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启程(五)

,内心八卦的兴趣突然涌了出来,压低了声音道“主子要真有对手,搞不好就在白原城呢?别忘记那个商宗师就被主子驳了面子,不然主子怎么会走得这么急?”

小六闻言立刻面色煞白,有些惊恐道“怎么办?万一真的有人追来,咱们岂不是要完蛋?”

“呵,不用担心。”三娘子一剪子将手中女衫的长袖剪去,“这天冰海舟可是奇物,就是外陆的大船,也不如它走的快,光凭主子有这么一艘宝船,就知道她肯定了不得。”

“嗯,三儿又说道重点了,其实若不是这艘宝船,我都有些想要被发卖掉了。”阿一活动了下跪得有些乏的腿,“而且主子从头到尾都没有慌乱过,说不定还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手段。”

小五想了一阵,忽然又悄声道“你们说米总管那个空间宝箱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宝物啊?”

阿一立刻瞪了她一眼,厉声道“,虽然咱们打不开那种宝物,可万一被米总管和主子知道你说了这种话,搞不好你就完了!”

小五吓地缩了下脖子,应道“知道了,我不说了就是。唉,好羡慕那些有本事的人啊,对了,你们说米总管是不是也很厉害啊?她可是能打开那个宝箱呀。”

“再厉害还不是主子的家奴?”三娘子眼波一转,“搞不好主子以后也会教我们两手?你们还记得咱们以前的那些奴官说过的话吗?听说有些奴儿得了欢心,被主子赐宝,授功的,不但能容颜久驻,还有了一手本事呢!咱们的主子可是位宗师,若是能被主子看上,多半就有这种机会呢。”

其他三个孩子也是眼神一亮,不住地点起了头,就连小六似乎都暗暗下了决心,小五又开口道“那大家若是得了本事,可不要忘记教教彼此才是。”

阿一却摇头道“不妥,若是被主子发现咱们私下搞这种事情,肯定会受到责罚,那可不是简单的发卖了事,搞不好要掉脑袋的。”

众人顿时默然,好一阵三娘子才出声道“行了行了,大家照应着些就是了,那种事情对咱们来说太遥远,还是先打扮起来再说吧,哎,你们看,这件衫子再剪短一些如何?”

话题顿时就回到了衣服上,大约过去了半个时辰,米洛儿推开舱门进来,四个孩子顿时都乖乖地同声请安道“拜见米总管。”

“起来吧。”米洛儿扫了眼他们,略略摇头道“主人一会就要下来了,你们这手脚也太慢了点,怎么还没拾掇好衣服?”

“请总管责罚!”四个孩子顿时不安了起来,方才闲话说的太多,衣服都没改完。

“还不快点弄起来?还有你,不用跪了,去帮他们改衣服去,果品呢?还没有送来?”米洛儿让阿一起身去帮忙,可没有看到果品,语气便冷了起来。

阿一立刻回道“方才送来了,只是米总管不在,小的们不敢让外人乱闯进来。”

米洛儿眉头才松开了一点,“嗯,不过你们完全可以将果品接过来吧?是不是和那两人拌嘴啦?”

三娘子也倒身下拜道“米总管明见,那主子被敌人追杀逃命,小的们听不过去,便骂了两句,这种下贱的玩意居然妄议主子,根本就是不识抬举。”

“哦,他敢这么说?”米洛儿眼眸一冷。

小五见状,立刻跪在地上,一拉小六的胳膊也跪了下来,才说道“小的们不敢欺瞒,确实这么说过。”

“都改衣服去吧。”米洛儿瞥了一眼四个孩子,直接退了出去,想来必是去问小八和十七了。

三娘子长吁一口,连忙将一件快改好的衣服在身上比划起来,小五在一旁夸赞道“三娘子厉害啊,一句话就让米总管替你出气了。”

“是小八他自己寻死罢了。”三娘子得意起来。

“行了,没有把果品先接进来,是咱们有错在先,虽然小八确实犯了忌,但我们恐怕也少不了责罚。”阿一从小六手中拿过一件衣服,“咱们毕竟是新来的,两边同时敲打也属正常。”

三娘子不快道“那也是小八那边更倒霉!”

阿一点点头道“这个肯定,但我们以后做事要更小心些才是,而且今天一过,咱们和小八那边可是彻底撕破脸皮了。”

“怕他怎地,指不定米总管直接把他扔到冰海里也不一定呢。”小五没有忘记是自己先开口顶了小八,此时也只能强行给自己壮胆了。

阿一摇了摇头,却也没有再说什么,至少看得出来,主子和似乎和大家常说的那种奴隶主不太一样,小八虽然有点令人不喜,但应该不至于被直接扔到冰海里面去。

一时间大家都默然做起了手上的活儿,心里各自思虑着什么。

不一会儿,米洛儿冷着脸端着果品走了进来,四个孩子再次下拜,米洛儿微微哼了一声,才道“继续忙你们的,别给我在主人面前丢份,否则本总管一定要让你们知道主人的家法严不严!”

四个孩子赶忙齐声应了下来,赶忙将衣服简单剪裁了一番,不过还未来得及换衣,张子潇便推开舱门走了进来,米洛儿立刻下拜道“见过主人。”

孩子们也赶忙齐齐拜倒在地“拜见主人。”

“起来吧。”张子潇虽然一直在甲板上操纵天冰海舟,其实神识一直笼罩在船舱之内,这些孩子们的事情她知道的一清二楚,对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对于今天的事情,她并没有太多意见,哪怕米洛儿私下找过她,说要惩戒小八也没有同意。

她轻身坐在床上,扫了眼惴惴不安的孩子们,对米洛儿点头道“小米,你也坐吧。”

“谢主人赐座。”米洛儿行了一礼,缓缓坐在椅子上,双眸也看向了那些孩子。

“都说说吧,你们心中有没有自己喜欢的姓名?”

张子潇此言一出,那些孩子们顿时面面相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