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天选之女,认祖归宗(二)

第一百七十四章天选之女,认祖归宗(二)

然而,通过清元和席母的表情不难看出,天选之女无疑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当然,这也是一个沉重的包袱。

席母紧紧地抓着席双的手,生怕下一秒她就不见了似的。清元看着情绪颇有些激动的席夫人,脸上满是纠结,看样子,席夫人对天选之女的了解,可能更甚于他。

“双双不是天选之女,我们双双怎么会是天选之女呢?这不可能。双双乖,跟娘回去啊!那些事儿,让男人们去就好了,双双跟娘回去。”席母说着就把席双往出口带。

“娘。”席双唤了一声,但席母还是紧紧地抓住她的手,硬要把她往出口带。

“席夫人,此时事关整个华夏大陆。”清元沉重地说道。

“华夏大陆,华夏大陆,什么华夏大陆!我只要我的双双,玥儿,珏儿平安!”席母几乎是吼了出来,她的眼角滑落了几颗混杂着许多感情的泪珠。

“席夫人,您先别激动。这也是小双的使命,是她的职责所在啊!”清元给冷默递了一个眼神,冷默赶紧上前安抚席夫人。

“伯母,您先别激动,也许事情会有转机,即使没有,我也会给它制造一个转机。”冷默坚定地说道,这不仅是对席母说,还是对席双说,更是对自己说。他曾经发过誓,此生定要护双儿周全的!

“真的嘛?庆王,你告诉我,这件事儿真的能有转机吗?”席母一只手还是紧紧地抓着席双,另一只手则抓着冷默,急切地问道。

“席夫人,有转机,有转机。”清元虽然不知道冷默有什么打算,也知道此事并不会有所谓的转机,但他总不能任由席夫人将席双带走吧!此事,必须办妥,否则狼烟四起,烽火连天,遭殃的,又是百姓了。

“真的?”席夫人看向清元,只见清元点了点头,而冷默也是如此点了点头。只是比起清元的心有愧疚,冷默却满是坚定。

“夫人,舍小家为大家。”

这时席父走了进来,刚刚席珏留了暗信,他一回到席府便匆匆地往这暗室里来了。

“爹。”

“爹爹。”

“伯父。”

席珏席双以及冷默同时唤了一声,席父点了点头,从席双手里接过席母,将她扶到了椅子上坐下,轻轻地握了握她的手。

“清元掌门,让您见笑了。”席父满怀歉意地朝清元拱了拱手,清元立马回礼,连连摆手。

“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清元说道,“此事一时难以接受也正常。”

“还请掌门见谅。”席父说道,随后看向席母,此时席母虽然脸上还挂着泪痕,但基本上已经恢复了平静,只见她木然地点了点头,缓缓地开口了。

“其实我是平川朱氏的遗孤。”席母眼神有些空洞,似在追忆着过去。

“平川朱氏?”清元一惊,赶紧毕恭毕敬地对席母行了一礼,而席双席珏冷默三人却是有些云里雾里,平川朱氏又怎么了?他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啊?

“平川朱氏是什么来头啊?娘,我怎么没听您说过呀?外祖父不是平川陈家主吗?”席珏疑惑地问道。

席父回答道“其实你们的娘,是平川朱氏最小的女儿,也是唯一一个在那场大战中活下来的人。而你的外祖父陈家主与已故的朱家主是生死之交,他收留了你娘,为了避免冥月族余孽的追杀,重新给她安了个陈家嫡次女的身份。”

清元补充道“平川朱氏的嫡长女朱卿言便是上一任的天选之女,在那场大战中,她以自己的羽化,封印了冥王,香消玉殒了。”

其实清元还有一句话没说,但当成上任天选之女的妹妹面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由于当年的朱卿言并非神族嫡系,所以她在香消玉殒前,没能封印整个冥月族。也正是如此,他们才需要让席双赶紧认祖归宗,解开体内的封印,方能用其天选之女的灵力,封印甚至歼灭整个冥月族,换来永世太平。

“朱卿言便是我的长姐,我叫朱卿语,然而所有人都以为我死了。”席母脸上满是忧伤,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提到姐姐朱卿言,和她原来的名字了,如今提起,竟是因为双双也是同样的天选之女。席母的心中可谓是五味杂陈。

“所以,我也要以自己的羽化封印山阴阁?”席双知道了个七七八八,心里也是有了打算,她淡定自若地问道,冷默见她如此淡定,担心她是把心思全藏在心里一个人扛,别凑近握住了她的手,用手心的温度告诉席双别怕,我一直都在。

