了心率,准备进入状态的时候,他跑到了一个拐角处,由于正戴着兜帽,一个不小心撞在了一人的身上。

“嘭”

“我靠”

晓填田一声惊呼,他本来还想道歉的,却没想到撞到的人简直像面墙一样,人家纹丝不动,反而是撞上去的他摔倒了。

“诶小伙子,没事吧哪儿受伤了吗”

一声中中气十足且十分焦急的声音响起,晓填田揉了揉屁股,刚刚一屁股摔在石子上了,膈的确实有点疼。但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先撞上去的,总不能讹人家吧。

“诶呦没事没事,是我先撞到您了。”

晓填田感觉自己的屁股肿起来了,疼的龇牙咧嘴的,而对面的人见他一直坐在地下,友好的伸出了右手。

“啊,谢谢。”

晓填田看到对方要拉自己起来,道了声谢就一把抓住了对方的一根指头

是的,一根指头。晓填田这才发现,对方的手竟然奇大无比,两根手指并在一起就差不多跟自己的手腕一样粗了

“诶,小伙子出来健身的啊,不错不错多运动对身体才好”

此时是早上九点多,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刚刚晓填田坐在地上,对方则是背对着太阳,由于背光,晓填田根本就没看清楚对方的长相,但现在被拉起来后,两人这才可以仔细的打量一下对方。

这是位外国的大叔,一头灰白的碎发,一脸的络腮胡,一身休闲装,虽然是很宽松松的款式,却硬是被这位大叔的肌肉给挤成了紧身衣,简直就是个兄贵版的圣诞老公公。

“我去这是巨人么”

晓填田的身高已经不低了,但在这位壮汉面前简直就像只小土狗一样,其庞大的身躯将阳光遮挡的严严实实,真的像堵墙一样。

“内内个,我叫晓填田,很抱歉撞到你。”

晓填田先是惊讶了一下对方的身板,随后立马就为刚刚的不小心道了歉。

对方也是很友善,一点都没有介意。

“没事儿我这把老骨头虽说年纪大了点,但还是没这么容易散架的。”

这位健壮的大叔笑呵呵的,很是友好,也没说自己的名字,只是拍了拍晓填田的肩头,随后就走了。

“跑步是好习惯,但是要注意看路,不然很危险的年轻人要多注意安全”

大叔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的冲着晓填田招了招手,还不忘教育一番。

“壮的简直跟犀牛一样但是挺温柔的。”

虽然大叔已经走了,但晓填田还是笑着冲着他的背影挥了挥手,他觉得对方的温柔和李认真倒是有点像。他看着大叔走远了,这才接着跑了起来,这次他取下了兜帽,小心的留意着路上的障碍。

转眼一个小时过去了,晓填田已经跑了能有三四公里了,作为晨跑,这个距离已经足够了。

他抹了把头上的汗水,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路边物色着餐馆,准备吃早饭。

“嗯去老王包子铺吧,上次给老板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呢补偿一下比较好。”

想到这里,晓填田踏进了上次给李认真打助攻的包子铺内。

“诶又是你别这次伯伯真的不能再帮你了”

包子铺老板一看到晓填田笑脸盈盈的走过来,立马想起了上次自己老婆惨无人道的摧残,顿时一阵后怕,这次不管晓填田说什么都不会再帮忙了,好人难做啊。

“呃不不不,您误会了,我只是来吃饭的”

晓填田也是一脸尴尬,上次的确是自己害了老板,因此他打算补偿一下。

“老板,来十个大肉包子。”

晓填田伸手就买了十个最贵的大肉包子,然后付了五十块钱趁着老板没找钱转身就走。大肉包子三块钱一个,另外二十算是赔老板的了。

“吃不完啊剩下的给老师他们当早餐吧,有李老师在,估计都不够吃。”

晓填田看着袋子里十个皮薄馅多的肉包,知道李认真这下有口福了,他最爱的就是这个。

“小姑娘真水灵儿陪哥哥们去玩玩”

晓填田拎着包子,缓步走在路上,他刚刚跑完步,此时有些体力不支。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晓填田正累呢,甚至包子还没吃上一口,身边的小巷子就传来了一阵经典的流氓台词。

“啊有病啊我赶着去上补习班呢”

“诶呦上什么补习班嘛哥几个去帮你把补习班拆了,你就不用去了”

巷子里被困的女生一阵挣扎,但身为女孩本就力气小,再加上流氓有好几个,根本不可能挣脱得开。

“啧啧真特么倒胃口”

晓填田无奈的挠了挠头皮,这种当街堵女生的行为,就是放在以前他都不会去干,实在是恶心又窝囊,放到现在,晓填田更是不可能不管。

“喂你们几个,母胎o到现在,想姑娘想疯了”

晓填田右手插着兜,左手提着包子,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他看了,对方一共四个人,并不是很结实,只要没家伙,一打四不成问题。

“想找女孩就好好打扮打扮自己去,别整天邋里邋遢的来街上堵人,笑死人了,这幅样子谁会看得上你们”

晓填田一边谨慎的左右看了看对方有没有藏起来的同伙,一边出言挑衅。

“蛤你特么谁啊找打”

没有别人了,这伙人就四个,其中似乎是老大的家伙染了一头的红毛,嘴唇上还有唇钉,典型的杀马特形象。

“对啊,我是来找打的,上吧”

晓填田懒得和他们废话那么多,轻轻的把包子放在一边,随后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

“嘭咔嚓”

