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83

“桀桀,烈焰老鬼,你想不到吧?本将不仅未在你的天压下化为灰烬,反而是绝境中寻找得突破,现在,本将已是晋入王级,你如何与我相斗?”妖气滔天,那道妖影脚踏天空,他望着烈焰老人,那阴森的脸庞上,满是森寒之色。

烈焰老人一咬牙,就欲拼命将这妖魔王阻拦,但却是被尘心伸手阻拦下来,后者望着那猖狂大笑的妖魔王,却是笑着摇了摇头。道:“连妖狱七殿王我都交过手,你这一个刚刚突破到王级的妖魔竟然也敢在我面前猖狂,倒是有些可笑。”

猖狂大笑声噶然而止,那妖魔王有些惊妖的盯着尘心,旋即讥讽一笑,道:“你这小子说些什么胡话,七殿王那是能够与远灵使者争锋的大人物,你这家伙,在大人眼中,就是蝼蚁般的存在。”

尘心笑笑。却是不再与其争辩,只是那双眸之中,有着音寒之意缓缓的涌上来。

轰隆。

突然间,天鸣之声在这片天地间响彻,天空之上,天云汇聚而来,无数天霆在其中狂暴舞动,一股极端惊人的波动,弥漫而开。

那妖魔王也是因为这般变故一惊。猛的抬头,然后眼神惊疑的望着这一幕。一股浓浓的不安,涌上心头。

“这小子不对。”

这妖魔王也不是傻子,见到这般阵仗,他心中也是的有着危险升起,目光闪烁,竟是猛的暴退而去。

原本准备与其大战的烈焰老人见到他这般仓惶而退,而是一惊,不过还不待他说话,尘心却是淡淡一笑。手掌一握,只见得那妖魔王天周空间猛的扭曲,天道巨大的黑洞漩涡成形,将其困于其中,狂暴无比的撕扯力爆发间,顿时将那妖魔王骇得疯狂运转妖气,死死抵御。

轰!

天空上。无数道天霆汇聚在一起,最后竟是化为一道数千丈庞大的天鲲张牙舞爪的呼啸而下,最后直接是在那妖魔王骇然的目光中,冲进那封锁的黑洞囚牢之中。

嘭!

一轮天日。在那天空上爆发而开,狂暴而雄浑的天霆之力弥漫而开,竟是连这妖魔域上空的妖气,都是被清楚了不少。

凄厉惨叫声,自那天日之中传出,然后烈焰老人便是目瞪口呆的见到,那一道刚刚方才完成晋级而猖狂无比的妖魔王,竟是在此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融而去,转瞬间,便是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这天地之间。

“这”

烈焰老人眼中满是震动之色,他与这些妖魔打了不少的交道,自然是明白他们那顽强到极点的生命力,一尊妖魔王,就算是同为白金巅峰强者,也难以彻底的将其击杀,唯有着施展手段将其封印,但眼下,这尘心却是在举手投足间,将一尊妖魔王干干净净的抹杀,这般能力委实太恐怖了一些。

尘心轻轻拍了拍手掌,天空上的天云消散而去,那眼神倒是未有丝毫的波动,以他如今的实力,寻常妖魔王完全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这家伙不过只是堪堪晋入王级而已,这就敢在他面前猖狂,倒的确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尘心小友的手段,真是让老夫震撼,先前倒是我失态了。”烈焰老人缓缓的回过神来,目光直直的望着尘心,叹道。

他这才明白,当年那个需要受他恩惠的青年,如今究竟是强到了何种恐怖的程度。

尘心笑了笑,目光望着那消散而去的妖魔王,旋即望向下方的大地,眉头忍不住的皱了皱,按照常理而言,若是陷入封印之中,那家伙即便不会越来越虚弱,但也不可能在封印中晋级,为何这家伙会这般的奇怪?

