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所谓剑道

谈到这里,就连墨炘也是有些忍不住的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得剑无痕可以放弃剑家的在剑道上的绝对优势,而选择来到这见皇都学院呢

毕竟,若是单论在剑道上的造诣,便是这皇都学院也不敢说可以凌驾剑家之上。

“所以说,是什么样的原因可以让剑兄放弃家族之中得天独厚的条件,来到这皇都学院之中修习呢”

当即,墨炘便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而剑无痕亦是没有隐瞒,微微一笑,向着众人解释。

“所谓剑修,并不像世人所知的那般,只要习练剑招,便能够成为一方强大的剑者。

剑招虽说重要,但却并非全部。”

剑无痕语出惊人,令所有人都心中存疑。

若是对于剑修而言,剑招不重要的话,那么还有什么是重要的呢

难不成是剑

所有人都是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剑无痕手里的那柄灵器长剑来,顿时,所有人都是皱起了眉头。

剑无痕的长剑也仅仅是普通的二品灵器,并无什么特点,便是那养器殿的赵祈,若是运气好的话,也是有一两成的机会炼制出来的。

那么,既不是剑招,已不是剑,那会是什么呢

“剑心



龙陵似乎是有所察觉,眼中浮现一丝亮光。

另一边,剑无痕嘴角带着一抹笑意,眼中浮现出赞许之色来。

“对于剑修而言,剑招与剑都是必要的,但是却绝非最重要的。

所谓十年养剑,一朝修剑,真正的剑修都会将剑招放在后边,他们所要历练的,是那一颗如剑一般锋利无匹、一往无前的剑心。

试问,没有一颗修剑的心,又如何能够握的起剑呢”

“这道理看似简单,但是真正能做到十年养剑,一朝修剑的剑修又有几人

所以,我剑家修剑的独到之处,便是明悟了这一点,因此,在能在这整个山风国之中独步。”

一席话讲出,顿时将所有人心中的疑惑解开。

虽然在这里,修剑的只有剑无痕一人,若是非要说,也仅仅是多一个墨炘罢了。

但是大道同源,这样的一席话让在场的众人都是有了一些感悟。

至于墨炘,则是宛若醍醐灌顶一般,眼中浮现出浓浓的喜色。

看来这一趟真的是没有白来啊好一个十年养剑,一朝修剑,简直是刷新了墨炘对于修剑的认识了。

墨炘本以为,身为剑修,只要能够靠这剑技独步天下,便能成为绝强的剑道修者,却是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种说法。

没有一颗修剑的心,又如何握的起剑呢

这该是对剑道又怎样的一种热诚才能够说出的话啊“那么,剑兄又是为何要来这皇都学院进修

难不成这也是你养剑的方式么”

唐晓轻轻笑着,一手托腮,轻声发问。

剑无痕点头,伸出一根手指来“若是待在剑家,仅凭那些剑道古籍,亦或是前辈们的修剑领悟,那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修成剑心的,更勿论超越前辈,成为独步天下的剑修。

因此,我便离开了剑家,来到这皇都学院之中,也算是对我自己的试炼吧”

想要仅凭先辈的剑道领悟或者是剑技古籍来修成自己的剑道,那么就算你终其一生,相比都无法到达先辈的那个高度,更勿论去超越先辈的剑道了。

“我剑家在这山风国也算是剑修的顶峰了,但却依旧没有一位剑家之人可以真正成为传说中的剑仙。

真正的剑仙,不用真气,不动武技,一剑可断山河,一击能斩千军,是所有剑修心向往之的境界。”

剑无痕眼中带着期盼之色,那双眸之中充斥着的分明是对剑道的执着以及浓烈的战意,宛如一道剑光一般,直透苍穹。

所有人都沉默了。

不用真气,不动武技,一剑可断山河,一击能斩千军

这真的是修者可以做到的吗

无论如何,在所有的修者的眼中,真气乃是根本中的根本,一个修真者,在他踏入修真的第一个步骤,便是凝气,说白了,就是吸纳天地灵气,来凝练自己的真气。

而真气,也是功法运行,包括武技的运用所最根本的因素。

若说不动用真气、武技,而仅凭剑意凌绝苍穹,成为不可一世的剑道强者,简直是闻所未闻的说法。

所有人都不禁摇头,表示不信。

这简直就是颠覆了所有人的修真理念,简直是无稽之谈嘛而剑无痕则是微微摇头,煞有其是地正色道“不,确实是存在的。

在我剑家存留的典籍之中曾经有过记载,从古至今,有两名剑修达成了这样的境界。

一位,是上古时期出现的的剑道强者,以绝强的天资,领悟出了酒剑之术,自创剑招,一饮一酌间杀人于无影,将醉意化作绝猛的剑气,最终凌绝剑道之巅,被称为酒剑仙尊。”

将醉意化作剑气,居然会有人拥有这样的剑道天资

实在是令人心生惊叹啊众人也是不由得开始好奇这第二人是怎样的惊才绝艳之辈,能够到达剑道的巅峰

“这第二人,乃是存在于传说之中的极东之地。

此人精通暗杀,最终修炼出影之道,可以身化暗影,杀人于无形。”

说到这里,墨炘与龙陵皆是看向了晏羽。

“而他,却不仅仅满足于暗杀,最终重新修习剑道,自创影剑之术。

只要有影子存在,他便可以将影子凝练成无坚不摧的影剑。

而他,最终更是以一敌百,斩了百名元婴境,用尸体堆积成了暗影剑皇之名。”

长叹一声,剑无痕眼中神光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试想,能够以绝强的剑道来名存千古,被人尊称剑仙、剑皇,哪个剑修不想要拥有这样的的殊荣

所有人都是心中震撼,只有如此,方能够称得上是真正的修真,无愧于这一颗修道之心。

就在众人心中沉浸于这心向往之的武道巅峰之时,却猛然听得楼下一阵儿喧哗,众人微微惊讶,随后,便见一位身着黑色锦袍的青年从一楼踏步而来,使得在座的众人心神一紧。

“此人,乃是恭王府恭亲王的亲子,被称为小王爷”
相关新闻