出其不意晓填田猛地冲到那个四人中最高的人面前,一个上勾拳狠狠的打在了对方的下巴上,快准狠

这一拳单从响声就能听出来,这家伙牙碎了,脑震荡都是轻的

“妈的打”

红毛见自己的一个弟兄被打翻了,顿时火了,直接抬手一指,命令另外两人一起上。

但是晓填田就算是刚刚运动完正虚弱,也不是他们这种小混混能比得了的。

“吃我一脚”

这两个小混混一看就是没学过什么格斗,打架完全就是靠力气,也就挥拳踢腿和摔跤轮着来。其中一个紫毛混混上来就是一记飞踢,看上去挺帅,然而

晓填田想都不想,看着对方的鞋底越来越近,只是轻轻一侧身,随后右拳朝着对方的脸直直打出。这一下半空中的紫毛就很尴尬了,躲不开,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拳直直的尻在自己脸上,而且由于自己是蹦过去的,体重和惯性导致这一拳的力道更大了。

“嘭”

一声闷响,紫毛在空中完成了一个十分华丽的转体两圈半,然后直直的拍在了地上,爬不起来了。

另一个绿毛看战斗力相差这么大,二话不说转头就跑,只留下那个红毛一个人站在原地。

“你你特么别得意”

红毛见弟兄们全趴了,恼羞成怒之下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把折叠小刀,冲着晓填田远远的挥舞了起来。

“你来啊信不信我砍死你”

红毛显然是怕,双腿颤抖个不停,但碍于面子,还是拿着刀挥舞着。他就属于那种,欺软怕硬,欺负弱者很在行,遇到厉害的就哑火了。别看他手里拿着刀,其实真给他机会,恐怕都没胆子刺出去。

“害现在想起来以前当混混真的是羞耻”

晓填田想起了自己以前当混混耀武扬威的样子,顿时羞耻的捂住了脸,然后缓步的朝着红毛走了过去。

“你你滚开别过来”

红毛还在拿着小刀挥舞着,但晓填田太是了解他这种外强中干的人了,根本没理会他手中的刀子,上来冲着红毛的脸就是一巴掌。

“啪”

“还出来堵人不”

“啪”

“还欺负女生不”

“啪”

晓填田连着三巴掌糊上去,把红毛扇的手中刀都掉了,一屁股摔在地上,尿了出来。

“咦恶心。”

晓填田看了眼地上腥黄的液体,嫌弃的扭过头,不再理会。

“美女,没吓到你吧能走路么”

晓填田看了眼依旧猫在墙边的女生,问了一句。

“没没事我能走谢谢你”

这个女生诚恳的冲着晓填田道了谢,然后转头就跑,说是没事,但明显是被吓到了。

“没事的以后路上注意别走小路”

晓填田微笑着冲着女生喊了一句,随后就准备转头离开。

可就在他弯腰去拎包子的时候他身后的红毛突然捡起小刀站了起来,寒光一闪。

“嗤”

一声刀尖入肉的声音响起,鲜血颗颗滑落。

“卧槽”

晓填田吓了一跳猛地回头,本能的上下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上,却始终没有找到刀伤。

“啧啧啧啧,小伙子,年轻的时候打架没什么,但用刀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啊”

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晓填田抬头一看,正是之前那位在拐角处不小心撞到的壮汉。他竟然替自己挡了一刀

“大叔你没事吧”

晓填田急忙跑到大叔的面前,看到情况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只见红毛的刀尖正直直的插在大叔的手上,血珠颗颗滑落,但大叔的表情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没有丝毫的起伏。

“怪怪物啊”

红毛此时一幅见了鬼的表情,连小刀都不要了,连滚带爬的拔腿就跑,晓填田也是一阵疑惑,他是刺人的,怎么反倒被吓跑了。

“大叔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就危险了,这附近就有诊所,我带你去吧。”

晓填田看了眼大叔的手,小刀还扎在上面,看那红毛的姿势应该是用了全力了,刀子也挺锋利,但竟然连手掌都没刺透,这大叔是有多结实啊

“害,小问题小问题皮外伤罢了,我早就路过了,本来看你一个人也没问题不打算管的,结果那小毛头竟然上刀子了一点分寸都没有”

大叔好像一点都不在意,随手拔下了扎在手上的刀子,扔在了地上。晓填田看的目瞪口呆,这一下得多疼啊

“哈哈哈,小伙子,我们一天遇到两次,还真是有缘啊。”

大叔转过头,用没血的那只手拍了拍晓填田的肩膀,很是和蔼。

“不管怎么说,您也算是救了我,我必须报答啊,您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一定尽力”

晓填田执意要报答大叔,不然他良心难安。

“嗯这样啊,的确,你们华夏有句话叫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对吧那好,我正好没吃早饭,你的包子分我两个吧。”

大叔想了想,微微一笑,然后指了指晓填田手中提着的包子,还一边拍拍肚皮,示意自己饿了。晓填田看到大叔如此友善,也放松了下来。

两人就这么坐在台阶上吃起了早饭,大叔说吃两个就是两个,两个包子下肚便不再多拿,而是聊了起来。

“大叔,你好厉害啊,这么壮,是退伍的军人吗”

此时大叔手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晓填田也不再担心,而是一边吃着包子一边闲聊。大叔也是很自来熟,聊着聊着就放开了。

“哈哈哈有这么明显吗那好,我正式自我介绍一下。”

大叔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然后笑着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前海军陆战队上校托马斯亚瑟报道哈哈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