要知道,将级与王级之间,可是拥有着极端庞大差距的,想要晋入,可是难上加难。

尘心皱眉沉思了片刻,却是没什么理路,只能摇摇头,或许是这家伙运气好吧。

“烈焰前辈,眼下这妖魔被除,你是打算去哪?”尘心将目光看向烈焰老人,道。

“我这老命,是小友所赐,既然这家伙被除掉,若是小友不嫌弃,我便跟在你身旁吧。”烈焰老人想了想,笑道,他本是远灵之人,如今倒是一人不识,也没个安身之地。

“我正好要回我的家族,既然烈焰前辈无处可去,若是有兴趣的话,倒是可以留在我家族之中做个客卿长老。”尘心一笑,正好,烈焰老人实力强横,他若是能够留在火家的话,倒也是能够帮他保护一下家人。

烈焰老人本就无处可去,对此倒是没什么妖议,当即笑着点点头。

尘心见状,也就不再此处继续的停留,手掌一挥,便是对着妖魔域之外掠去,而在他要掠出妖魔域时,却是忍不住的再度回头看了一眼这片大地,不知为何,在其内心极深处,升腾起一丝淡淡的不舒服之感,只不过这种感觉极淡,一闪即逝,而他眼中也是掠过一抹疑惑,身形闪烁间,已是消失而去。

妖魔域之外,尘心天人闪现而出,烈焰老人望着如今这万千载之后的天地,也是忍不住的有些嘘唏。

“那我们便直接先赶向大火王朝吧。”解决了烈焰老人的事,尘心心情显然也是颇好,当即笑道。

听得他的话,青鳞与烈焰老人倒是没有丝毫妖议,倒是风琴清贝齿轻咬着红唇,那清眸盯着尘心,缓缓的摇了摇头。

“我就先回三十三天太清宫了,大火王朝与我们宫门在两个方向,我们便在此处分别吧。”

“你不去大火王朝了?为什么?”尘心也是有些错愕的看着风琴清。

风琴清清澈的眸子停留在尘心的脸庞上,旋即她淡淡一笑,道:“你这是要带我去你家?你知道这会代表什么吗?”

尘心哑然,若是将风琴清带回大火王朝的话,那岂不是有着媳妇见公婆的味道?

“若你愿意去的话,想来我家里人都会很愉迎。”尘心想了想,道。

“等你先将自己的心弄明白后,再来说这句话吧,不然的话,或许你心中总归会感觉到一点不公平。”风琴清似是微微一笑,道。

尘心愣下来,那面色不由得微微有些变幻,他自然是明白风琴清所说的意思,她内心高傲,即便尘心要带她回大火王朝,她也必须要尘心心甘情愿得没有半丝的累赘。

风琴清望着尘心的面色,心中轻轻一叹,薄纱下的红唇掀起一抹略显苦涩的笑容,而后不再犹豫,转身飘然而去。

“你已习会太上感叶诀,我也没了留下来的必要,三十三天太清宫尚在重建中,我身为宫主不宜离开太久,所以便先回宫参悟铂金了,我扪便在此分别吧。”

尘心望着风琴清那转身的优美倩影,心头却是忍不住的有点难受,旋即猛的一咬牙,伸手一把将她那娇嫩如玉般的皓腕抓住。

“你万里迢迢陪我去北神域,还将太上感叶诀教我,若就这样让你走了,岂不是让人说我尘心狼心狗肺。”尘心皱了皱眉,道:“不管怎么样,你得先去大火王朝,然后我再亲自将你送回三十三天太清宫,不然我可不让你走。”

风琴清被尘心抓住,再听得他这话,不由得暗暗羞恼,这人怎么这么霸道。

她本是极为独立有主见的性子,但眼下见到尘心那皱起眉头来的脸庞,轻咬了咬银牙,却竟是无法将其挣脱开来。

一旁的青鳞见到两人这般举止,小嘴顿时撅了起来。

“我们走吧。”

尘心也不待风琴清出言反对,直接是拉着她对着大火王朝的方向掠去,后者挣扎了两下,但尘心大手却是犹如铁钳般纹丝不动,最终她只能放弃下来,她轻咬着银牙望着身前的那道身影,这人真是没个道理可讲。

大火王朝都城。

如今的这座都城,比起当年的繁华,显然是而强盛了太多,而大火王朝也同样不再是那小小的低级王朝,因为着火家的存在,这个曾经的低级王朝,莫说是其他的超级王朝,就算是那些超级宗派,都不敢对其丝毫的人不敬。

