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我走了

洛宁一个人走了很久。

走出了和李泽谈话的房间之后,洛并没有再上路去阿颜那里,而是直接坐电梯下了楼。

洛宁发现,和这些人谈话的话,总会让自己的脑袋变得有些乱,有些烦闷。

空气中的温度不像往日的寒冷,一点冬天的样子都没有,除了洛宁眼前一直忽略不了的白色。

还覆盖在屋顶、角落的白色。

这是地狱种子爆发的黑烟消失之后留下的东西,洛宁也刻意去捏起来一点看了看,感觉就像白色的尘土一样,只是比较绵密而已。

“第二小队先去石笋街那里!栖园大厦附近的修缮还没结束,兄弟们加点劲儿!”

“别啊!老大,我们刚从周鸾路过来,就不能休息一会儿吗?!”

“别扯淡!现在正是发挥我们作用的时候!再说,你这家伙是水系,这有你多大事儿?!还给你累着了?!你听听土系和金系的说什么了吗?!”

“他们那是累的说不出话了”

“嗯?!”

“保证完成任务!”

“赶紧的!第二小队!今晚老子请你们吃大餐!”

这是洛宁遇到的其中一幕。

因为当下要塞内经历了这次劫难之后,许多的道路设施以及房屋大厦都被破坏的很厉害,所以现在要塞内各系的觉醒者都在为要塞的重建尽一份力。

在穿过联盟大厦门口的时候,洛宁看到这些忙活的觉醒者,心道这或许也是普通人和觉醒者再次相互融合的一个契机吧。

毕竟自从有觉醒者出现,这联盟大厦门口每天抵制的人也没有消失过。

除了今天,或者说这几天。

而这些所见,也让洛宁开始思考李泽说的那句话:“现在的要塞,真的需要回到当初那个世界的环境下吗?!”

看着远去匆忙的觉醒者们,洛宁没有说出答案,但是心里却有了一个答案。

而且心情也没有那么糟了,因为已经感觉到空气中还有一丝寒冷,洛宁下意识的紧了紧衣服,转眼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天下平。

然后便摇了摇头,面容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哥哥,要买花吗?”

正在想接下来该干嘛的洛宁,循声望向了自己的左手边,那里站着一个笑的非常明亮的小女孩。

洛宁回以微笑,接过了她举着的一束鲜花,“需要多少积分啊?!”

“不要积分的!”小姑娘的脸上流露出一种很骄傲的狡黠,“我要你的伤心,我要你的不开心!”

说完,小姑娘做了一个鬼脸,一蹦一跳的

转身跑开。

遇到这个情况洛宁也笑出声来,正打算伸手提醒一下小姑娘注意安全,便听到了不远处的一声轻唤:“丫头!要回家了!听说家里的房子被修好了!又可以回去种花啦!”

“知道啦!来啦!”

洛宁嘴角的笑意不减,就像这正午的阳光。

这一幕对于洛宁来说很温暖,而且温暖的不像话。

洛宁对花并不了解,所以也叫不出来手中花的名字,他嗅了嗅花香,便笑着把它放进了精神海中。

现在,洛宁想要回趟家,那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家。

算是很熟悉的登上了公交车,洛宁习惯性的坐在了靠窗的位置,脑袋微微的抵在窗户上,随着公交车的走走停停洛宁的眼睛里并没有多少波动。

——

“这就是你的家吗?!很简陋啊?!怎么说你也是四大门派看中的人,这居住环境怎么这么恶劣?!就说刚刚巷子里那个大白天的醉鬼,居然对着”

“我说黑哥,你能不能闭嘴了,实在不行你就装死行吗?”

洛宁此时刚刚打开家门,右手也才推开门。

炁也听出来洛宁语气中的不对,所以面对洛宁的回怼,也并没有怼回去,而是叉着胳膊盘坐在了太极之上。

因为白天,家里还是没人。

不过幸好这个地方并没有被破坏多少,毕竟贫民窟里哪会有觉醒者居住,而普通人见到要塞内的异变,早就一溜烟的逃离了。

“我说大夏,能不能搬得动?!这可是一道梁,实在不行咱们就请觉醒者帮帮忙!”

在洛宁扫视屋子里依旧没有变化的摆设不久,厨房的方向便传来了这道声音,当然确切的说是从厨房的窗户外传来的。

洛宁没有犹豫,听完就已经出了门,跳到了屋顶。

抬眼便见到了黄大夏正被一群爷爷奶奶围在一栋倾斜了一些的房子面前,房子后半部稍微碎了一些,倾斜也就是因为横梁移动了一下。

洛宁见黄大夏一个人在跟这根横梁较劲,当下也不犹豫,道韵气机流转的同时,他已经落在了黄大夏的身后。

“这个我来吧。”

黄大夏只觉得肩膀上的横梁没了重量,抬头的时候洛宁已经把横梁归到了原位。

“这不是小宁吗?”

“听说你觉醒了是吧?这身体可了不得啊?!”

“听说要塞里比这边还惨,小宁你给说说,给说说”

洛宁没来得及回答任何问题,只能尴尬的笑着以对,而他体内的炁则又开始了:“他们是不是在幸灾乐祸?!小子

,你”

“你闭嘴!”

在洛宁应对往日熟悉的邻居的时候,黄大夏也已经站在了洛宁的身后,脸上冒出的笑容,直接使得周围安静了下来。

洛宁沉吟了一秒,便拉着黄大夏的手,对着安静的人群摆手离开了。

这莫名的尴尬,可是真的尴尬。

黄大夏开门,洛宁关门。

黄大夏直接钻进了卫生间,然后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便传了出来。对于黄大夏一句话不说直接去洗澡的事情,洛宁也只是干巴巴的眨了眨眼睛。

冰箱里的都是冷冻的食材,洛宁拿了一些,便进入了厨房。

在洛宁做饭的时候,听到黄大夏从卫生间走出来的声音,便直接问道:“我听说联盟给你安排了工作,但是你拒绝了。”

“街坊邻居都在这儿,要塞里多不习惯,就在这儿多好。”

黄大夏说话的时候正用毛巾擦着头发,转而擦着脸,所以说话的声音有些闷。

“那你这段时间,过的怎么样?”

“都还好啊,晚上该工作还得工作的。”黄大夏又转身进了卫生间,放好了毛巾之后,走了出来:“那个要塞发生这么大的事,你没事吧?”

“现在在给你做饭呢,肯定没事的。”

“哦”

其实黄大夏在要塞发生异变的时候,就联系了洛宁,可是洛宁的手机一直是打不通的,而最后烟柱盖住要塞的时候,他的手机也没了信号,所以在那个时候,他和逃散的众人不同。

黄大夏是奔着要塞的方向跑的。

要不是被官方的小队给拦住了,那可能现在就没办法这儿洗澡了。

不过这些,黄大夏都没有想过。

他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

洛宁做饭的时间很快,黄大夏端着两道菜走在前面,洛宁拿着筷子,端着一道菜走在后面。

“没时间蒸米饭了,就喝稀饭也不错。”

黄大夏率先开口,然后就被刚盛出来的稀饭烫到了嘴。

“我待会儿就走了。”

“嗯,出去多小心。”

“可是不知道会不会回来”

洛宁没有看黄大夏的表情,仍然自顾自的吃着菜,

过了一会儿,黄大夏才轻轻的哦了一声。

接下来就是两个人的沉默,直到洛宁率先喝完了碗里的稀饭:“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到要塞里吧,那里更加安全。”

黄大夏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下洛宁的眼神,轻轻的弯了弯嘴角。

“时间差不多了,那我走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