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就是这么嚣张!

楚国边境义城,有神灵河玉带一般绕城而过,直入楚国王城。

神灵河是龙骨山东边的河水,而龙骨山西边,秦国与燕国交界处,这是古兴河。

龙骨山镇压与通木大龙中央,分割五国。

这两条河,也犹如它的臂膀一般,分裂五国的同时,也佑护着他们。

再说这两条河的尽头,这是南海,而在楚国周围这边,被当地人称作为无妄海。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常年大雾,没有渔船,想要从楚国到魏国,只能总里面的官道。

水路这面,是万万不可能的,无望亦等于无妄。

清晨,微凉的春风吹开轻纱似的薄雾,也吹动那船头晃悠的人的衣襟。

细辛在煮茶,有时目光也瞟向那征坐在桌旁的主子,他目光始终盯着船头的随杺。

“主子”细辛轻轻唤一声。

“嗯。”拓跋戟回转头,嘴角还勾着淡淡的弧线。

细辛微微一叹,面上却依然露出微笑,“主子在看什么呢?看得这般出神。”

拓跋戟眉心微挑,“到了楚国,他是不是就要离开了?”

“是的。”细辛轻轻吐出,平静地看着拓跋戟,“我们与商公子的协议,就是安全到达楚国。现如今”

“是啊。”拓跋戟点头,目光落在船头正和商陆讲话的随杺。

“兜兜转转,还是回来了。”

“主子,楚国与其他国家相比,可真的是龙潭虎穴,杺爷自在惯了,肯定不会留下的。”细辛看着拓跋戟,话中隐有深意。

拓跋戟闻言不由看向细辛,“你想告诉我什么吗?”

细辛笑笑,眼一转又问道:“主子不是已经猜到了么?”

拓跋戟默然半晌才道:“我明白了。”

“你们在说什么?”

随杺坐到他们的身边,接过细辛递来的茶水,“谢谢。”

见主子没有答话,细辛便道:“马上就要到楚国了,近乡情怯而已。”

“细辛也是楚国人?”

这点随杺还真是不知道,这几人在江湖上的威望不小,但是来历

除了神医谷以外,苏木兄弟和细辛,她还真的是一概不知。

“半个吧,我娘亲是楚国人。”

“唔,你们这一趟回去,可是比路上还要凶险啊。”

随杺没有接着追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们只能算是萍水相逢,还真没到有多交心的地步。

拓跋戟勾唇深意一笑,“是狼是虎,只有进去才能知道,不是么?”

随杺拍了拍他的肩膀,豪爽地笑道:“爷就是喜欢你这脾气,不过还是小心点为好。”

拓跋戟稍微扭头,看着肩膀上的小手出神。

这时候落葵急忙忙跑了进来。

“不好了主子,前方出现一搜大船,应该是拦截我们的。”

拓跋戟眼神一暗:“进船仓!”

等到几人躲进船仓后,倒是没有弓箭的动静,而是传来一阵阵类似念经的声音。

“这是什么声音”苏叶浑如刷漆的剑眉紧皱着,“是拓跋瑾还是拓跋瑆的人?”

细辛从窗外看去,确定了来人后,不禁问道:“你为什么不说是拓跋琪?”

“五皇子还不足以有这样的阵仗。”

苏叶撇撇嘴,还真把他当小孩子了啊。

细辛听了一会儿,确认道:“这是道士的经文”

拓跋戟一愣,转头看向了随杺。

昏暗的船仓里,看不清她的表情。

但她的话好想没有之前活跃,这貌似是哪里不对。

“他们是疯了么?”苏叶脸上含着笑侧着腮,“把我们当妖怪?”

‘轰隆!’

苏叶一个不稳,“我艹,他们在撞击船!”

这么躲避下去不是办法,细辛看着拓跋戟,“主子,你撑小船过去,我们在这里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怕拓跋戟不同意,他又加了一句,“等到您上了岸,我们也能冲过去!”

拓跋戟看了看他们,点点头,“那你们小心。”

此刻他没有内力,与他们几人在一起,无疑是累赘。

这点,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见主子同意,细辛松了口气,而后又对随杺说道:“杺爷,拜托了。”

一开始随杺根本就没有听清他说什么。

一帮的商陆担忧的问道:“爷,你没事吧。”

随杺一愣,摇摇头,小声在他耳边嘱咐道:“等会不管发生什么,你只要跟在细辛的身边。”

商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听随杺的意思,“我知道了。”

随杺和拓跋戟上了小船后,心绪依旧不稳。

那经文在她耳边嗡嗡地,直让她心烦。

虽清楚自己不可能会被小道士怎么样,但此刻的意乱实在是太难以捉摸,也太难以控制了。

见她脸色苍白,拓跋戟担忧地问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随杺摇摇头,没,记住,千万别用内力。”

就在他们刚行驶了没有五米的时候,小船突然的一阵晃动。

随杺看到对面丢过来的石头,不禁大骂了一声,“我艹,还有捡漏的!”

而后,为了稳定小船,自行跳入了水中。

“随杺!”

拓跋戟猛然一震,一点都没有过多的思考,就也跟着跳了进去。

“你个滚蛋,你下来干什么!”

见他落水,随杺神色顿时猛沉,“你知不知道,你没有内力了!”

没有内力护身,这样的海水对他来说就是地狱的意义。

拓跋戟蹙的眉拧成了死结,很是不安的说道:“我怎么能让你”

“就说你别动了,快去上面,我没事的。”

对面的声音越来越近,她全身上下每个毛孔都要立起来了。

最糟糕的是,她感觉自己的尾巴快要藏不住了!

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让拓跋戟跟在她身边了!

但是拓跋戟根本就不动,就和她藏在水里,紧紧地盯着她,厉声拒绝道:“不要!”

“就你现在这身板,还真是不能嘴硬的。”

随杺眉凝纠结,语气里透漏了一丝烦躁。

也在这时,拓跋戟整个身子在水里发抖,脸色淤青,一看就是缺氧的征兆。

随杺秀眉轻皱,她也同样感觉自己身体不太好。

于是她干脆,眼睛一闭,身子一倾斜,直接对上了不听话人的双唇,啄了下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