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写生

外出写生的不只九班,五班也去,两班凑在一起还挺热闹。

秦楼没什么感觉,画画她还是喜欢的,但她一般不画树木花草高山河流,她喜欢漫画卡通人物那类,所以写生对她毫无吸引力。

而且集体这种活动她并不喜欢,一般集体活动她是不参加的,能推就推,推不了就去当个木桩凑个数而已。

秦楼没搞画册那样专业的工具,她就一本合页笔记本一支简单的铅笔,兜里揣着手机和橡皮擦,多带了点纸,因为有些地方铅笔涂上去用纸擦一擦会很有感觉,颜色会特别自然。

秦楼把笔夹在笔记本里,又把笔记本夹在腋窝下,戴着耳机听着音乐双手插兜像个莫得感情的机器人一样,默默走在人群中。

女同学们喜欢三三两两的凑到一起粘着黏着的走,男同学们也喜欢勾肩搭背,就秦楼一个人默默的走在边上,她老是这样一有集体活动就游离在外。

阮婼拉着另一个女同学走到她身边,一点不见外的伸手去勾她手臂:“在听什么呢秦楼”

秦楼不动声色的抽出手臂淡淡道“听音乐啊!”

阮婼像是感受不到那微不可查的排斥似的,大喇喇的继续去勾她的手臂“我是问你听什么音乐。”

秦楼再次不动声色的抽回手臂,把夹在左腋窝下的笔记本换到右腋窝,这样阮婼就不方便勾她的右手臂“古风音乐。”

阮婼翻了个白眼道“我问的是音乐的名字。”

秦楼:“……”

那你不会一次说清?

秦楼忘了歌曲叫什么名字,正准备掏出手机看一下,阮婼旁边的女同学马上凑过来惊讶道“古风歌曲我也喜欢,不是,秦楼你不像会听这种音乐的人啊!”

秦楼蹙了蹙眉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她感觉班上的女同学的脑回路有点清奇,与自己不在一个频道上。

就比如这位,听音乐还要管是哪种人吗?千人千面这都不懂?

“啊?”秦楼下意识问,“哪里不像?”

“就……感觉吧!”女同学一脸认真思考的样子。

我去,感觉?你感觉出毛病了吧!秦楼发扬了她杠精精神,这个女同学虽然与她同班,但这小半年时间里秦楼甚至连她名字都叫不出来。

“你感觉不对,感觉这东西太主观臆断了,会骗人。”秦楼漫不经心的把音量开大,直言不讳的说道。

“啊……哦!”女同学撅了噘嘴然后不说话了。

阮婼蒙着嘴笑道“秦楼你就是那种会把天聊死的人,哈哈。”

会把天聊死的人是哪种人?当然是无趣的人,秦楼太清楚自己了,但凡周围的人或事在她心里都有趣不起来时,她乐得做个无趣的人。

“嗯。”秦楼点点头,双手插兜继续走着。

快到目的地了,走前面的好几个女同学看到一片好场地,适合写生,转过头招呼道“过来这边,那有一片石头,我们可以画石林啊!”

“好啊好啊!秦楼,一起去吧!”阮婼像是长这么大没见过石头似的,眼里都闪烁出小星星了。

“不了,你们去吧!我不想画石头。”秦楼淡淡拒绝道。

“好吧!我们去了啊!”阮婼拉着另一个女同学蹦蹦跳跳的往那边去了。

秦楼找了块高地,盘膝坐下四处看了看,发现还真没什么好画的。

进入冬季,许多花草树木都凋零枯萎了,真不知道欧阳老师让大家出来画些什么鬼,四处破败也不知道能画什么。

秦楼盘膝坐着发了一会儿呆,什么也不想画,她不经意的偏头看到五班一个女同学在画一颗树桩,从她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女同学的侧脸和那一头倾泻下来的长发,这让她一下子想到了明烛。

明烛的头发更长,直达膝盖,尖尖的耳朵,漂亮的脸蛋,啧,美啊!

秦楼想了一下唇角不经意勾起一抹弧度,好,就画她了。

秦楼都不去估测脸型五官的比例,信手在纸上画了一个圆,又在圆内画出一个弯曲的十字架,那是辅助线,在辅助线的辅助下画出来的人体五官比例会非常好。

十字架横线向上那就是仰视,向下则是俯视,十字架竖线向左或向右都是画侧面,如果是横平竖直的架个十字那就是画正面。

眼睛要画在一条横线上,鼻子嘴巴要画在一条竖线上,然后横线左右的两个端点分别连接竖线下边的点,线条要弯一点,这样一个好看的瓜子脸就出来了,画好之后擦去辅助线,一张或漂亮或可爱的漫画人物便跃然纸上了。

秦楼的辅助线竖线凸向左边,很明显她要画个侧脸。

秦楼简单画好五官擦去辅助线后,脑海里忽然出现那天的姬友江君,这丫头近来找她聊天没以前勤快了。

秦楼叹了一口气,人果然还是要保留些神秘感的,能聊天的就别想着见面,相见不如怀念,这话说的真他娘的有道理。

她思量片刻决定等画好明烛后,在多余的空白处画一只皮卡丘,时间够的话还能把自己也画上,两个女孩子逗弄着一只皮卡丘……那画面,想想都觉得挺美好。

很快,明烛的大概样子画出来了,秦楼试着给她的衣服加点小创意图案,要是有电脑她还可以仔细配一下色,没有的话就黑白素描吧!有些地方用纸揉擦一下,自然一点就行,回去再慢慢配色。

“嗯,不错不错。”耳边忽然传来一句好听的男声,还挺耳熟,秦楼抬起眼皮。

操,这人还有点眼熟,谁啊?

秦楼的大脑下意识去搜索,不等她搜出个所以然来,那人就地坐下道“同学,又见面了。”

“嗯?我们见过吗?”

“当然,期中考试那次我就在你们班考的,而且还是坐的你的位子哦!”那人朗声道。

秦楼想了想,好像是这样,不过她没感觉很惊喜,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男生的嗓子真好。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男同学道,“你画的真好,以前学过?”

“没有。”秦楼淡淡道,“你是五班的呀?”

“对,五班的。”男生道,“没学过也能画这么好,你天赋异禀啊!欧阳老师看到了一定很高兴吧!”

“唉,就偶尔看过几个视频自学了一下而已。”秦楼画完明烛准备画皮卡丘了,一边构思一边聊天一心二用毫不费力,“你叫什么名字?”

“宁安尧。”男同学道,“你呢?”

“什么妖?”秦楼抬起头来,“我秦楼。”

“宁!安!尧!”男同学认真的一字一字道,“宁是安宁的宁,安是安宁的安,尧是尧舜禹的尧。”

“哦,好名字。”秦楼画出了皮卡丘的大概外表,头也不抬道,“宁同学是吧!你声音挺好听的,唱歌应该不错。”

“还好吧!不过我的确喜欢音乐,你呢?”

“还行,偶尔听一下,我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

“没有吗?小说呢?”

“小说也就偶尔看一下,不是特别喜欢。”

秦楼抬起头,想起那天自己看小说看得昏天黑地险些忘记了考试时间,两人对视一眼,忽然毫无征兆的笑了。

huozhugyuelouq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