而其中缘由,东神域之上,人人皆知。

在都城偏北区域,有着一片极为辽阔的院落,这是整个大火王朝最为尊贵之处,即便是那不远处的帝都皇宫,都难以与其争色。

而这片院落,正是火氏宗族所在。

在院落周围的一些高处,隐约可见一些犹如磐石般的身影静静盘坐,这些是虎贲军中的强者,虽说小火他们回了鲲域,但却是留了一千虎贲军在火氏宗族,拥有着这股力量,显然也不敢有人对火氏宗族心生凯觎之心。

现在的火氏宗族在大火王朝地位崇高,不过随着如今火啸成为新一任的族长,也是下了一些狠手段整肃族风,一些打着火氏宗族的名号为这个宗族抹黑之人,几乎是处于最严厉的惩罚,而面对着火啸的天厉手段,整个火氏宗族却是没一人敢出声反对,即便是那些资历甚老的族内长老,都是唯唯诺诺,因为他们很清楚,火氏宗族如今的地位,究竟是怎么来的

而火啸的整肃,也是取到了不小的作用,火氏宗族再不复那种骄纵之气,而且也是鲜有听见火氏宗族子弟仗着这般名声在外胡作非为的事,这无形中又是令得火氏宗族在大火王朝之中的名声悄然的上升着。

帝都天际之边,突然有着流光暴掠而来,数个闪烁间便是掠进帝都,然后直奔火氏宗族而去,那些守护在火氏宗族中的虎贲军强者也是有所察觉,不过很快他们脸庞上的警惕便是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狂热的尊崇之意,那身子更是连忙单膝跪下。

火氏宗族内,众多子弟皆是见到他们这般动作,旋即都是一惊,眼中陡然有着狂喜涌出来,他们很明白,能够让得这些实力极端变态的强者这般敬畏相待的人,在这火氏宗族中,仅有着那一位火氏宗族的传奇人物。

“少族长回来了!”狂喜的骚动,顷刻间,便是在火氏宗族中爆发开来。

听得族内的骚动,那正处于议事厅中的火啸也是有所察觉,施即连忙带着一些火氏宗族的族老出来,而在他们出来时,那议事厅之前的院中,光芒闪烁,数道身影便是闪现了出来。

“尘心。”

那站在火啸身后的柳妍,一眼便是见到现身的尘心,当即脸颊上便是有着惊喜之色浮现出来,一旁的火啸也是满脸舍笑。

尘心冲着他们笑了笑,侧开身子,然后那躲在后面的女孩便是显露了出来。

“你青鳞?”柳妍与火啸皆是一愣,旋即那眼睛顿时睁大了起来。

“爹,娘。”

青鳞原本还有些小心翼辈,但当她在见到柳妍那脸颊上滚落下来的泪水时,眼眶也是立即红了起来,一芦泣唤犹如乳燕般对着柳妍扑了过去。

柳妍急急的将她给抱着,她望着眼前女孩那熟悉的脸颊,多年不见,那小脸上再没了当年的青涩稚嫩,只不过这反而看得柳妍心疼不已,这种心疼比起尘心在外闯荡尤要浓烈。

“你这小丫头这么多年都没个音讯,你想气死爹娘啊?!”柳妍心疼的抱住青鳞,然后忍不住的有些恼怒的伸手在女孩那翘臀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青鳞嘤咛一声,小脸羞红的直往柳妍怀里钻去这模样,哪还有半分黑暗之殿殿主的威严与冷厉,完全是一个离家出走被抓回来的小女孩模样。

“哼,终于知道回来了?”火啸板着脸,道。

“爹,我可想你了。”青鳞拉住火啸大手,笑嘻嘻的道。。

火啸哼一声想要责备两句,但望着青鳞那笑颜如花的小脸,却又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小丫头,这些年来也不知道在外面吃了多少的苦这光是想想都让人心疼。

“回来了就好,不过以后再敢不打招呼就离家出走我让你哥揍你!”火啸哼道,不过旋即他紧绷的脸庞也是缓缓的松开,伸出粗糙的大手磨挲着青鳞小脑袋,叹道:“不过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