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一气炼圣胎,我为玉清神

任鸿盘算这种关于人族的重大隐秘,而定海道人问出一个极为关键的问题:

“眼下神农八世过去几世了?”

“所谓‘世’,指的是万年帝纪中的转折点。自古神降世为神农氏以来,已度过六世。”

“大灭劫后,农皇重兴人族,号神农氏。千年后,农皇转世再降,为魁隗氏。又过千余年,农皇三降人世,为烈山氏。此三氏皆为姜姓。”

定海道人默默一算:“你这是三清宗之前的那三个古朝吗?”

颛臾没理他,自顾自说:“三清大兴,皇朝朱襄氏。”

“三清宗灭,天皇阁毁,为五世赫胥氏。”

“至于现在……”少年盯着上方空荡荡的三皇御座:“眼下是四岳氏,皇族吕姓。”

“已经六世?那岂不是说,再过两世又到人族灭劫?”

“所以,有轩辕氏出,再兴帝纪七世。算算时间,眼下才是这个帝纪的七千多年,还有大概两千多年。朋友,好好努力修炼。等两千年后你飞升成仙,说不定轩辕帝和魔神交锋时,你还能化作仙家下凡匡扶正道。”

“魔神?”

“自己去天渊下看,我再说下去,就该被天罚了。”

颛臾背对着任鸿,一步步后退:“你先在神殿挑一部神策。按照这座神殿的传承规矩,如果不在这里获取神策,是不能离开的。”

“那你……”定海道人刚问出口,自己便恍然道:“明白了,你有天皇策。”

定海道人漫不经心在附近走着,寻找适合自己的神策:“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因为我是天才啊。命格合入紫宫,耀魄宝、北辰精这种,放在七千年前太昊帝纪,我这可是天帝之相,是有资格当人皇天帝的。”

……

忽然,任鸿眼前二人消失,自己出现在一座清冷空寂的大殿。

这才是千年之后,真正的万神窟神殿。

往前走几步,任鸿来到三皇座前。他看到颛臾放入泰皇体内的《农皇策》,也看到天皇座前的一行小字。

“后者切记,不可阅读《天皇策》!”

“又是天皇?天皇道统果然有问题,连颛臾前辈都要留下警告?不过他修炼的功法是天皇策?那么他的死……莫非跟此有关?”

盯着眼前空荡荡的天皇御座,任鸿默默后退。

就在他准备离开时,忽然神殿升起金光将门户封闭。道道神文如龙凤飞舞:

“万神殿中,神策无数。有缘人只可选择一篇。挑选后自动传送离开。”

“果然要如颛臾前辈所言,要挑一篇功法?”

任鸿眼界高,自己持有天书传承,自然看不起神策九品中的人三品和地三品。可关于天阶诸多神策,他一个都相不中。

“神殿只说带神策出去,却没说必须是神殿原本有的。”

忽然,任鸿灵机一动。

“如果我把‘玉清’视作古神,能不能创造一篇《玉清神策》?”

任鸿闭上眼,以浮黎镜推演一篇蜕变“玉清”的神策。

……

玄火窟内,董朱进来后就尝试跟赫胥晨取得联系。

“你现在在哪?”

“东海。有事?”

太清宝库内,赫胥晨坐在仙鼎前,按照丹方制作丹药。

“没事,随便问问。记得,不要随便告诉别人,你跟我认识。”董朱再三强调:“尤其是我跟星魔的关系。”

“晓得了。”

赫胥晨回复后,小心翼翼把玉膏精粹倒入仙鼎。

三清宝库中,唯太清一脉宝物典籍最多。离渊老龙毕竟是太清护法,在此收集诸多太清宝物,甚至还有一世的太清遗蜕。

赫胥晨目前所炼的仙丹,亦是离渊老龙准备,是但年太清大教主亲手准备的丹方,并且在这里备好材料。

按照离渊老龙的手札,要以此“五转化龙丹”充当离渊火窟的龙珠,由太清弟子将整座离渊火窟点化为仙器。

当然,这也离不开其他六人的帮助。

依离渊老龙打算,他留下七道传承。那么日后得七道传承的人便与离渊火窟有缘。当太清弟子点化仙器时,其他六人必须帮忙还债,以化解这段因缘。

突然,赫胥晨一侧石壁上的七根蜡烛,又有一道烛火熄灭。

“咦,万神窟也被人进去了?”

