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千阙在夜门的契约

怨幽湖风沙四溢的黄沙结界中,远远的显现出了一处亭子,亭子四面是通透的,在这大风沙里按理并起不到什么作用,而仔细的看去风沙并没有穿进亭子,只是急促的团团将它围住。

亭子里对坐着两个黑影像是正在交涉

“虽然自从夜主继任以来,便已经开始与我千阙有过合作,但,直至今日老夫才有幸一睹夜主的尊容啊”从体态及说话的声音,这黑影正是金之长老千阙。

夜主沃禅的体态依旧懒散,侧身斜卧在一张兽皮上手撑着鬓角道“长老不必客套,此来何意直说便是!”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双目是睁开的也没有鲜血溢出。

靠着亭柱还站在一个斟酒的女灵,这女灵便是花泣。

千阙长老稍愣了片刻,方才端起座前的酒杯尴尬的长笑道

“哈哈哈夜主还真是直接啊,让我这陈旧腐朽的老物竟有些不大适应!”说罢,便将手中的酒缓缓饮尽。

沃禅懒懒的留意着千阙的神情,已然明了千阙此番的来意,继而言道

“长老不必多虑,你既已与夜门曾签订契约约,在夜门中则无论大小,也不论对错,直至契约兑现,这便是规矩”

千阙长老听完沃禅的意思,转而放心神情自若的将酒杯置于桌面道“那千阙就直言不讳了”

沃禅拂起衣袖,其座前的酒杯自然平稳升起,须臾间酒杯便依附在了他的手中。

仿佛周边的一切皆可听凭他的意愿,随后举杯轻道“请”却未让千阙看到他的脸。

千阙并不知沃禅此举何意,也不知沃禅是否原本就是这种习性,便直入主题的试问道

“那华凝公主折返玉苏夜主想必夜主也定有所闻,不知夜主认为她下一步将会如何?”

沃禅淡然一笑,酒杯便从他手中飞出环至千阙面前——期间千阙只觉一股强大的灵气逼近难以喘息更似有吞没之意,心绪陡然紊乱

但见酒杯离去绕出再至花泣胸前悬停

只待花泣上前斟酒

千阙方才稍稍有了些许平复

沃禅俨然很享受这种过程的假意问道“休养生息,再图铸锁之物?”

虽说是有了些许平复,但千阙心中的忌惮油然而生,以至于两鬓虚汗正襟危坐后拱手回道

“想必夜主定然是知道的,只是此次取物比较先前,似有所不同!”

沃禅示意花泣替千阙斟酒,直至斟满方才拂手示请

正当千阙应请欲端起酒杯之际

沃禅似觉寡淡无味的问道“长老说的是时机不同吧”

千阙原本端起的酒杯,又还于了桌面拱手道“正是”

沃禅故作无妨的手执酒杯道“这似乎并不影响先前的契约”说罢便随意饮了下去。

千阙长老依旧无法心安的牵强游说道

“恕老夫多虑,先前老夫认为华凝分兵之举尚有五灵契约掣肘并不能将铸锁之物取回,只会将各族灵主送上一条死路”

沃禅淡然一笑的望向千阙打断道“这样长老变能不废吹灰之力就除掉眼前的路障”

千阙自觉惭愧,黯然叹道“可惜了只是现在夜主是否应该考虑一下接下来这灵魄阁之锁,千阙是当铸还是不当铸?”

沃禅疏懒的望着悬于指间已空的酒杯道“长老是在担忧你接下来的处境?”

千阙长老见夜主之意似乎此事并非契约之内将要置身事外,如是便等不到夜门兑现契约,自己便或将命丧五灵境中,继而不得已战战兢兢的说道

“毕竟是各取所需,如若夜主此时不能倾力相助,千阙恐将只能重铸此锁”

沃禅似有一丝酒意假寐着的话里带着轻浮“那便重铸就是”

千阙长老不知沃禅此话是否当真,便又似觉不妥的弱弱问道“如此昔日的契约不知夜主将如何兑现?”

沃禅微微挪了挪睡姿懒懒的回道“那便不铸就是”

千阙一脸尬意,仿如自惹了一身骚气,无奈脸上的尴尬僵持了许久,方才支吾出了一个字“这”

此时悬于沃禅指尖的酒杯,已从他的指间滑脱落地,砰的一声,惊得千阙浑身一紧,沃禅借意半醒抬起眼睑望向千阙道

“长老既是如此信不过夜门,当初又何须立下契约,此等度量当真容得下整个境界?”

这一问当真是搓戳了千阙长老的脊梁,丑态百出的千阙强颜欢笑着迎合作罢道“呵呵呵千阙狭隘让夜主笑话了!”

沃禅一脸不屑的侧过身拂手道“去吧!千秋万载,你可曾听闻夜门失信过的契约!”

如此一来,千阙长老也算是了了此行的心愿,俯首话别道“那千阙告退!”

千阙退去,背对着远去身影的的沃禅手撑着侧脸,假寐中还不忘轻声的说出了那句“老狐狸”

花泣见千阙远去,夜主也当真睡下,确定了眼下已无它事这才从亭中隐去

刚出黄沙结界的千阙长老早已气急败坏,一出沃禅的视野便狂舞蹈足的一通胡乱发泄——

内心无数次唾骂,懊恼的眼神最终却只安放在了顺着手指指出的一句“你你只不过就是个不足百十载的蛹”

————————————

反至千悬阁的千阙便立即招来了十二暗影之首

千悬阁的大堂内走入一个八尺有余的黑影拱手道“长老,有何吩咐”

千阙在自己的地盘举止一如往常般怪异的玩弄着台上的物件

“传你来自然是与炼器有关的事炼器的十二方位你筹备的如何了?”

暗首似乎有些疑惑不解的问道“先前长老传话不是吩咐不急于筹备么怎么”

千阙娓娓一笑拨弄了一下烛火道“哦?你倒是挺听话”

暗首连忙俯首回道“替长老分忧,乃是属下的职责”

千阙自顾的摆弄着座前的模具道“你这就回去命十二方位的暗影即刻布置法阵,将炼器驱动起来”

暗首恭敬应道“属下领命!”说罢拂胸退去。

随即千阙手中幻出一支暗箭,箭头上隐约露出了一些字样,随即便被挥出穿出了堂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