清元不打算隐瞒,毕竟席双有权利知道自己面对的将是什么,他严肃地说道“准确地来说,这次,你面对的是整个冥月族,以及即将破解封印的冥王。”

“当年你之所以被当做不祥之女送出风族,是因为风族长老们受人蛊惑,你父母在强大的压力之下,不得不将你送出洛樱林,以保证你的安全。”清元说道,眼底闪过一抹痛恨。

“是那个灰袍男子?叫风雷的长老?”席双紧握着拳头问道。

清元点了点头,而冷默的眼底也冷了许多。

“风雷一直觊觎族长之位,在身边的谋士冥,也就是风雪的师父的撺掇下,竟趁着白露生子之际,偷偷给她下蛊。人人都以为她是产后受寒,落下了病根,却不曾想是中了西域冥月族的蛊毒。”提到白露的病情,清元对风雷和那个冥恨得是牙痒痒。

“那他们现在在哪儿?”席双的眼底有了一抹戾气,冷冷地问道。她一向护短,现在和亲生父母的误会也解开得七七八八了,对于伤害她身边的人的行为,她恨之入骨。

“风雷已经被众长老讨伐了,而那个冥是冥月族人,在风雷被讨伐之前便弃之而去,逃之夭夭了。”清元叹了一口气,“那冥临走前竟然还留了一手,他在白露身上种的蛊如今伤了白露不说,还让风神也中了蛊毒。”

“竟然如此,这个风雷和冥,真是太可恶了!”席双紧紧地握着拳头,咬牙切齿。

“真不是人!”虽然风神和白露与席珏并没有什么关系,但听到风雷和冥的恶劣行径,换了谁都是看不过去的,再说了,那风雷当年还重伤了他,逼得双双跳崖自尽,是可忍孰不可忍!

“为今之计,必须联合各族。”冷默一向头脑清醒,他冷静地说道。

“小默说得没错,现如今灵族和风族已经达成一致,想必龙凤二国也已经联合,我已派小六和小千加急赶到离国,说服离帝,不知道那俩行不行。”清元也是有些不放心的,小六一向性子急,小千也是初出茅庐,也不知道俩人是否能说服一国之君,能不能说服离帝那个老顽固。

“离国那边,我已经书信离麒了,但却迟迟没有回信。”冷默眉头微蹙,他总觉得,离国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不然离麒为什么迟迟不回信笺,他明明已经写了急件了啊?而且还是以席双的名义写的,离麒不可能不回的啊?!

冷默的心总有些不安。

“难道离国出事儿了?但风雪家信上并未提及啊?”清元也是有些疑惑。

“暂且不管离国,现在当务之急是小双赶紧回风族,认祖归宗,解开天选之女的封印,否则即使是各族联合,恐怕对付冥月族的邪力也是够呛。”清元说道。

自从熹日族分裂成龙凤离三国之后,法术修为也已经不能和当年相提并论了,就算加上风族和灵族,恐怕也是回天乏术了。冥月族现如今越来越强大,而且早就侵蚀了各族内部,没有席双这个天选之女是万万行不通的了。

席双看向席父和席母,征求他们的同意。只见席父点了点头,而席母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知道,要以民族大义为重,如果长姐还在的话,一定也不希望她为了眼前的苟且,而不让席双担起肩上的重任的。席母犹豫再三,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阿爹,我答应你。”席双说道。

“那我们赶紧走!”清元说着就要带席双走。

席双摇了摇头,说道“且等我两天,等我帮玥姐姐揪住内宫的山阴阁内鬼。”

清元点了点头,想着应该也不差这两天,休息够了再快马加鞭,他们并不一定会比现在疲劳奔波来得慢。

“娘,我扶你!”席双见席母精神有些恍惚,赶紧扶住了席母,往房间走去。而剩下的男人们便围在一起,讨论对策。

“双双,怎么天选之女都出现在我身边啊?是不是我前世造了什么孽啊?”席母脸上两行清泪,有些许哀怨。

“娘,您别这么说。天选之女是上天降临的福分,大姨是天选之女,我也是天选之女,我们的出现正是因为上天希望您被保护。”席双故作轻松,笑着说道,眼角却也滑落了两滴晶莹的泪珠。

“长姐,求您保佑双双,平安归来。”席母看着天空,祈求道,脸上满是泪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