七根蜡烛对应七座秘库,随着万神窟烛火熄灭,尚剩玄火窟和外道窟。

但没多久,玄火窟内的地火玄精珠也被取走,又有一道烛火熄灭。

赫胥晨放下炼丹的扇子:“怎么这么巧?”他以太上法门推演天机。但正如任鸿算不得他,他太上法门也算不得任鸿的大衍算经。倒是隐约算出,玄火窟之人似乎和自己有关。

“难道……”

赫胥晨马上跟董朱联络:“你是不是在玄火窟?”

“发现了?”董朱坐在玄火窟内的地心青莲上,手中把玩地火珠和朱雀丹。

随着两颗火精宝珠入手,董朱已经打定主意收集九大真火,炼一套九炎神火珠。

“太清宝库中的人,是你?”

“是我。”

赫胥晨和董朱相熟,他知道董朱“陆压道人”的身份。

董朱从昆仑下山不久,涉世未深的小白就被星魔偷走一件东西。为此,他只能返还西昆仑,还被齐瑶骂了一顿。

后来再度下山,他化名陆压找星魔麻烦,在扬州城认识了赫胥晨。二人曾一起追查玉佛寺盗宝事件。

因为二人都跟星魔有仇,关系倒还不错。

“离渊火窟有我机缘,未来需要你帮我一把。”

“关于离渊火窟化龙?”任鸿跟董朱讲过,加上董朱看到玄火窟中布置,自然猜得出来。

“没错。未来离渊火窟化龙,需要七仙联手演化。我会去找其他几人,到时候也需要你。”

其他几人?

董朱心下盘算:这么看,任鸿肯定会出面。到时候我跟赫胥晨认识这件事,甚至我跟星魔有仇肯定瞒不住。

少年抱着头:“不行,必须赶紧把星魔偷我的东西拿回,不然等任鸿知道,肯定要扒了我的皮。”

……

万神窟,任鸿神情肃穆,独力迎战眼前万神。

他在神殿之中再创神策,引神殿异动,再化作虚空。而玉清道神出现的那一刻,引万神出手攻击。

无数神策震动大道,演绎各式各样的神通力量。

“既然神策之法是演化道神,那么玉清大道尊也是其一。而且品阶当不逊三皇,若诸位不服,大可斗法论战!”

任鸿身上流转玉清神光。随着运转《玉清神策》,天皇金丹中的那一道玉清仙元随之引动,自动在任鸿体内流转,为任鸿演绎玉清大道。

雷泽古神声如雷霆,腹生万雷随风吐出,道道雷龙布满虚空,化作一方雷泽世界。

任鸿手掌一翻,青光玄气流转于右臂,反手一记番天印击碎雷泽世界。

“一气炼圣胎,我为玉清神。”任鸿反手一指,点破雷泽古神。

“今朝才知,老师的元始大道是为何物!”

昔年玉虚上人在仙岩讲道中提及“元始”,如今任鸿推演“玉清神策”才恍然明白。

什么金丹,什么元神,说到底就是元始一炁的运用罢了!

修炼本身,就是提炼属于自己的先天一气。

“难怪我辈又被称作‘炼气士’啊!”

眉心灵台,任鸿观想玉清大道尊。

手持如意的大道尊微微一笑,身后鸿蒙世界轰然破碎,化作三十三天宫。

大罗渺渺,玉清至尊。

随着玉清天宫开启,任鸿跨入神策第二境——登天。

此境等同筑基,要以自身开辟天宫门户。

天眼神和灵耳神同时攻来,天目灵耳夺取任鸿认知,让他有目无视,有耳无听,整个人的内心陷入永恒幽境。

“给我破!”任鸿指尖一划,玉清神光破碎幽境,灭去二神。

天门道宫开辟,任鸿体内的那道玉清仙元彻底化去,取而代之是一缕鸿蒙元始玉清气。

扶桑帝君手持赤木,扶桑神树结出九轮皓日,对任鸿挥下。

此乃扶桑一脉的无上神通,九阳曜日。

霎时间,幽暗虚空变作白昼,一只只金乌吞吐日火,将任鸿团团围住。

任鸿伸手一抓,玉清神光化作巨斧,他身后浮现一尊孔武有力的神王法相。

一斧劈下,神树斩断,九阳熄灭。

随着元始玉清气流转全身,任鸿道体向玉清神体进一步转变。

神斧无敌,随着扶桑古神退去,任鸿手持玉清神斧横扫神殿,最终杀至农皇和天地二皇面前。

此时,玉清气轰然一变,在任鸿体内缔结圣胎。

圣胎者,神之根本,等同金丹。。

而在这枚圣胎中,任鸿感知到一方天地乾坤,感知到一尊全新的玉清道神。

玉清之神,开天辟地,其名元始天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